“十三五”将形成统一开放与竞争有序的天然气市场体系 - 液市
“十三五”将形成统一开放与竞争有序的天然气市场体系
天然气价格

“十三五”将形成统一开放与竞争有序的天然气市场体系

天然气作为一种优质、高效的清洁能源,已发展成为世界三大主力能源之一。进入21世纪,随着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开发技术的突破,以及世界各国对大气污染防治力度的加大,天然气已悄然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即“天然气时代”。

对于中国而言,一方面,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要求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另一方面,人民对生活质量和自然环境的要求不断提高。如何优化能源结构、改善大气环境,成为当今社会最关心的话题之一。从能源资源禀赋和发展来看,天然气是中国实现能源结构优化调整、改善大气环境最现实的能源,是化石能源向非化石能源转型的过渡能源,将在中国能源产业发展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

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建设统一的天然气市场保障体系

1。发展多元天然气经营主体,提高市场效率

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目的是,在促进天然气产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前提下,保障天然气安全供应并提高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为了实现这个目的,需要不断地提高天然气供应保障程度和扩大天然气利用规模。为此,“十三五”期间,要通过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允许更多投资主体进入天然气市场,2020年前后形成由三大石油公司相对主导的,多家省属国企或非油企业独立经营、非公有制企业和外资企业积极运作或独立经营的天然气市场格局。

着力实施“横向混合、纵向混改”方略,一方面,合并、优化、整合国有大型石油公司,构建两至三家上中下游均衡发展的一体化特大型国际石油天然气公司。另一方面,为形成有效竞争的市场格局,合并后的一体化特大型国际石油天然气公司应剥离部分中下游业务,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下游领域国有股权占比可下调至51%甚至30%(相对控股);中游领域分步实施天然气管网等基础设施分离销售业务与管输业务改革,实现管输服务和销售业务完全分离;上游领域实施公司间业务的合并重组,剥离油田服务等相关业务,实现主辅分离。

2。完善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统一的天然气供应系统

基于天然气市场特点,其发展对基础设施的依赖性非常强。2020年中国将实现“西气东输、北气南下、海气登陆、就近供应”四大天然气供应格局,构筑“海上、西北、西南、东北”四大天然气进口战略通道,形成以西气东输系统、陕京线系统、煤制气管道、中俄天然气管道、川气东送管道等为主的基干管道,连接四大进口战略通道、主要生产区、消费地和储气库的全国性“一张网”,真正实现气源多元化、管道网络化、气库配套化、管理自动化、调度统一化。力争到2020年,全国资源供应能力达4500亿立方米以上,管道长度达15万公里,管输能力接近5000亿立方米/年。

逐步形成“十区域”多层次的天然气市场体系

由于天然气资源分布、管网布局、经济社会发展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作用,中国有望实现进口资源与市场、产区与市场、现货与期货市场等之间的无缝链接,在2020年前后形成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川渝、滇黔桂、中南部、鲁豫皖、中西部、西北和东北地区的十大区域性市场,其中包括:自产自销、就近供应的川渝和西北区域性市场,以上海、广东为产输销中心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区域性市场,作为主干管网枢纽地的宁夏中卫、湖北武汉、河北永清将发挥物流中心的作用,结合本地资源形成中西部、中南部和环渤海区域性市场,以中俄进口和自产资源为主形成东北区域性市场,以中缅进口和自产资源为主形成滇黔桂区域性市场,以中原、华北自产资源结合地下储气库群加上进口LNG等资源形成鲁豫皖区域性市场。

“十大”区域性市场不是完全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的。通过不同管道、不同主体之间互联互通的全国“一张网”管输体系,比较健全的市场规则,鼓励有效竞争,市场资源可以从低价区自发地流向高价区,形成全国性的由不同区域性价格构成的价格体系和天然气市场流通格局,实现资源优化配置。

“十大”区域性市场建设和发展顺序应分批推进,政策引导,试点突破。从市场建设和推进顺序来看,川渝、长三角和西北应在“十三五”期间建成比较成熟的区域性市场。应充分发挥上海产输销中心和经济发达、价格承受能力强等市场优势,尽快建立和运作上海天然气期货交易所,并发挥上海市定价中心城市的作用,力争在“十三五”期间建成比较成熟的长三角区域性市场。同时,依托宁夏中卫、湖北武汉、河北永清天然气供配枢纽站,充分利用输送网络节点优势,逐步发展物流体系,并有效辐射周边地区,尽快建成天然气的周转中心和物流中心,在2020年前后培育成为比较成熟的中西部、中南部和环渤海区域性市场。在此基础之上,稳步推进滇黔桂、鲁豫皖等区域性市场建设。

通过区域性市场、资源、基础设施的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使用,基本形成全国上中下游产输销一体化的市场体系,实现天然气产业链各个环节协调发展的最终目标。

建立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的市场规则和监管体系

现代市场体系是统一的,它是各种相互作用、相互联系在一起的子市场的有机结合体。统一、开放、竞争、有序,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要求。统一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商品和要素能够在不同行业、部门、地区、国内外自由流动;开放是经济活力的前提,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分工,力争在国际产业链中提升产品竞争力,提高产业配置效率;竞争是经济效率的源泉,通过公平竞争,优胜劣汰,促进经济提质增效;有序是经济秩序的保障,建立严格的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有效地维护市场秩序。只有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才能使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才能使资源得到最有效配置。所以,应尽快建立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的天然气市场规则。

政府是除市场外进行资源配置的另一只手,是在不完全竞争、不完备信息、存在外部性和满足社会公平的条件下,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必要干预。政府监管发挥作用的领域主要是反垄断、自然垄断环节的价格监管、安全环保的社会性监管以及质量和普遍服务的监管。因此,基于气体清洁能源的技术经济特征以及能源市场的竞争特点,政府必须完善监管体系和提高监管有效性和效率。所以,天然气行业监管应涵盖上中下游的各个环节,特别是对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国家基干管网、省网干线和支线等基础设施进行统一监管,强化对第三方公平准入、管输费用及成本监管。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