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G将持续占进口贸易近半壁江山
LNG

LNG将持续占进口贸易近半壁江山

一般而言,液化天然气成本高于管道气;但输气管道固定资产投资浩大,涉及规模巨大的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而提高了其复杂性,且因资产专用性强而更容易遭到途经国家不可预测风险因素干扰;液化天然气(LNG)则不涉及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资产专用性相对较低,运营相对灵活,因此,进一步扩大液化气进口对中国改善天然气贸易地位不可或缺。

事实上,液化气在目前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所占地位已经大大高于其在全球天然气国际贸易中的地位。据摩纳哥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Gas Logistics of Monaco,GLOG)估算,2012年,液化气在全世界天然气国际贸易中只占13%,同期油轮运输占全世界原油国际贸易的45%;相比之下,2013年中国进口天然气中液化气占比达47%。当前所有大型开发项目全部完成之后,液化气在世界天然气市场上所占份额可望从今天的15%—20%至少提升到30%。 相应地,液化气在中国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所占地位至少不会明显下降。

为扩大液化气进口来源,中国企业近年已经开展了一系列操作:

2013年,中石油公司斥资42亿美元收购意大利埃尼公司在莫桑比克天然气第4区块20%权益,未来几年将投资100多亿美元参与莫桑比克天然气开发和液化气生产,该项目首期可望于2018年投产。

澳大利亚可望凭借西澳大利亚州(西澳州)、昆士兰州等地的液化天然气项目而跃居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中国则已经是澳大利亚液化气的最大买家。在2002年8月8日开标的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澳大利亚西澳州西北大陆架液化天然气公司(North West Shelf Australia LNG Pty. Ltd.)胜出,赢得澳大利亚迄至当时最大的单一出口订单,合同总金额250亿澳元,年供气330万吨,供气期25年。此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3.48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项目5.3%股份(只包括天然气和连带的石油,不包括西北大陆架基础设施拥有权),以及为供应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国LNG)25%股份。位于昆士兰州中东部海岸的柯蒂斯岛上建立了全世界最早的一批煤层气转化为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海油是第一家从昆士兰购买液化气的企业,也是世界上第一家签署从煤层气制造的液化气购销合同的企业。

俄罗斯目前是世界第十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但其资源条件足够支持其竞争世界第一大液化气生产国。在2014年中俄双方企业签署东线管道气合同之前,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已与中石油签订每年从亚马尔气田和海参崴港供应300万吨液化天然气的20年合同,东线管道气合同签署必将推动这个“海参崴项目”加快实施,甚或进一步扩大规模。

除此之外,经历了“页岩气革命”的美国也是中国进口天然气的潜在重要来源。美国油气产能和生产潜力巨大,近年来正步步进逼世界最大油气生产国地位。在此前的十年牛市期间,“页岩气革命+油气出口禁令”的组合使得美国国内能源价格大幅度低于国际市场价格,有助于吸引工业生产在美落户,推进其“再工业化”;但到了今天的熊市期间,美国国内外能源价差大幅度缩小,加之国际贸易运输成本锐减,油气出口禁令推进美国“再工业化”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却妨碍了美国膨胀起来的油气产业争夺国际市场,这对于美国油气产业堪称生死攸关。近年来,美国政府逐步放松油气出口禁令,最终大幅度取消、乃至彻底废除油气出口管制只是时间问题。

在实践中,美国液化气企业和政府管理部门对开放和推进液化气出口热情高涨。尽管国际油价下跌打击了美国不少液化气项目的财务预算,资金实力较强的企业仍然会着眼于长期市场份额而大力投入。根据美国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提供的信息,美国有4个液化气码头正在加紧建设,最晚2015年底、2016年初就能开始向国际市场供货。

在最近几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方每次都要提出美国取消油气出口管制的问题,美方对此的回应也日益升温。开放美国油气出口管制,推动美国在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属于中美“双赢”之举。即使美国原油和液化气不直接对华出口,只要对日本、韩国出口,就是在东亚这个全世界价格最高天然气市场上增加供给,就能抑制天然气市场上的“东亚溢价”,间接改善中国在天然气贸易中的地位。

(本文作者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