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 “十二五”规划为何未能实现 - 液市
天然气“十二五”规划为何未能实现
天然气

天然气“十二五”规划为何未能实现

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正值紧锣密鼓制定《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的时候,对于5年前《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以下简称《原规划》)的完成情况及存在的问题进行盘点,应该是件颇具意义的工作,将对更加精确地编制好“十三五”规划有所裨益。

天然气消费量预测数偏大

《原规划》中提到,“十二五”期间,“预计年均新增天然气消费量超过200亿立方米,到2015年达到2300亿立方米。”现在看,这个预计数字过大,注定无法实现了。年均天然气消费增加量肯定达不到200亿立方米;到2015年消费量连2000亿立方米都达不到,估计在1900亿立方米左右。

若按规划中2015年预计达2300亿立方米计,则年均需增加245亿立方米,而实际5年之间的年均消费量仅增165亿立方米,即仅是245亿立方米的67.4%。绝对数更是相差400亿立方米之多。

天然气消费量何以偏大400亿立方米?

(1)规划编制者对于“十二五”期间的后半段出现的国民经济运行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势估计不足,GDP值下降到8%以后,直接导致工业和化工用气量的明显减少。

(2)规划编制者过高估计了各地改善环保的实力,忽视了发电企业对发电成本的重视。

一般天然气发电较煤炭发电的成本要高出2倍左右,因此,除京津冀少数地区可以不顾经济效益追求环保效益外,多数地方的发电企业在煤改气方面还是很难推进的。尤其近几年天然气多次调升价格后,甚至出现“气改煤”的现象。因此,发电用气量也很难提升。

(3)因机动车油改气叫停风波和油气比价不够理想,导致2015年天然气汽车保有量增速大减。

本来2012年至2014年这3年中,我国天然气汽车均以每年100多万辆的速度递增。车用天然气量也大幅增加。但因2014年11~12月的“叫停油改气”风波以及成品油价格的13连跌,致使不少地区车用天然气价格上的优势不复存在。从而导致推广天然气汽车的速度显著放慢。车用天然气增幅也有所下滑。

(4)随着我国农村城镇化速度的放缓,民用气增速也放慢。

因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我国城镇化的步伐在“十二五”后半期明显放慢。这恐怕是编制“十二五”规划时始料不及的。

以上因素的共同作用,导致2015年天然气消费量很难超过1900亿立方米,跟预计的2300亿立方米相去甚远。

国内天然气产量目标落空

《原规划》中明确提出“2015年国产天然气供应能力达到1760亿立方米;其中常规约1385亿立方米,煤制气约150~180亿立方米,煤层气地面开发量约160亿立方米。”实际情况是,由于煤制气和煤层气两个指标完成无望而导致总目标达不到。

具体说,2014年煤制气仅有几亿立方米,煤层气地面开发量也仅36亿立方米。可以肯定,2015年煤制气不会超过50亿立方米,煤层气地面开发量不会超过60亿立方米。此外,2015年页岩气达到65亿立方米的目标也难以实现(笔者估计可达40亿立方米左右)。

换言之,2015年我国天然气供应能力跟目标量相比,至少相差200亿立方米。另外,据统计2014年国产天然气产量仅为1329亿立方米。要在2015年增至1500亿立方米都相当不易,遑论增至1760亿立方米?

天然气产量目标落空的原因:

(1)对非常规天然气的开发、生产规律认识不足。

《原规划》是2012年发布的,而我国第一个煤制气项目——大唐国际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项目是2013年12月才投产的。无独有偶,我国首个投入商业开始的中石化涪陵元坝气田也是在2013年正式投产的。因此,难免对这两种非常规天然气的开发,生产规律认识不足。平心而论,在示范项目尚未成功之前,过早的将尚处于试验、探索阶段的煤制气、页岩气列入国家天然气供应的行动计划,本身就有冒失之虞,结果距预期甚远就不足为奇了。

(2)对非常规天然气开发中难点和不利因素认识不足。

例如没有认识到煤制气项目技术成熟度不够,运行成本居高不下,对水资源依赖严重等弊端,致使多个煤制气项目投产日期一延再延。最先建成的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项目刚投产一个多月就因技术故障原因而停产检修。

又如煤层气项目普遍存在与煤炭的矿业权“重叠——清理——再重叠”的恶性循环问题。页岩气项目也存在开采钻井深度高达4、5米,资源地不少处于深山老林,交通不便等困难。

煤制气仅有新疆地方标准DB653664-2014《煤制合成天然气》,且于2014年才发布。

DZ/T0254-2014《页岩气资源量的评价技术规范》也是2014年才制定出来的。这三种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的共同特点是投资高、风险大、投资回收期长。

(3)往往将项目设计能力当做天然气供气能力的参考。

在非常规天然气开发上存在过热和政策摇摆现象。

例如,在2009年8月到2010年7月一年时间内,国家发改委只批准了大唐国际内蒙和辽宁阜新、庆华伊犁和汇能内蒙古等四个煤制气项目。2011年一个都未批;到了2012年就开始松动。2013~2014年之内更是以同意开展前期工作即“发路条”方式,2013年初至2014年4月就有17个煤制气项目获得路条。据了解,到目前已建成3个、在建和拟建项目一共61个,合计产能达2693亿立方米/年。好在2015年又将出台《关于稳定推进煤制天然气产业化示范的指导意见》。

再如页岩气《页岩气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曾以展望方式提出:“力争2020年产量达到600~1000亿立方米。”后来被腰斩为300亿立方米。

结果应了一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挺骨感。”于是出现在2011年和2012年两轮页岩气区块招标后至今已过整整三年,第三轮招标一延再延,至今仍未进行。

(4)扶持政策有缩水现象。

例如关于煤层气的扶持政策是中央财政按每立方米补贴0.2元,可是实际到位只有0.15元。

又如页岩气,中央财政的补贴标准为0.4元/立方米;但2015年之后标准缩减一半。

进口量预测值高太多

《原规划》中预计2015年我国进口天然气约930万亿立方米,而实际情况是2014年进口585亿立方米,2015年进口天然气可能会达600亿立方米左右,进口量的预计量比实际高一半。这是由于天然气实际消费量的锐减,直接导致我国天然气供需缺口大幅降低所致。

如2015年上半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仅为915亿立方米,而国产天然气产量为674亿立方米(含页岩气和煤层气)。供需缺口仅有241亿方(尽管实际进口量达303亿立方米)。

《原规划》中提及“对外依存度预计2015年超过35%”。其实,在2014年对外依存度达到32.2%后,即已见顶,2015年注定将进入下降通道。

天然气消费量占比预测较高

《原规划》提到,到2015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7.5%。因为我国2015年天然气实际消费量将不到1900亿立方米,而7.5%的占比是根据2300亿立方米测量的。因此,达不到预计值就不足为奇了。

另外,缺乏强有力的措施也是原因之一。例如,只要国家将天然气门站价格再次下降让油气比价维持0.6:1,而不是0.75:1,同时让私家车“油改气”解禁则,我国天然气汽车保有量和天然气消费量必然迅猛增加,何愁占比不达目标值呢?

新增储气库储气量目标无法达到

《原规划》提出2015年新增储气库储气量约220亿立方米,约占2015年天然气消费量的9%。实际情况是,截至2014年我国已建成18座地下储气库的有效容量约为50亿立方米,仅占2014年天然气消费量的2.7%。

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示范项目远未实现

《原规划》中提出“十二五”期间全国要完成1000个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示范项目。可是,截至2014年底只建成示范项目82个,在建项目22个,改建项目53个,距离1000项目相去甚远。要在2015年一年内完成断无可能。

分析个中原因,示范项目完不成则因违背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所致。任何一项新生事物或拟推广项目,都会有一个从点到线到面的逐步推广过程,而不宜采用搞运动方式,简单化处理。就像几年前,当我国电动车保有量仅有几万辆时,就有权威人士提出2015年保有量要达到50万辆的宏伟目标。这种缺乏依据的豪言壮语注定经不住实践的检验。

《原规划》目标数字与实际情况的对比梳理,不难发现,未能实现规划的原因有对事物发展客观规律认识不够,对不利因素估计缺乏,目标制定的依据不足,加上政策落实不力,都是《原规划》多个目标难以实现的因素。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