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改革箭在弦
天然气

天然气改革箭在弦

公开招标、价格改革,中国石油天然气领域正不断进行着放开市场的尝试。

10月20日,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招标出让项目招标会在北京举行。据记者了解,此次公开出让的5个区块吸引了包括中石化、新疆能源、京能集团、美都能源等13家国企、民企参与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土资源部首次尝试放开石油天然气勘探市场,推进平等准入、全面深化油气勘查上游领域改革的同时,国家发改委也在积极推进着石油天然气价格改革。

油气勘查上游改革破冰

作为国内首次允许民营资本和社会资本参与的常规油气勘探项目招标会,这次招标虽然引来热烈关注,但并非所有区块都有热度。

招标会结果显示,本次投放的5个区块中,有1个区块因参与投标企业不足三家而流标。剩余4个区块均正常招投标,其中的3个区块,京能源集团均报出了最高承诺勘探投入资金,3区块承诺投入总价格超过了60亿元人民币。

对于区块招投标参与冷热不均的情况,一位高度关注此次招标的民企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历史因素,目前国土资源部对外开放招标的油气区块,主要是指中石油和中石化登记之外的资源。这些区块资源品质有限,加上当前正处于低油价的历史时期,进入风险比较高。而遭到冷落的油气区块,也正是投标企业普遍认为品质一般而开采难度大的区块。

中石油最早由石油部演变而来,原本拥有着几乎所有国内油田。中石化则占有大型的炼油厂和化纤厂。国务院在1998年国企重组时人为按地域重新划分中石油和中石化的领地:两大石油公司以长城为界进行上中下游的整合。中石油管理中国东北、西北、西南的油气开采和加工,中石化则管理中国华北、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的油气开采和加工。因中石油管辖地带属于富油地带,中石油仍拥有着国内主要的上游油气资源。

有业内专家指出,“两桶油”退出区块过少,拟招标区块资源品质有限,所以多数民企甚至地方国企都在踌躇观望,建议严格执行油气矿权的退出机制,加大招标力度。

不过中石化内部人士则认为,上游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属于高技术、高投资、高风险,拥有强大技术实力、丰富油气开采经验并且资金雄厚的企业才能参与进来。

尽管如此,此次招标仍是国内首次允许民营资本和社会资本参与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市场,标志着以新疆为试点的常规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正式破冰,国土资源部还表示将向社会公开投放新一批的新疆油气勘探区块。

价格改革进行中

而对大多数油气企业来说,在油气领域难以施展手脚除了油气勘探上游领域处于“三桶油”的绝对垄断以外,价格问题也一直是个很棘手的难题。

不过,在国土资源部试图要打破油气上游领域的垄断局面的同时,国家发改委也在努力推进油气价格体制改革。

近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若干意见》的提出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价格改革进行了总体部署,明确了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性。

根据《若干意见》,我国将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思路,推进电力、天然气等能源价格改革,促进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稳妥处理和逐步减少交叉补贴,还原能源商品属性。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介绍,石油、天然气改革是能源价格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成品油方面,2013年,我国进一步完善了成品油价格机制,把调价周期缩短为10个工作日,并取消了4%的幅度限制。目前,成品油价格与国际市场挂钩的联动机制已建立。

胡祖才说,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关键是要与石油体制机制改革紧密结合,只有进一步完善竞争环境,才能使成品油价格完全由市场决定。

在天然气方面,我国有30%的天然气来自境外进口,消费市场中约20%属于居民消费用气。近年来,为稳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我国区分了非居民用气和居民用气。其中,非居民用气采取增量气和存量气分步推进的策略,分3年理顺了价格关系,建立了与可替代能源挂钩的联动机制,今年4月份已经完全实现改革的预期目标。居民用气方面则建立起了居民阶梯用气价格制度。

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在上海建立了天然气交易中心;页岩气、煤制气价格已经放开,放开价格的气量占到40%;大用户直接交易也在有序推进。

胡祖才表示,由于当前我国中低收入群体还比较多,解决居民用气交叉补贴问题需要统筹考虑,审慎推进。

不过市场分析师认为,价格政策方面,我国政府在天然气价格制定和引导方面面临“两难”局面。一方面,调整国内天然气价格上涨将导致部分天然气用户转向消费煤炭和石油等,不利于市场规模的扩张;另一方面,调整国内天然气价格下降有助于刺激天然气市场消费,但低气价将降低石油企业开发国内天然气(包括页岩气等)资源和进口国外天然气资源的积极性。同时,国内气价的降低也不利于天然气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将导致中长期国内天然气价格上涨,并影响未来市场消费规模。

我国急需理顺和优化天然气定价机制。首先,建立有效的气电价格联动机制,促进天然气发电规模化发展;其次,建立对工业用气用户的价格引导机制。最后,努力从进口和国内生产两个方面实现天然气供应成本的降低。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