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迎来“降价潮”:石油 天然气 等都要降价 - 液市
能源迎来“降价潮”:石油天然气等都要降价
能源价格改革

能源迎来“降价潮”:石油天然气等都要降价

陕西榆林一家火电厂负责人王经理最近有些焦虑,电价将下调的消息对其来说有些“突然”,也让他不得不测算对公司盈利可能带来的影响。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家电力企业了解到,火电上网电价有望在近期迎来今年的第二次下调,全国平均降幅或在0.03元/千瓦时。

不仅如此,业内也预期国内天然气价格在11月下调,各省门站价格下调幅度在0.4元~0.8元/立方米,跌幅为20%~30%。

包括煤炭、石油、天然气在内的传统能源价格都进入了下跌周期。不仅如此,由于风电和光伏的组件成本下降,这些新能源上网电价下调也成大势所趋。

10月中旬,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强调本着“关注中间,放开两头”总体思路,加快推进能源价格市场化, “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全面理顺天然气价格,加快放开天然气气源和销售价格,有序放开上网电价和公益性以外的销售电价,建立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

长期以来,市场将中国进行的能源价格改革与“涨价”画上等号。但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涨价”的时代似乎已经远去,这也为各类能源定价机制改革留出了空间。

能源价格进入下跌周期

王经理告诉记者,公司是个小电厂,能源损耗大,发电成本高,现在的电价水平基本维持微利。如果按照下调3分钱的幅度计算,将会对公司的盈利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像这样维持在成本线上的小电厂并不少见。

据了解,近期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组织召开了陕西和青海电网三季度厂网联席会议,有多家青海的燃煤发电企业反映,由于企业经营困难,提出了“电价不宜下调”的诉求。对此,能源局西北监管局也形成了专门的调研报告,并已经在最近上报给国家能源局。

但这却并不能代表火电行业的整体情况。由于煤炭价格的持续下跌,近两年来火电行业的盈利能力已明显提升。

已经公布的上市电力公司半年报显示,华电国际上半年净利润35.1亿元,同比增长31%;大唐发电上半年净利润20.4亿元,同比增长3.5%;华能国际上半年净利润90.6亿元,同比增长19.5%。

“是的,我们也注意到了电价下调的消息。”国电电力董秘办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具体的消息暂未明确,公司也在等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文件,所以对公司的影响暂不知情。

此前最近一次上网电价下调是今年4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下调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其中,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0.02元,这也是第一次明确电价下调是在电煤联动机制下,因为煤炭价格下调而进行的。

此次电价下调,依然主要源于煤炭价格自二季度以来的继续下跌。10月28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指数为380元/吨,而在4月中旬,这一价格为450元/吨。按照发改委上次电价的调整时间跨度,煤价已经跌去了15%——达到“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相应调整上网电价”的标准。

火电将下调的同时,新能源发电网电价下调也提上日程。记者获悉,10月29日,国家发改委电力处召集了财政部、能源局、水电总院、五大发电企业和两大电网企业,共同召开了座谈会,研究调整风电和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问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 2016年光伏上网电价每千瓦时有望下调5分,风电上网电价在2015年初确定的每千瓦时下调2分基础上,将再度下调2~3分。电价补贴在未来几年将逐渐下跌,并最终实现和火电的平价上网。

电价下调不仅是个案,记者从多家能源机构获悉,天然气价格也有望在11月下调。据了解,各省的天然气门站价格下调幅度约在0.4元~0.8元/立方米,下调幅度约为20%~30%。

几乎可以明确的是,多数能源产品都将迎来“降价潮”。

“这种价格的变化,主要还是供需关系产生了变化。”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与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记者,过去几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对能源的需求也不断增长,能源供给紧张,国内的炼油厂、LNG、煤炭以及电厂等能源企业都进行了大规模的产能扩张。但现在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经济放缓带来的能源需求减少,过剩产能无处化解,相应的能源产品也都进入下跌周期。

价格机制改革

长期以来,市场各方都将能源价格改革等同于“涨价”。但现在随着能源价格下调,这种“刻板效应”正在开始发生转变。同时,一系列服务于市场化能源定价机制的变化正在出现。

据了解,在9月30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推出“中国电煤价格指数”,反映全国30个省区的燃煤电厂接收5000大卡动力煤的到厂价格。

陕西渭南一家大型发电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现行的煤电联动机制的确存在比如调价周期较长、调价的幅度不透明的问题,也会对电力企业的生产运营产生较大的不确定性。

“实际上就是让政府定价,最终回归市场。”林伯强表示,现在的成品油、电价、天然气等能源价都是政府定价,政府对生产和消费两头的价格管得太宽,供应企业缺乏积极性,终端消费者的成本变化也缺乏弹性。

而能源价改虽然表面看来,只是一种“收费方式”的变化,但这让政府从价格的制定者转变为市场的监督者,更多专注于能源宏观战略的执行和实施,确保能源体制、准入、价格、市场和投资的有序、高效运行。

10月中旬,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表示,加快推进能源价格市场化。其思路是 “关注中间,放开两头”,加快推进能源价格市场化, “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全面理顺天然气价格,加快放开天然气气源和销售价格,有序放开上网电价和公益性以外的销售电价,建立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

在林伯强看来,过去消费者对于能源价格的上涨敏感度较高,价格改革在现实推进中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很多阻力,现在能源价格纷纷下跌,这也为价改提供了有利时机。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液市点评:随着近几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涨价”的时代似乎已经远去。经济放缓带来的能源需求减少,过剩产能无处化解,相应的能源产品也都进入下跌周期。能源价格下调,为价改提供了空间,不失为一个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