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价格改革大势所趋
天然气价改

天然气价格改革大势所趋

日前,市发改委公告称,本月19日宁波市将举行阶梯气价听证会,届时18名听证人就已经抛出的两套居民阶梯气价改革方案进行讨论和表决。

从公布的方案看,两套方案均能基本保证90%居民家庭用户年使用天然气在第一档用量内。同时,居民气价将采取上下游联动机制,即当上游居民用管道天然气门站价格变动幅度累计达到或者超过每立方米0.1元时,下游居民用管道天然气的销售价格原则上可按照联动计算公式作同向调整。

气价改革势在必行

“推进居民气价改革,促进居民气价合理回归,既有利于体现天然气资源的稀缺性和合理价值,也有利于减少交叉补贴,理顺关系。”聂红隆说,目前我国大气碳排放量世界第一,环境治理的形势较为严峻。在我国城市中逐步推广使用天然气,可有效缓解环境污染压力。同时,变传统单一气价为阶梯气价,可以更好地兼顾效率与公平,增加可持续性。

按照我国的天然气产业政策,城市燃气属于天然气利用中最优先的一类。但我国天然气价格一直实行国家指导价的定价形式,处于较低水平。

聂红隆指出,事实上,从“十一五”开始,国家多次对天然气价格进行改革,改革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逐步理顺天然气与可替代能源的比价关系,引导天然气资源合理配置。

“纵观国内外经验,欧美天然气市场的行业规制大多经历了从全面规制到放松规制,最后实现市场竞争的过程。”聂红隆说,中国天然气产业已经由起步期步入快速发展时期,市场化改革是中国天然气市场发展到当前阶段的必然选择。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按照市场化取向,建立起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的、与可替代能源价格挂钩的动态调整机制,逐步理顺天然气与可替代能源比价关系,为最终实现天然气价格完全市场化奠定基础。

建立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

“阶梯气价作为居民用气价格改革的一个突破口,是一个相对可行、较易接受的改革方案。”聂红隆认为,这基于四个方面原因。

“首先是有利于理顺市场化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聂红隆说,近年来,国内煤炭价格从2010年每吨1000元的高位降至目前的每吨400元;原油价格也从2014年6月的每桶115美元降至目前的每桶50美元左右。但我国进口的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的价格基本上处于每百万英热单位15美元-20美元的高水平,折算成国内价格相当于每立方米3.3元-4.3元,国内天然气门站即城市燃气企业的居民进气价则连续多年上调,累计涨幅超过50%。

在此情况下,天然气相对成品油的经济优势被大幅削弱甚至丧失。企业用气意愿大幅下降,甚至出现逆向使用煤炭替代天然气的现象。“事实上,这些替代资源的低价位很大程度是没有考虑环境成本造成的,是对市场价格的扭曲。”聂红隆说,从长期来看,我国进口天然气亏损的局面不可能一直持续,通过采取阶梯定价,对多消费部分的天然气采取相对较高的价格,可以缩小部分进口天然气销售价格与进口成本之间的差距,进而有利于完善我国天然气定价机制。

保供气提升服务的需要

阶梯气价有利于保障城市供气量的合理增长,缓解供气压力,提升服务质量。聂红隆认为,未来随着国内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天然气的消费需求也将快速增长,我国天然气供给缺口依然较大,特别是在冬夏用气峰谷差大、缺乏储气调峰设施的地区,冬季用气高峰时保供压力巨大,城市天然气供应安全受到威胁。

但是,如果天然气价格普涨,又会增加生产和生活成本,引发通货膨胀。“通过实行居民用气阶梯定价,既可以保障基本生活用气成本不增加,又可以增加天然气供应商的收入,用于改善或增加储气、调峰和其他服务设施。”

杠杆手段兼顾效率与公平

对于“有利于合理引导天然气消费,提高天然气使用效率、维护社会公平”这一说法,聂红隆表示:“天然气是一种高效环保的能源,但在我国人均拥有量较少,必须厉行节约。”

根据住建部相关统计资料,2012年全国城市居民月均用气量大约是每户19立方米,其中用气量最多的3%的居民家庭消费了近20%的用气量。

“显然,这部分居民的用气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满足其基本生活需求的数量,违背了公平、效率原则。”聂红隆说,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各地实施阶梯气价后,燃气经营企业实际增收效果较小,但对超基本用量的不合理需求抑制效果较明显。

树立全民节能环保意识

阶梯气价还有利于提高民众节能环保意识,加快居民使用清洁能源步伐。对此,聂红隆表示,资源产品与环境保护息息相关,资源价格改革要建立有利于节能减排、生态文明建设、经济转型升级的价格政策体系。

“一旦由市场规律定价,实施居民阶梯气价,将逐步实现居民气价与供气成本的匹配,浪费的情况也会得到相应抑制。也可以激发燃气企业对开发居民用户的积极性,投资完善城市燃气管网,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够早日用上清洁的天然气,相信蓝天绿水会离我们更近一些。”聂红隆说。

在我国,资源性产品多数是公共性产品,既关系百姓切身利益,也与诸多部门和企业的利益紧密相连。资源性产品价格的放开,市场化的推行,也绝不是放任不管。“职能部门在放权的同时更要加强监管的力度,在保证消费者利益的同时,防止资源经营出现新的垄断。”聂红隆说。

聂红隆认为,就本次宁波市居民用气阶梯价格方案来看,天然气价格上调后,一二档用户最高年增支不超过60元,即大多数居民实际增支的数额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何况,当市场替代资源价格下调时,居民用气价格还可以随之下调。

(文章来源:宁波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