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规划:促进能源系统优化
能源

十三五规划:促进能源系统优化

改革要提高生产率,要促进能源系统优化。

“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加快放开电力、石油、天然气等自然垄断行业的竞争性业务。这里的“放开”主要是指扩大能源领域的准入公平性。放开也不是放弃管理,必要的资质和标准还需要加强。能源领域许多环节的安全性要求很高,必须保障,比如天然气管道需要资质,没有资质引发爆炸事故后果很严重。电力供应也不能随便中断,部分环节技术性垄断是必要的。只能在加强系统规划、监管准入条件和加强监管的前提下,才能扩大市场化。

在我国,能源领域的规划能力、掌控能力、通过机制引导市场的能力仍然非常不足,现在提出市场化改革并不意味着“一切放给市场”,市场放开后就可以优化,各行业、各地能源项目无序竞争问题就能自然解决,还是要加强规划,加强对市场引导和管制。

市场化改革,核心是建立有序的市场机制,在能源领域要避免盲目性的所谓自由竞争。世界各国都通过各种体制对能源项目进行审核,防止系统浪费。能源行业的改革,要结合能源战略转型,为实现能源系统优化和转型服务,不能“为改而改”。

能源发展要有长期眼光,不仅要着眼“十三五”的五年,还要提出长期发展战略。“十三五”许多能源投资可能解决的是“十三五”以后的问题,所以战略方向和发展路径都要考虑能源系统优化,通过长期努力实现结构合理调整,实现绿色低碳转型。

目前能源领域不是投资不够,而是投资积极性过高,投资方向优化不够。能源市场亟待国家合理规划、行业自律建设、地方优化布局。只有在这样的治理建设下,才能放手让市场主体充分发挥积极性。能源系统优化,需做好三个方面的优化:总量合理估算、结构合理调整、时序和空间地域优化。

首先是总量和结构优化。目前中国电力需求下降,但建设速度仍在提速,特别是到今年火电装机或将超过5500万千瓦,在建火电装机量仍有近8000万千瓦,核准达数亿千瓦。造成“十三五”电力市场盲目竞争将进一步恶化,这将让非化石能源处于非常不利的状态。在上述情形下,应统一认识对“十三五”期间能源形势的预判和分析,建议在新的变化下认真调整能源发展总量、各种能源比例的目标。规划必须强调优化调整。

“十三五”能源规划首先要改变过去各能源行业自行“摊大饼”,抢投资扩张地盘的思路。行业自己的预测十分容易偏高。有的预测“十三五”能源消费总量达到50亿吨-55亿吨标煤,甚至更高。煤、油、气、新能源各行业各自提出高发展目标。依据这个预测,能源消费增量空间还很大,煤炭总量还需进一步增加。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市场空间不足,所有能源都增加,就会造成无序竞争,原来设想的很多战略目标和措施需要调整。

要实现到2020年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15%和20%的目标,实现能源绿色低碳化,最核心的是能源消费总量不要盲目增长,注重节能与高效。在传统能源产能过剩的大环境下,“十三五”仍要强调节能。节能不仅是为了解决供应不足问题,而是关系经济竞争力和环境问题。低碳靠终端治理很难,实现低碳首先要坚持节能优先。在高效基础上才有可能改变能源结构。

要尽快控制煤炭和煤电的建设。多地煤电发电能力过剩,应尽快停建、缓建火电,控制煤电基地建设,要积极发展相对低碳的能源替代高碳能源,天然气可以作为向非化石能源过渡的替代能源。

其次是时序优化。国家五年规划除提出五年发展目标,还将进行中长期展望。在投资项目上,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各市场主体把五年以后甚至十年以后可能需要的能源项目纷纷提前上马。五年规划后的数据要增加多少,现在先增加起来,于是就加快投资建设。然而,规划只是预测数,即使五年规划预测的数据准确,投资提前太多也会造成灾害,由于技术进步、项目建设周期短,全行业一拥而上,导致产业先过剩几年。投资应一步步走,以后确实需要了,再建也来得及。

第三是空间、地域优化。在经济增长速度普遍放缓的现状下,各省有抢先上项目,靠能源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冲动,竞争严重。每个省待建火电项目、可再生能源,哪有资源就上项目,事实上当地用电需求还很远。远期规划曾提出建设十四个能源基地,事实上这是在高比例能源需求情况下的规划,在当前能源增速放缓的环境下,上大量能源投资,会造成巨大浪费,经济上很难优化。不调整照着往下推,对产业和国民经济发展将带来严重恶果。

(作者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十三五”国家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

液市点评:推行能源体制改革,加速理顺能源体系,优化能源系统,诸多方面表明,我国的能源行业要进行一次“大动作”。能源的理顺与优化,有利于其发挥更好的作用,对能源分配等也有较好的帮助。“十三五”的能源规划需要实现,仍需加油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