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价格改革一年来 40多项政府定价陆续放开
价格改革

新一轮价格改革一年来 40多项政府定价陆续放开

价格改革一直以来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闯的一关。

新一轮价格改革一年来,邮政、药品、农产品等领域的定价相继放开,电价、油气价格逐步下调。这些改革对市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激发市场活力 中央、地方政府定价项目分别缩减80%、55%

2015年以来,新一轮价格改革向纵深挺进。据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绝大多数药品、大多数专业服务、部分竞争性领域交通运输和邮政服务等40多项政府定价已经放开,这些领域一度被视为价格改革中难啃的“硬骨头”。“发挥市场对价格形成的决定性作用,实现有效竞争,是价格改革的核心任务。”这位负责人表示,一年多来中央、地方政府定价项目已经分别缩减80%、55%左右,市场活力被进一步激发。

电力价格改革全面提速。自深圳2014年率先启动输配电价改革试点以来,改革试点范围已扩大到安徽、湖北、宁夏、云南、贵州等18个省级电网及华北区域电网。“横向扩围”覆盖越来越多试点省份的同时,输配电价改革也在“纵向深入”,电网企业监管长效机制、输配成本价格监管体系等机制也在逐步健全。

各领域的价格改革都在顺利推进。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设置了成品油价格调控下限,简化了调价操作方式,并放开液化石油气出厂价格。天然气价格改革也有突破,非居民用存量气和增量气价格实现并轨,全面理顺了非居民用气价格。同时,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正在深入推进,棉花和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进展顺利。此外,国铁货运价按照与公路货运保持合理比价关系原则进一步理顺,运价上下浮动机制建立,对推动铁路运输企业转变经营观念、灵活应对市场供求变化、更好满足社会需求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仅激发了市场活力,价格改革中一些差别化的收费手段还积极促进了经济结构调整。比如为了加速淘汰过剩、落后产能,对电石、铁合金等高耗能行业实行差别电价,对水泥、电解铝生产企业用电实行基于电耗水平标准的阶梯电价。而为了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实行上网电价支持政策,促进节能减排和大气污染治理。为了引导能源结构转型、促进可再生能源健康发展,则利用燃煤机组上网电价降低空间,提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调整分资源区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发改委表示,下一步将改革环保电价补贴方式,完善可再生能源价格形成机制和补贴办法,在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进一步推行基于单位能耗的差别电价政策。

为企业减负 降电价油价,清理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为企业降成本逾2700亿元

“降成本”是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任务之一,也是价格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改革脚步的加速,有多少踩准了企业的需求?

“从去年4月至今,我们进行了两次较大幅度的降低电价。”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15年4月,上网电价、工商业销售电价每千瓦时分别平均下调约2分钱、1.8分钱,2016年1月进一步降低上网电价、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约3分钱,总计减少工商企业支出约900亿元。

油气价格也大幅降低。去年11月,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每立方米降低0.7元,每年直接减轻下游负担430亿元以上。成品油方面,去年全年国内汽油、柴油最高零售价格总共经历了19次调整,12降7升,每吨分别比年初降低670元和345元,减轻用油行业负担1200亿元以上。

各项降费措施的组合拳为企业减负效果也相当明显。比如在进出口环节,清理长江沿线涉及航运企业收费、中欧班列出入境收费,取消船舶港务费等7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出台新的《港口收费计费办法》,这些政策措施每年可减轻相关企业负担70亿元。行政事业性收费也得到进一步清理规范,降低6个部门12项收费标准,年减免金额达到40亿元。此外,从今年9月开始银行卡刷卡收费费率将较大幅度下调,每年预计可降低商贸流通企业成本约74亿元。

根据2015年至今已经明确的这些政策措施匡算,为企业减负可达2700多亿元。降成本的步伐还在继续,并且正逐步形成常态化机制。今年1月起,收费许可证制度被取消,不仅简化管理环节,便利执收单位,还创新了事中事后监管方式,建立收费单位收支状况报告制度、收费政策执行情况后评估制度。此外,所有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性收费也实现清单化管理,行政审批前置服务收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收费等都进入了全面清理的阶段。“降低企业成本是价格改革的一大落脚点,我们将改革、创新机制,进一步优化价格环境。”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