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价格 并轨或延至2017年 - 液市
天然气价格并轨或延至2017年
天然气价格

天然气价格并轨或延至2017年

中石油西南油气田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导致管输价格核定存在困难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现行天然气价格仍区分出居民用气和非居民用气,也就造成了输气环节仍不能做到成本定价。而且居民用气价格较低,也给燃气企业通过“调指标”谋利的操作空间。

据安迅思的调研数据,现在除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地区由于未接入管道气或者以进口气为主,居民和非居民执行统一的门站价格外,其他地方居民用气比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普遍低0.2元~0.5元/立方米,最高的差价达1.73元/立方米。

但从国家层面看,将居民用气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并轨将是大势所趋。

在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物价局等部门组织天然气供应企业、燃气企业以及物价部门等人士参加了《关于深化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意见(讨论稿)》座谈会,讨论了天然气价改的总体思路和2016年价改内容。其中一项,即择机理顺居民用气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并轨。

按照原计划,上述方案应在4月初公布,则最晚在年底择机实施。但现在,这一价改方案仍未能公布。

林伯强表示,由于天然气价格涉及到民生问题,居民用气价格调整较为棘手。另外,现在国际油价低迷导致的国内对应的天然气价格也有下调的空间,但自2015年11月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下调0.7元/立方米之后,预计对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而言,再度下调非居民用气价格难度较大。

“两个天然气价格是否有必要并轨业内也有一些讨论,但并轨能理顺价格、减少交叉补贴。”上述中石油西南油田人士认为,虽然现在价格调整的时机仍不合适,或将推迟到2017年实施,但价格并轨是天然气价改必须迈过的坎。

林伯强认为,按照“十三五”推进价格改革的工作安排,预计天然气的价格放开或也将先试点再铺开,价格改革的时间仍较为紧迫。另外,天然气行业面临的改革也不仅是价格,更是一个涉及到上、中、下产业链的改革:上游勘探权和进口权的开放、管道开放和监管、下游燃气特许权的改革,同时也涉及到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企业的内部改革。所以,备受关注油气改革方案中将对相关的改革指引方向。

2014年起,中国高层已经开始酝酿油气体制改革,《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意见征求稿)》也制定完成。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施子海表示,油气改革的方案已经上报给国务院。

据了解,这一文件上报后,仍进行了多次修改。也有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参照电改方案来看,最终公布的或将是一个较为“温和”的方案,比如原本构想的将几大石油企业的管道业务独立出来、成立一个的天然气管道公司或不会实现,预计最终仍由企业各自运营,政府进行监管。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