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被指“涨价会” 浙江企业难承受高气价 - 液市
座谈会被指“涨价会” 浙江企业难承受高气价
1

座谈会被指“涨价会” 浙江企业难承受高气价

明显高于周边省份的天然气价格早已让浙江省多数工业企业难以承受。今年12月15日,浙江省又一次上调了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这意味着省内工业企业随后也将被提高天然气售价。

然而,浙江省内企业至今也不清楚本省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以及明显高于周边省份的原因。

中国石油10.08+0.292.96%浙江宁波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天然气涨价之前浙江省通常要召集省内大企业开座谈会,每次开会,争论都很激烈,但企业反映的情况一直没有解决,所以一般座谈会就是“涨价会”,与周边省份同类企业相比,高气价严重削弱了产品的竞争力。

对此,记者曾就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高的问题采访浙江省物价局以及宁波市物价局、能源局等部门,但各方官员三缄其口,谁都不愿意说清楚原因。目前,可以了解到的部分因素是浙江省天然气运营体制和中海油高价进口卡塔尔LNG。

气价全国第三

今年9月1日,国家发改委对非居民用气存量天然气门站价格进行了调整,每立方米提高0.4元。国家发改委表示,本次调整的是最高门站价格,供需双方可以在不超过最高门站价格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水平。

在这次调整中,浙江省天然气最高门站价格也由之前的2.43元/立方米提高到2.83元/立方米(均为含增值税价),在全国仅次于广东省和上海市,位居第三。

随后,浙江省物价局在11月17日发布了《关于调整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的通知》,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向各城市燃气企业(或城市高压管输企业)销售天然气的门站价格除居民用气外调整为每立方米3.37元(含增值税),自2014年12月15日起执行。

宁波市物价局一位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浙江省物价局12月15日规定实施的价格是省天然气开发公司给下面燃气企业的结算价格,也就是批发价格,目前正在研究卖给本市工业企业的零售价格。

“10月底,浙江省物价局召集省内用气大企业开会,有10家左右,湖州有一家反应强烈,因为湖州跟江苏搭界,甚至两边的企业隔一条公路,天然气价格就可以相差20%左右。”参会的一家企业负责人表示。

浙江省为经济发达省份,能源需求多样化且量大。浙江省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2年,煤炭、石油及制品、天然气和电力消费量分别为14374万吨、2751万吨、47.2亿立方米和3211亿千瓦时,其中天然气占3.1%,比上年同比增长9.3%,上升0.3个百分点。

座谈会变“涨价会”

随着浙江省经济发展和节能减排的需要,天然气消费量正在逐步提高。2013年,浙江省天然气需求为56.3亿立方米,年增量19.3%。

中商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鹏表示,根据前几年的天然气供应与消费量的规模,预计浙江省2014年总体供应和消费量约在66亿立方米。

不过,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的一再上调却让大多数企业难以承受。2014年12月9日,燃气在线网公开披露的全国各大城市非居民用天然气管网价格显示,浙江杭州天然气城市管网价格为4.84元/立方米,在22个省会级直辖市城市中排名第二,远高于上海的3.99元/立方米、南京的3.65元/立方米、合肥的3.60元/立方米、南昌的3.44元/立方米、福州的3.24元/立方米。

目前,宁波市的非居民用天然气为4.45元/立方米,同样高于周边省市直辖市及省会城市。宁波一家铜制品企业负责人李学东(化名)称,市场经济下,如果周边省份与浙江省天然气价格差不多,作为企业也没办法,企业要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而现在的情况是浙江省气价要比其他省份高很多,对浙江企业来说压力太大了,已没有竞争力。

举例来说,该企业铜线杆产品每吨天然气用量约为38立方米,按照4.45元/立方米计算,吨产品的天然气成本为169元。然而,与江西南昌一家同类企业相比,由于其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只有3.44元/立方米,生产同样多的产品,宁波企业每年多承担的能源成本为574万元。

甚至跨省运输LNG价格也比本省管输天然气便宜。据企业人士介绍,从江苏省天然气门站取了液化天然气,再用槽罐车送到宁波企业的储气罐中,给的结算价格比燃气公司还便宜0.3元/立方米左右,不仅便宜,热值还要高10%。

“每次召集大企业开会,大家争论都很激烈,一般座谈会就是”涨价会”。在10月份的那次会议上,由于争论非常激烈,最后浙江省天然气开发公司的负责人拿着材料说:按照国家发改委存量气加0.4元/立方米的文件,测算浙江省存量气与增量气的比例,每立方米应该要涨0.32元左右,不过考虑到2014年省天然气公司还有一点微利,以及浙江省天然气价格确实很高了,后来决定价格涨0.14元/立方米。”李学东说。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宁波市物价局了解到,目前还在制定具体的调价方案,初步计划是上调0.1元/立方米。

前述宁波市物价局负责人介绍,宁波这次非居民用天然气的调价方案是计划上调0.1元/立方米,比原来燃气经营企业提出的0.14元/立方米打了近七折,我们认为是比较合理的,不过政策还在制定当中,会有变化,最后还没完全确定。

同时,这位负责人还表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下游工业用户打折。“去年,上游燃气企业门站价格上调了0.81元/立方米,但宁波市下游用户企业只是上调了0.6元/立方米,也打了七折,那么中间0.21元的差价就是燃气经营企业自己拿钱补贴进去的。”该负责人说。

看不清楚的高气价

面对高气价,浙江多位企业人士表示,企业通过座谈会、书面报告、情况反映等形式多次向省内相关部门及政府领导反映天然气价格偏高问题,得到市主要领导的重视,但天然气定价主要由省发改委确定,相关问题亦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至今企业方面也不清楚浙江省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和明显高于周边省份的原因。

其实,说不清楚浙江省天然气价格为何高的不仅是企业,还有政府部门。浙江省物价局一位人士则表示,浙江省缺乏资源,天然气主要靠外购。

不过,随着气源的增加,天然气价格仍节节攀升就令企业很不解。“按照气源来讲,以及地位优势等,浙江都不比上海差,为什么气价就差那么多?”李学东对此很困惑。

目前,浙江省的天然气来源主要包括西气东输、川气东送、东海油气田以及中海油进口卡塔尔液化天然气(LNG)。经过本报记者了解,浙江省天然气管网建设为地方主导,并非中石油等能源公司主导建设,虽然初衷可能是为了地区能源保障,但实际运行效率和能力不足,在与能源公司的价格谈判中处于弱势。同时,浙江收购的中海油与卡塔尔签订的长期供气合同价格偏高,导致成本向下游用户转移。

宁波市物价局负责人也表示,本省天然气价格高可能一方面是浙江天然气经营体制问题,省公司增加了一个环节,成本就上去了;另一方面,中海油与卡塔尔签订的LNG长期购买合同价格有点高。

虽然,中海油与卡塔尔的天然气合同具体签订时间、履行条款、定价模式以及供应数量等,相关部门均未公开,不过记者从市场分析人士处了解到,2008年6月,中海油与卡塔尔液化天然气公司签订了一项为期25年的 LNG购销协议,每年从卡塔尔液化天然气公司进口200万吨LNG,计划供应福建、广东、上海、浙江和海南项目。

中宇资讯分析师李凤燕表示,由于该合同价格并没有与布伦特、WTI等原油价格挂钩,因此今年1~10月,中海油宁波接收站来自卡塔尔的LNG价格约为4.08元/立方米,远高于同期国内进口LNG均价2.7元/立方米。

对于体制因素,浙江省内企业也有颇多怨言,认为“即便是本省自己建设管网,浙江省政府也应该有能力来承担提高的那一部分成本,而不应该让企业用户承担全部后果”。

浙江省内从事天然气开发利用的国有企业为成立于2001年的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497.8亿元,净利润为65.46亿元。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