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倒逼天然气价改 管道公司承压合并分拆
天然气价改

市场倒逼天然气价改 管道公司承压合并分拆

随着国际LNG供应不断过剩,越来越多投资者相信LNG价格已经由买方市场掌控。

8月23日能源公司Jera Co执行副总裁Hiroki Sato表示:“到2020年将有4000万至5000万吨的LNG‘无家可归’,它们可能会被运到任何地方,也可能找不到任何固定的买家。无家可归的LNG为亚洲和全球市场提供了一个改善流动性的大好机会。”

上半年数据显示LNG市场需求增速明显下降。根据测算,2016年上半年LNG市场消费量低于2015年下半年,预计2016年全年LNG市场消费量增速在15%附近。

2016年上半年,中国LNG市场均价为3096元/吨,较2015年上半年均价下跌1103元/吨。预计下半年LNG市场继续低位运行,年度均价低于3000元/吨。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监审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

中石油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震认为, 2014年以来,国家陆续出台了《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管理办法》等多项纲领性文件并逐渐实施,目前长输管道、LNG接收站的运行管理开始接受监管。但与完全市场化运营还有较大的距离。预计“十三五”期间,储运服务的接入条款、服务价格和服务质量会是改革和监管的重点,储运设施输销业务分离的实施进展是决定改革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

价格改革起步

据介绍,与现行管道运输价格管理方式相比,《管理办法》和《监审办法》主要做了以下调整完善:一是调整了价格监管对象,以管道运输企业为监管对象,区分不同企业定价。二是明确了新的定价方法,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在核定准许成本的基础上,通过监管管道运输企业的准许收益,确定年度准许总收入,进而核定管道运输价格。三是细化了价格成本核定的具体标准,对不得计入定价成本的费用也作了明确规定。四是调整了价格公布方式,由国家公布具体价格水平改为国家核定管道运价率(元/立方米· 千公里), 企业测算公布进气口到出气口的具体价格水平。五是推行成本公开,要求管道企业主动公开成本信息,定价部门公开成本监审结论,提高了价格监管的科学性、规范性和透明度。

有分析显示,进入2016年以后,国际LNG现货价格不断走跌,LNG进口业务的巨亏现象会有所缓解。目前的财务独立核算再加上管输计价公式的公开为未来第三方企业气源以及非常规天然气进入主管道的收费方式提供了方便和依据。

2016年1-6月中海油浙江进口LNG到岸均价为372美元/吨,以汇率6.5元人民币/美元算,约1.69元/立方米;加上气化费0.3元/立方米等,其天然气最大成本为2.1元/立方米。然而,目前浙江居民天然气价格却达到2.8元/立方米左右。

而国际市场价格仍有进一步走低的可能。日前卡塔尔国家银行(QNB)预计,2020年前全球LNG供应能力仍将以每年8%的速度快速增长。随着2014年下半年原油价格的暴跌,有些还处于早期设计阶段的项目很有可能被叫停,但是,这其中仍有一小部分预计近期将陆续投产,特别是那些已经开工建设并即将完工的项目,由此导致近期仍将有大量LNG供应涌入市场,特别是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和俄罗斯的供应。

应该说,国际市场LNG充足的供应量对此次改革形成倒逼。在《监审办法》中的第六条明确规定,核定管道运输定价成本,应当以经会计师事务所或审计部门审计的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手续齐备的会计凭证、账簿,以及管道运输企业提供的真实、完整、有效的其他成本相关资料为基础。

但这只是开始,刚刚退休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认为,采取扩大进口量的办法将国内天然气价格水平摊低,这其中企业担负一部分,居民担负一部分,新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担负一部分,此次《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正是这个目的。

管道必将合并?

“天下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管道也是这个道理。”8月19日原中石化管道储运公司总经理钱建华说。

当天在“第一届上海能创论坛”上,钱建华表示,短期时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合并的可能性只有10%,但长期来说,80%的可能性将是合并。

对此,中石油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原中国石油大学教授王震表示同意。

钱建华认为,2015年中石油已经将所属管道资产按管道分公司、西气东输管道分公司、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西部管道公司、西南管道公司五家地区公司进行了整合,其地区公司对这个地区的所有的管道进行统一管理,“这个模式我感觉对于管道管理还比较适合,未来中石化和中海油也会这样做。”

他透露,目前中石油和中石化在一些地方有部分的交叉,对管道的维护方面工作量比较大,未来如果合并到底是按油品分类来划分,还是按区域划分,国家还要认真的论证,怎么样才能最有利。

还有一个投资资金来源问题。对于管道一旦合并成为独立的管网公司后,新管网的投资将从哪里来?钱建华认为,这个问题不必担心。

“管网公司合并之后,可能现在引进多元化的过程当中,资本也要相应的加入进来,国家的管网公司可以作为主体,来代表国家投资,那么大的资产量,投一点新建的管道不成问题。再加上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干线方面可以引进资本,现在的情况是民营资本量很大,但就是没有投资渠道,现在有不少上市公司,到国外买油田,国内不允许他们买,下一步,资本就可以进来,我们国家不投资的,民营资本都可以投,这个担心没有必要。”他说。

实际上,管道资产合并甚至分拆上市现在于技术层面没有问题,最大问题是各方利益博弈尚未达到平衡。有央企内部专家告诉记者:“一旦失去对管道的控制权,石油央企对石油天然气市场的影响力将大幅下降,这个才是关键。”

但如果国际LNG市场价格继续走低,给石油央企腾挪的空间就会更加变窄。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液市点评:全球LNG市场正面临严重的供应过剩问题,LNG市场需求增速明显下降。市场的此种情景倒逼了行业的改革,通过上级政策促进市场增强活跃度,达到目的。管输改革还将管网问题再次抛出,有专家表示,管网必将合并,一旦失去控制权,国家对油气市场的影响力会大幅下降。此番言论或对天然气市场化产生一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