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天然气改革 涨价是唯一路径?
天然气市场

推进天然气改革 涨价是唯一路径?

“价格是影响我国天然气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其定价机制和价格水平的高低将决定天然气未来的发展方向。”国家发改委价格检测中心高级经济师刘满平在第四届中国天然气行业市场化发展大会上表示。近日,中石油向各天然气用户下发通知,从11月20日起将非居民用天然气结算价格上浮10%。这一举措引发行业内外对天然气定价的争论不断,究其原因,与我国的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密不可分。

目前,我国通过管道运输的天然气在不同环节产生的价格分别是出厂价、管输价、配气价,由出厂价和管输价组成的门站价格为国家管制,配气价由省级政府管理。

虽然,门站价格长期处于国家管制之下,但随着天然气产业的市场化改革的逐步推进,气价市场化试水已开始进行。

国务院于2015年10月12日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强调了“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发展方向。同年1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将非居民用天然气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供需双方可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并规定自今年11月20日起允许门站价格上浮。由于油气企业具有自主定价能力,中石油选择在此时上浮气价合乎法律规定,也满足了一年的锁定期。

“天然气市场放开后,比价方式和市场供求情况发生变化,在供应紧张的情况下自然会发生价格上调的情况,市场化改革不是只降不升。天然气产业发展成熟的美国同样经历了长时间的价格上涨。”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毅军说。

那么,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涨价是唯一路径吗?

“涨价不是天然气市场化的唯一手段,只是调整利益分配的方式,油气企业通过这种方式来调节天然气供需的方式并不合理。作为‘三桶油’之一的中石油上调价格对市场影响较大,可能会影响未来我国的能源发展趋势。同时,天然气具有商品属性、资源属性、资本属性和政治属性,如何从这四个方面进行价格加权是政府相关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中国石油管道学院教授刘伏生表示。

“改革一直以来都是天然气价格上调的借口,实际上涨价并未对天然气产业改革有实质性的推动作用。”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

资料显示,在国际油价和国内煤炭价格持续下跌的背景下,我国天然气的价格竞争力明显不足。目前,天然气价格相当于煤炭的三倍以上,气电成本是煤电成本的近两倍,气电价格明显高于水电、煤电、风电、光伏发电的价格。同时,天然气相对成品油的经济性优势也被大幅削弱甚至丧失。我国签署的进口长期贸易天然气面临照付不议的压力,也抬高了价格水平。

“结合能源供给侧的发展来看,油气行业将从资源之争转向市场之争。此次天然气涨价‘后作用力’不可小觑,将摧毁市场对天然气行业的信心,导致大量的分布式能源项目流产,高气价使得天然气行业已经难以跑赢可再生能源。”韩小平表示。

一直以来,我国天然气生产商、供应商与管道等基础设施运营商的一体化导致了天然气的捆绑定价。随着天然气市场化的逐步推进,政府将只监管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管输价格和配气价格,完全放开气源价格。在满足不了市场需求的情况下,油气企业如何通过多种途径扩大天然气供应量,而不仅仅是利用上调气价的方式来限制消费,是需要引起重视的一个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