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岁末“两桶油”市场化改革再提速
两桶油

2016年岁末“两桶油”市场化改革再提速

2016年岁末,“两桶油”市场化改革再提速。

12月20日,中石油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集团公司市场化改革指导意见》《集团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导意见》。此外,中石化也在前不久释放多项改革信号。其旗下第一大油田——胜利油田在12月9日就曾召开承包经营试点实施方案讨论会,有14家单位参与承包油田经营。根据中石油和中石化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此轮改革涉及资产达上千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两桶油”在央企市场化改革中一直担当“探路者”的角色,依照目前“两桶油”所释放出的改革信息,不仅说明国企改革是2017年的“重头戏”,也意味着国企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

摸索前行

“虽然近期关于中石油改革的消息比较集中,但是中石油的市场化改革早已经在有序开展,可以说目前已经进入深水区。”一位中石油管理层人士向记者表示,在2014年,销售板块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曾被列为中石油的改革方向之一,并选择新疆试点。另外,中石油还通过销售业务的合资、合作,与各方成立新合资公司,不仅销售成品油,还开展综合业务。

对于近期集中曝出的中石油加速改革消息,上述人士称,此次改革并非仅仅“减人、减事、减机构”,中石油在业务板块也有重大改革。例如,此次改革对天然气销售业务将实行“天然气销售分公司—区域天然气销售分公司”两级管理架构。天然气销售分公司负责公司天然气业务的管理和运营,按直属企业管理;组建北方、东部、西部、西南、南方5大区域天然气销售分公司作为其所属机构,按分公司设置;区域天然气分公司下设省级代表处,作为其派出机构。

上述人士表示,天然气与管道业务作为中石油第二大业务板块,是中石油的战略性、成长性业务,是中石油重点打造的新增长极。此次改革方案从制定到实施历时8个月,并且涉及上千亿元资产的重组和上千名员工的“进退留转”。

相对中石油的改革力度,中石化也不逊色。12月9日,中石化旗下第一大油田——胜利油田召开了承包经营试点实施方案讨论会,14家单位参与承包油田经营。分别包括四个采油厂管理区、八个专业队伍和两个子公司——胜利石油管理局运输总公司和胜大集团。

根据中石化介绍,四个采油管理区为河口厂管理十区、纯梁厂小营管理区、现河史127管理区和东辛厂永安采油管理区,属于胜利油田采油管理区中的普通采油管理区。这四个采油管理区人数约在1500人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纯梁厂小营管理区和河口厂管理十区,曾在2016年2月份被胜利油田关停。

至于胜利石油管理局运输总公司和胜大集团则采取整体承包的形式。一位胜利油田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实这部分资产仅是胜利油田的一小部分。”采油管理区对外承包只是试点,目的是为了探索小油气块、油气田和边远区带承包经营模式,如果试点成功,就将全面对外推广。

对于目前承包油田区块有没有具体的实施细节,或者有没有意向承包者?胜利油田方面表示,有关细节尚在敲定,如果有新的进展,将会及时对外公布。

14万员工寻出路

此次“两桶油”改革,除了在业务板块有大的动作之外,机构调整也是石油人和外界关注的焦点。

据中石油公开消息,本次改革,在先期调整对外合作部的基础上,再压减机关部门1个,撤销专业分公司1个,机关人员编制和处室总量同步压减20%,也就是说减人和减机构同时进行。

根据国务院关于在2018年年底之前完成“三供一业”移交的规定,未来中石油约有14万矿区员工面临去留问题。

在此次改革中,中石油就上述14万矿区员工的去向给出了答案。中石油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主要有三条出路:划转、出劳务、内部调剂。划转无疑是最令职工担心的,这意味着要彻底离开石油系统。

中石油方面解释称,一方面,地方政府和企业虽然对划转的资产接收意向强烈,但是对人却不愿意接纳。另一方面,油田矿工也不愿意离开石油系统,主要是担心地方效益比不上石油企业。所以这种划转的模式有困难,不过,中石油旗下各企业大都采取自愿原则,没有出现“赶”员工的情况。

另外,中石油矿区员工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过去五年自然裁员8万人。这也就是说,再有10年左右的时间就能实现平稳过渡。

对于“两桶油”人员以及机构上的调整。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与国际大石油公司相比,国内的石油公司在盈利以及管理方面均存在差距,如果要在国际市场上有竞争力,就必须成本管控,提高投资回报水平。这也是国内石油企业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

谁来接盘成关键

“两桶油”长期以来都是改革的先行者。然而,事实情况是民资却始终保持观望态度。对于中石化此次将旗下胜利油田的多个采油区块对外承包一事,西北地区多位石油商均向记者表示,消息已经注意到了,但是承包的意愿还是要取决于其公布的具体细节。

上述一位石油商向记者表示,胜利油田此次对外承包的油田区块属于低效油田,接手之后盈利的空间不大。另外,该承包合同期暂定为三年,作为石油产业,讲究的是长远效益,因此,民资接手的可能性不大。

胜利油田公布的数据也表明,对外承包油田要想获益并非易事。据胜利油田消息称,其16家开发单位中,三季度有15家单位的财务报表呈现亏损状态。海洋采油厂是唯一一家盈利单位,其成本大约在每桶32.8美元,低于胜利油田的37美元平均油价。

事实上,在石油行业的改革中,民资很少能够参与,即使参与也很少能够盈利。至于在合资方面,有一些案例,但成功者寥寥无几。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中石油曾与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成立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安石油”),以及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合作成立红山石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山石油”),两个公司均被视为中石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平台。

然而,不管是延安石油还是红山石油,目前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均出现亏损、业务停滞等情况。一位延安石油的高层曾在今年上半年向记者坦言,延安石油目前的产量不抵长庆油田的一个作业区的产量,而且年年亏损。

即便如此,石油行业的改革决心仍在。中石油发布的《集团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导意见》中,再次提出了分类推进、引入各类资本的举措。但是能否得到民资的青睐,可能还要取决于民资准入“门槛”。

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表示,通过重组改制、合资合作等途径,中石油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目标要求还存在差距,所属企业在股权结构、治理结构及经营机制方面还有待优化完善。

(文章来源:中国投资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