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能源生产现新世纪以来首次负增长
天然气

我国能源生产现新世纪以来首次负增长

能源是国民经济的命脉,能源的安全、协调、可持续发展关系到国家的战略安全和战略利益,能源行业的进步自然也与国家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

近日,为了更好地总结分析2016年能源经济形势及研判2017年发展趋势,中国能源研究会召开了能源经济形势专家论坛,并在会上发布了《2016年能源经济形势分析及2017年展望》(以下简称《展望》),《展望》对过去一年我国能源行业各领域相关数据进行了分析,并对2017年我国能源经济的形势作出了预测。《展望》指出,2016年我国能源生产量出现了新世纪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能源供给及消费结构进一步调整,预计2017年能源结构将继续优化,能源生产总量可能会回到36亿吨标准煤以上。

消费:清洁能源占比接近20%

“2016年我国GDP增速有所减缓,但是能源消费的增速却在提高。”在总结《展望》内容时,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政策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林卫斌首先提出。

林卫斌介绍,根据2016年前三季度我国的GDP增速来看,预计2016年全年我国GDP增速约为6.7%,较2015年的GDP增速将略有下降。

而在日前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中指出,2016年预计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约为43.6亿吨标准煤,同比增长1.4%左右。相较2015年的0.9%,增速仍在上升。

对此,林卫斌分析:“其实经济增速放缓主要是由于能耗强度较小的第三产业增速减慢引起的。去年前三季度,第三产业相较2015年全年放缓了0.7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速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有所提高。加之去年7、8月份(气温)比往年历史高出0.8~0.9摄氏度,对能源消费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导致了现在的经济增速放缓,能源消费出现反弹的情况。”

能源消费增速与经济增速虽然出现了反差,但是我国的能源消费结构却得到了进一步的优化。据《展望》中提供的数据显示,初步测算2016年非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将从2015年的12.0%提升到13.3%,天然气占比预计也将从2015年的5.9%提升至6.3%。照此计算,清洁能源消费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已经接近20%。而煤炭则继续保持下降的趋势,预计将从2015的64%下降到去年的62.3%(详见下图)。

1.1

对此,林卫斌也表示:“在国家推进现代能源体系的建设过程中,我们明显感受到,目前非化石能源以及天然的消费增速已经远远大于整体能源消费增速,这就意味着我国的能源体系又往前迈进了一大步,能源消费结构优化也在加快。”

聚焦:非化石能源生产量进一步上升能耗强度大幅下降

记者梳理《展望》发现,2016年除了能源消费方面发生一些变化外,我国能源供给在2016年也体现出了较为鲜明的特点。

对此,《展望》提出,2016年能源生产量在新世纪以来出现了首次下降。

据介绍,2016年1~11月份煤炭生产量下降10%,原油生产量下降6.9%,天然气生产量增速也从2015年全年的3.4%下降到了2016年1~11月份的2.2%,综合测算预计2016全年的能源生产增速应为-5%左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能源生产出现负增长的年份大致为1980年、1981年和1998年,而去年也是自1998年以后首次出现负增长的年份。”林卫斌介绍说。

可喜的是,在能源生产总体负增长的背景下,非化石能源的生产量仍在进一步上升。数据显示,2016年非化石能源生产量的增速接近12%。“由于非化石能源生产量的上升也进一步改变了能源的生产结构,非化石能源产量占一次能源产量初步测算将从14.5%提高到17%,煤炭的占比也首次低于70%。”林卫斌表示。

能源供给的特征是国内能源生产出现缩减,我国的能源进口量却在高速增长。《展望》指出,2016年1~11月我国煤炭进口量增长为22.7%,2016年全年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也将从2015年的16.3%提升至18%。

面对我国2016年能源供给的变化,林卫斌认为,国内能源供给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方面是由于目前国际油价的低位震荡,而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今年以来煤炭行业的积极去产能等政策的推行以及国内能源价格的变动,进而影响了我国能源生产的整体情况。

虽然能源供给在2016年中出现了一些改变,但是能耗强度却是延续了几年来下降的趋势。

《展望》指出,2016年我国能耗强度为0.68吨标准煤/万元(GDP按照2010年可比价格计算),较2015年的0.72吨标准煤/万元下降5%左右,这也表明我国的综合能效在进一步提高。

“但是从国际范围来看,我国的能耗强度依然偏高。”林卫斌强调,如果按照2015年的美元价格和汇率来测算,2016年我国每创造1万美元的GDP需要消耗3.7吨标准煤,仍然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2倍左右。

展望:能源结构进一步调整非化石能源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

除了上述2016年能源经济各项宏观数据外,《展望》还从煤炭、油气、电力等多个具体领域进行了分析和展望。如《展望》在煤炭篇中指出,2016年我国煤炭消费总量进一步减少,但降幅收窄,在油气篇中预测,2017年国际油价将在波动中回升,但回升幅度有限。

《展望》中,对2017年能源经济整体形势进行的预测,尤为引入关注。

首先,《展望》明确,2017年预计,供给侧改革释放的红利将对供给方面的扩张起到促进因素,而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劳动力成本上升、环境治理成本增加等因素又将制约供给的扩张。综合总需求和总供给两个方面因素,预计2017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在6.6%左右。

具体到能源领域,在能源需求方面,《展望》指出,预计2017年能源消费将增加5000万吨标准煤左右,届时全年能源消费总量将达约44亿吨标准煤,同比增长约1.1%。

而在一次能源消费方面,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也作出了相应的要求。会议指出,要持续转变能源消费方式,以提高清洁能源消费比重、发展新模式新业态为重点,推动能源发展迈向高水平供需平衡。2017年,一次能源消费中,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要提高到14.3%左右,天然气消费比重要提高到6.8%左右,煤炭消费比重要下降到60%左右。

对此,林卫斌分析,2016年煤炭消费量下降1.5%,预计2017年煤炭消费量将进一步降低,而且幅度也有望超过2016年,因此60%的指标很有可能达到。同时预计到2017年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占比将在21%左右。

另外,林卫斌指出,受价格等因素的影响,2017能源供给的形势也将较2016年发生变化。“一方面是生产可能回暖,尤其煤炭生产增速预计由负转正,原油将基本持平略有下降,天然气生产增速提高,而非化石能源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预计2017年能源生产总量可能会回到36亿吨标准煤以上。”

“在能源进口方面,预计2017年还将保持较快速度增长,但增速会明显回落,特别是煤炭进口量可能出现较大幅度减少。”林卫斌补充说。

(文章来源:中国电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