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天然气价格在2015年将会继续下跌
彩色柱状-下降

国际天然气价格在2015年将会继续下跌

能源市场的调整过程还远未结束。自去年6月以来油价遭遇腰斩之后,如今天然气价格极有可能追随油价的走势。的确,天然气价格已开始下跌。12月期间,美国天然气价格自2012年以来首次跌破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这只是开始。

两个更深层因素预示着2015年天然气价格在全球范围内继续下跌。首先,特别是在欧洲,天然气供应合同——比如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到德国——是与油价挂钩的。这种挂钩是历史上形成的,目前在逐渐让位于天然气供应商之间的直接竞争。但早先签订的长期合同现在仍然有效,这意味着未来一年里天然气价格将急剧下行。

其次,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以来,经历几年的不确定之后,有迹象表明日本准备接受逐步恢复启用核电站。初期的步伐会比较小,也许只是先启动一、两个反应堆。但即使这一步也足以削弱亚洲的天然气价格,此前由于日本被迫以进口天然气替代核能,导致亚洲天然气价格几次逼近2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每一个恢复运营的核电站都将减少对天然气的需求;就像价格在2011年飞涨一样,现在它们将跌落回去。路透社(Reuters)针对几家严肃分析机构(包括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一项调查预测,亚洲天然气价格2015年的跌幅最多将达到30%。

与石油市场不一样,这一切与生产国卡特尔(或者,取决于你的世界观,与某种利用价格下跌来削弱政治敌对势力的卑鄙计划)的崩溃无关,与乌克兰危机或俄罗斯同欧洲的关系也无关。世界上不存在天然气输出国组织,也没有一家生产商拥有设定价格的实力。天然气价格下跌只是一个供需问题。过去几年来,在高价格以及美国页岩革命的推动下,天然气供应充足。另一方面,需求却较虚弱,尤其欧洲的天然气需求正受到获得补贴的可再生能源的挤压。

这一价格趋势当然不利于生产商,特别是对Gazprom,该公司过去一年在欧洲的天然气销售额已下降了9%。在美国,页岩气产业似乎决心承受价格下降带来的痛苦(至少就现在而言),但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地区,新的天然气投资项目都必须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蕴藏在东非、地中海东部、阿拉斯加以及澳大利亚的大量天然气看来暂时还是要埋在地下。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削减成本,承受较低利润率,但最为脆弱的是那些已经做出投资、但项目还未完工的公司,因为这些项目需要维持一定的价格才能产生要求的回报。

世界各地的页岩气项目也岌岌可危。出于能源安全和创造就业,中国可能会推进开发计划,但在英国,2014年钻探活动就已偃旗息鼓,今年看来也不会有起色。英国的页岩气革命将被推迟。

较低的天然气价格显然已给电力市场带来连锁反应,对煤炭价格造成更多的下行压力,并使新建核电项目看起来更加昂贵。天然气价格下降也会使冻结电价的打算变得多余。冻结正在下跌的价格不是好的政治策略。

这一波价格下行将跌到什么程度?

在根本层面,答案是全球市场必须找到新的平衡,而这只会在一段时期的波动之后才会实现。供应和需求必须重新调整,而这一过程并不简单,因为在该行业,多数生产商的运营成本(相对于初始资本成本)都很低。一些开采项目(包括一些美国页岩气项目)可能被迫暂时停止,但只要能收回运营成本,生产商就没有关停产能的动力。

最终这一周期将出现转折。新的投资下降,直至产能得到充分利用,开启新的周期。在许多情况下,天然气是展现经济学原理的活生生例子,与能源业多数领域相比,天然气业务受政治的影响较小。对于天然气来说,目前价格下行趋势的持续时间主要取决于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需求增长的速度。

在中国,页岩气前景的不确定性使这一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拥有丰富的页岩气资源,但开发进度一直跟不上人们的期望。但是,如果中国的页岩气不久就得到大规模开发利用——就像中石化(Sinopec)近期的几份乐观声明所暗示的那样,中国进口天然气的数量将少于多数预测者目前的预期,这难免会对世界天然气价格造成负面影响。中石化是重庆涪陵一个重要页岩气试点项目的作业方。在印度,对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能力的怀疑为未来蒙上阴影。莫迪在上台时获得尤为强大的选民授权,要求他改革能源市场,并建设必要基础设施,使天然气能够部分替代计划中的煤炭消费增加,这两方面的市场演变都需要时间。就目前而言,世界范围内天然气的供应远大于需求,而在买方市场,价格只能下降。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