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可不必因国际油价低迷而焦躁

中国大可不必因国际油价低迷而焦躁

近期,国际原油、天然气价格持续低迷,2015年1月13日WTI原油跌破每桶48美元,未来仍有下降趋势;13日零时起,国内成品油价格下调、消费税上举。石油天然气属于我国的战略性资源,其价格的低位徘徊,当引发业者认真思考。

中国是石油进口大国。2013年原油产量2.1亿吨,进口2.85亿吨;天然气产量1209亿立方米,进口520亿立方米。2014年原油产量仍为2.1亿吨,进口约3.10亿吨(含储备因素);天然气产量约1500亿立方米,进口约700亿立方米(统计口径不一)。依据2014年度的大致数据,国际原油价格每桶下降一美元,中国的直接国外购买成本可减少近23亿美元,国际原油价格每桶在2014年自100美元跌至50美元以下,中国的直接购买成本下降超过1100亿美元。毫无疑问,国际原油价格的下挫对中国而言此乃一大利。

中国经济长期存在产业结构不合理之弊。其重要的一点是能源消费结构不合理。其能源消费结构大致为煤炭68%、原油12%、天然气6%、水电9%以及其他等。华夏能源网专栏作者岳来群认为,中国的环境问题依然是煤炭生产、消费比重过大,石油消费所导致的环境问题相对于煤炭而言不太重要。况且,中国经济的发展正位于一个拐点附近,即从今年持续高速的粗放式增长改变为较稳健的增长。

2014年第二季度至今,国际原油价格断崖式下跌,中国的原油消费并未明显同比增长,反而因经济发展回归理性而消耗有所节制,至于煤炭,2014年内部数字也基本与2013年持平或略微下降。总之,石油消费在能源消费结构中所占比重几无变动。由此而言,简单地将归纳出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将导致环境问题之说缺乏数字支撑。

中国的环境污染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其原因是复杂的。华夏能源网专栏作者岳来群认为,既有以每天消费为主的结构问题,也有水泥、钢铁、化工等在一段时间内非理性发展的产业粗放问题;也与业界及决策层对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重视太晚有关;宏观上当然也有“世界工厂”原因,即将世界上相当一部分污染源移到了国内。上述诸多方面在改革开放后国民经济高速发展可以理解的结果之一部分,但似乎也与某一段时间内、某些地区、某一部分人的GDP崇拜有关。

基于石油消费不是当今中国环境污染关键因素之分析,在新能源燃料电池理论及利用研究未能突破之前,片面强调以抑制石油消费是不可取的。况且天然气当今仍属于绿色能源,其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更在原油之左,石油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主要是清洁利用、废物快速降解以及上溯至勘探开发阶段对环境的破坏,消费并非今日之主要症结所在。

中国的能源问题主要是要优化能源生产结构、消费结构,力所能及地控制煤炭消费的粗放增长,提高煤炭清洁利用的比重,加大煤层气产业的政策扶持;也要加大天然气包括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力度,在适宜的时间段分阶段地高效利用国际低油价窗口加大原油进口量,提高原油的战略储备;也要加强国际合作,首先要不失时机地与原油出口大国加强合作,强化油气管道等基础建设,提高石油进口能力以及可掌控的国际石油供应能力;也要重视提高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开发能力,在战略上要加强相关研究,做好战略应对;在操作上,要强化对新型燃料电池等的研究。

可以预计,当石墨烯等一类燃料电池获得突破之后,电池的自有重量载荷足够小、能量储存足够大之后,石油作为交通燃料的消费比重就会在市场机制的调节之下而下降。华夏能源网专栏作者岳来群认为,需要指出的是,中国能源界油气是石油领域更便利、更宽松地引入产权清晰的一般性企业包括私有企业参与竞争性经营,仍路漫漫兮,仍应是未来的关注点。

中国作为一个石油进口大国,应注重自身的应对思路。在实战层面,应做好油价较长期低迷或油价快速拉升所引发的的诸多不利,在战略上,应加强扎实的研究,制定规划,设计好后备政策。基于东方小农式的朴素思维,在操作层面的现货交易上,买家总是希望东西越贱越好。因之,石油进口大国的国人大可不必因国际油价低迷而焦躁,重要的是高瞻远瞩的思考、切实可行应对。

(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岳来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