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 天然气改革 有了方向 - 液市
深化天然气改革有了方向
天然气

深化天然气改革有了方向

我国天然气发展历史悠久,但在能源系统中长期处于边缘位置。经历10年高速成长,近几年受价格高企和体制僵化等因素的影响,天然气消费增速回落,2016年虽有所回升,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达到6.3%,但规模仍只有煤炭的十分之一。因消费动力不足导致的阶段性供给过剩与管网储气设施建设滞后导致的高峰季节供应紧张形成强烈反差。

作为相对清洁高效的化石能源,天然气在我国能源转型过程中还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需要通过加大改革力度来化解其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深化天然气市场改革指明了方向,天然气行业将迎来快速发展的良好机遇。

“勘查开采”开放将带来更多投入

我国天然气资源丰富,根据国土资源部2015年全国油气资源动态评价成果,目前常规天然气资源探明率14%,处于勘探早期。页岩气探明率仅0.4%,埋深2000米以浅煤层气探明率仅2.1%,处于勘探初期。但矿业权过度集中、勘查开采投入不足和效率偏低制约了增储上产潜力,因此需要通过改革增加勘查开采主体,加大勘查开采投入,扩大勘查开采技术研发和应用,提高勘查开采效率,增加探明可采储量和生产能力。近几年页岩气和常规油气竞争性出让试点循序启动,取得的成果还不多,需总结经验,进一步深化改革。由于油气勘查开采是资金技术密集的高风险活动,对新进入主体还需要有一定准入要求,以兑现在投入、安全和环保等方面的承诺。

有序放开勘查开采体制除了增加合格市场主体、实行勘查区块竞争性出让制度,还要有其他相应制度配合。考虑到潜在有利资源区块大都被登记完毕并存在“占而不勘或少勘”等情况,需要提高区块持有成本,严格落实区块退出制度,为新进入的勘查开采主体提供开拓空间。天然气勘查开采市场有序开放将会带来更多投入,出现更多技术和装备的探索和应用,推动天然气探明储量规模进一步扩大,降低天然气生产成本,使国内供应保障能力更加可靠。

公平接入望破除市场障碍

我国天然气管网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设施运行和销售不分、监管缺位、向第三方开放困难,是制约天然气市场进一步扩大和天然气回归商品属性的障碍。《意见》提出要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完善管网公平接入机制,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

我国天然气长输管网和液化天然气接收终端设施高度集中在少数油气企业,如何实现管网独立、实施有效监管需深入探讨。省级管网管理可比照国家管网,实现管输和销售分离。城市燃气管网也应实行输送和销售分离,正视供应特许经营现实,但不应限制其他供应方式,加强输送成本监审和管控,最终实现基础设施公平接入,形成终端配售市场的竞争环境。

此外,通过对从油气田到用户输送全程的有效监审和控制,在可以形成竞争的地方落实好公平接入,实现中间环节服务的成本和价格合理可控,为天然气供需两端高效对接铺垫好必要的运行条件。

扩大进口还需综合施策

我国天然气进口来源多元化格局正在形成,陆上中国中亚管道、中缅管道已投入使用,中俄管道东线正在建设,中俄西线也在酝酿,海上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国不断增加,未来进口主体也应有序增加。

我国过去在高油价时期签署了一批照付不议天然气进口长期协议,价格偏高,如今市场供需宽松,国际油气价格回归低位,出现现货天然气价格低于长期协议价格的情况,导致“高价长协气卖不掉,低价现货气进不来”的困境。要扩大天然气进口,必须综合施策,妥善处理好历史遗留的高价气问题。

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国际天然气市场将继续维持总体宽松态势,价格机制也将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发展。我国应积极支持企业自主进口天然气,加快落实天然气管道和LNG接收站向第三方公平开放,放宽接收站建设审批,并向新市场主体倾斜。

“交叉补贴”难题待解

我国天然气价改工作近年来持续推进,竞争性领域价格管制逐渐减少。2013年国产陆上天然气、进口管道天然气价由出厂价调整为门站价,实行最高限价管理;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以及LNG气源价放开。2015年试点放开天然气直供用户(化肥企业除外)用气门站价后,将非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管理,允许供需双方在基准门站价下浮不限、上浮20%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价格。2016年放开化肥用气价、储气设施天然气购销价和服务价格,并在福建试点供需双方自行协商门站价。同年《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发布,迈出了中间环节价格成本监管重要一步。

城市天然气价格主要由地方政府管理,输配设施监管由地方政府执行。居民生活用气规模虽不到五分之一,但价格长期总体偏低、调整缓慢、机制僵化,有待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天然气上下游联动机制,逐步消除价格交叉补贴,还原天然气的商品属性。

需要指出的是,在管输有效监管逐步落实和上下游放开逐步到位的同时,还需要以有序竞争方式发展天然气交易中心。这方面已具备一定工作基础,2016年11月,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式运行;2017年1月,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式挂牌成立;新疆油气交易中心筹建工作也于近期正式启动。

总之,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能源价改思路,未来需要加大改革力度,完善天然气上游市场多元有序竞争的格局、破解进口遗留历史问题的掣肘、落实自然垄断环节的有效监管、放开下游用户消费选择权、完善天然气交易中心建设。通过体制改革激发出各环节市场主体的活力和竞争力,塑造成本降、供给增、消费长的天然气市场良性互动局面,发挥天然气在我国能源转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文章来源:国企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