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天然气销售体制现状与改革趋势
市场

我国天然气销售体制现状与改革趋势

一、我国天然气销售体制历史沿革

中国现代天然气工业雏形于20世纪50年代,发展于党的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21世纪初又经历了大重组、改制、上市、持续重组、走向规范等一系列改革历程。目前中国天然气工业已进入了大开发、大利用、大发展的历史阶段。伴随着中国天然气工业的发展、改革历程,天然气的销售体制也不断发生着重大的变化。

我国的天然气销售体制是伴随天然气经济的发展而发展的,与天然气各个历史阶段中天然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和利用情况也密切相关。纵观天然气工业的发展历程,与之相结合的天然气销售体制可以从发展过程上分成三个阶段。

(一)天然气销售体制的起始阶段

第一阶段是我国的建国初期到1978年的计划经济体制时期,该时期是中国尤其工业发展之初,石油和天然气的销售并没有分割开来。在这个时期,天然气的开发和利用长期从属于石油,“先油后气”、“重油轻气”的观念导致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投入不均衡。

在计划经济的管理模式下,天然气的销售实行国家统一领导、统一指挥,高度计划,投入产出一切归国家。当时天然气的供应对象主要是工业用户,国家计委则向企业分配指标,天然气价格则由国家物价局制定。四川省是当时全国主要的产气区,实行的是“以气养气”,用“以产定销”达到“产销平衡”。

(二)天然气销售体制的发展阶段

第二阶段是1979~1999年的改革开放时期,在此期间,中国天然气工业经历了改革开放前高度集中、计划管理。经过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后,在中国天然气工业专业化重组的基础上,重点开展了基础管理活动和“内控体系”建设,企业管理逐步实现规范化、科学化、现代化等主要历史阶段的发展演变。

也就是在这个阶段,中国天然气工业的管理体制发生重大变化,先后成立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撤销国家石油工业部成立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天然气业务由过去一家统管,变成分属上述三大公司进行管理。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重视天然气的发展,从管理体制和经营模式上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中石油总部成立天然气司,相关油气田企业成立了天然气管理机构,编制天然气工业发展规划,增加天然气勘探方面的投入。按照改革开放、讲求效益的要求,各油气田企业内部结题“小而全”,进行了专业化重组;坚持以效益为中心,一业为主、多种经营,抓改革促管理,经营方式逐步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以陕京线建设为起点,天然气管道从区域内向外延伸;液化天然气工程启动;非常规天然气开始研究和勘探,并频繁与国外政府和公司谈判进口天然气问题,这一系列改革,促进了中国天然气工业的稳定发展。也正是在这些改革措施的带动下,各油气田企业才开始成立天然气营销部门。

(三)天然气销售体制的改革阶段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目前现代经济体制时期,时间约从2000~2017年。在此期间,石油天然气工业在改革中持续发展,打造出全新的经营机制。

重组改制促进了三大石油公司天然气经济的持续增长。在股份制重组、实现海外上市的推动下,中石油明确油气集团公司的定位和改革方向,在管理层次上垂直划分成四大板块:原油勘探与生产、炼油与销售、化工与销售、天然气管道与运输。管道板块、各油气田、华北销售都拥有天然气的销售权。

二、我国销售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1.近期,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趋势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天然气出厂环节和门站环节的价格市场化,国家可能在增量气存量气价格并轨后逐步放开非居民价格,公司可探索用市场化方式应对供应安全问题,有利于打造区域性交易中心,形成川渝市场基准价格,增强西南油气田话语权,但近期价格可能下调,对市场营销提出新挑战,也可能在价格管理方面受到地方政府的强力干预。二是天然气基础设施价格的改革,其中包括管道运输价格的严格按照服务成本法监管,储气库未来的三种定价方向,国家可能实行服务成本法定价,管输费率重新调整,对公司对区域外引入和销出天然气带来成本和效益上的影响,而且如果储气库单独定价,公司在当前价格体制下也很难回收成本,也容易加速管道业务的剥离。市场开放和价格市场化后,竞争可能加剧、价格可能降低,因此单纯的“开发生产——市场销售”赚取利润的模式已经不再持续,这就要求公司改革销售体制,以应对市场的需求。

2.国家在上下游分设监管机构的大趋势下,销售体制也应该做出相应的改革。天然气行业由于其上下游有着不同的产业组织特征,需要不同的监管方法,因此,将会在天然气下游合并设立一个监管机构来承担对这两个经济监管职能。针对这一改革趋势,我们天然气生产企业势必也要改革下游的销售体制,以适应监管改革的需要。

3.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深化改革的重大战略部署,201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明确提出了国民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我国经济仍处于大有作为的重大战略机遇期,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天然气行业作为朝阳产业,必将在改革发展中迎来重要发展机遇。

4.我国天然气生产量、进口量、供应量都较为丰富,具备形成独立天然气市场的条件。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以及其他国内外能源公司正大举进军进口管输天然气和进口LNG。我国将形成国内天然气供应四大格局:西气东输、北气南下、就近供应以及海气登陆。天然气作为低碳能源,国家已明确其大力发展的方向。最后,我国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基础条件已经具备,将产业链打开、实现天然气交易市场化的前景可期。这一系列因素的叠加成为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的催化剂。

三、我国销售体制改革的可行性

(一)天然气上中下游产业链一体化为销售体制改革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天然气上中下游产业链一体化带来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发展:一是建立起了川渝天然气输配管网和就地销售的用户网络,形成了管道控制市场、控制用户的优势;二是形成了强有力的天然气销售组织体系;三是促进天然气生产和输送与市场销售的整体协调性;四是建立了天然气价格管理机制,有效地提高天然气销售价格,形成了提高天然气销售效益的优势;五是利用天然气资源支持地方经济发展;这些都为销售体制改革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二)天然气工业长期发展形成的企业文化、优良传统,为销售体制改革之路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充分发挥天然气文化和川渝石油精神的示范带动作用,把政治文化优势转化为公司发展优势,转化为改革动力。加强文化引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有企业的优良传统,也是石油企业的一大法宝,一直以来在天然气工业发展进程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要努力构建大政工格局,积极探索新形势下做好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方式和途径,进一步发挥天然气文化工作在组织生产经营、推动企业改革中的强大威力。

(三)国外天然气产业市场开放和价格市场化历程和经验可供借鉴

近年来,我国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从发展趋势来看,未来我国天然气供不应求的态势将长期存在,迫切需要完善天然气产业市场开放体系和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使天然气产业和天然气价格向市场化迈进,以发挥价格对天然气产业发展的引导和调节作用。

世界上一些主要天然气生产和利用大国在天然气产业市场开放和价格市场化过程中取得了十分丰富的经验和有益的教训,这为我国天然气工业发展、销售体制的改革提供了一定的借鉴,从而可以更好地推进我国天然气产业市场开放和销售改革的进程。

(四)宏观政策的引领为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奠定了政策基础

近期国家政策支持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全会、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等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和推进市场化发展及推动能源革命相关政策,提出要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要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在未来新一轮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中,能源产品价格改革、能源领域垄断改革、能源市场开放、政府职能转变将是重点,而天然气又将是新一轮能源体制改革的主要领域。近期国家相关部门密集发布了关于天然气的一系列政策法规,这些文件分别涉及天然气领域的管网开放、供销合同、基础设施、价格机制等各个方面,是构建新形势下天然气体制改革的重要政策法律文件,这为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打下了重要的政策基础。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