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保供年年有 又到冬供大考时
天然气

天然气保供年年有 又到冬供大考时

天然气保供年年有,今年格外难。

对身处中国天然气市场一线的销售人员来说,2017年天然气市场氛围的确非同寻常。上半年国内天然气消费一扫前两年疲弱态势,保持了16.2%的高速增长。这种天然气“淡季旺销”的特点,彰显了天然气被国家确立为“主体能源”后强劲的发展势头,也让人们为入冬以后的天然气供应捏一把汗。天然气冬季供应紧张的“狼”真的又来了么?

冬供大考压力何在

也许很多人会问,随着2014年下半年油价下跌以来,国际天然气市场资源供应总体充足,中国市场“缺气”现象已经大大缓解,部分地区甚至已趋过剩,为何还会发生保供现象呢?

一般来说,国内天然气消费与该地区人均GDP水平、冬季取暖需求、是否拥有充足的天然气供应等因素密切相关。而从今年前几个月各地区天然气消费、资源供给等情况综合来看,今冬保供压力比较大。

然而,华北地区本一直以来是天然气消费大户(2016年消费天然气450亿立方米,占比22%),尤其是冬季天然气取暖需求强烈,用气峰谷波动大,使得该地区历年来一直是冬季用气高峰时期的保供重点。根据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统计,受北方地区大规模采暖煤改气影响,近年来国内天然气消费峰谷差越来越突出,已经由2010年的1.36倍扩大到2016年的1.8倍。北京市峰谷差更是高达13倍之多。

再加上2017年是大气十条的考核年,治理雾霾的压力正倒逼华北各地煤改气工程全力加速推进,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剧供需矛盾。据初步统计,截至今年10月底京津冀及周边“2+26”个城市,已完成“煤改气”用户300万户以上(按照冬季每户居民用气1000立方米估算,今冬明春预计新增天然气需求30亿立方米)。考虑到今年入夏以来环渤海周边各气源供应方即处于高负荷运行状态,且今冬明春增供气源并不算多(陕京四线),该地区的缺气风险确实存在的(北京燃气集团预计今冬京津冀管网输气缺口将达84亿立方米)。尤其在碰到极寒天气、管道故障等突发情况时,供需矛盾还可能进一步激化。

除环渤海地区面临天然气冬供压力外,根据各地政府和媒体披露信息,中西部一些地区也面临气荒风险。例如,据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初步测算,陕西今冬明春采暖季天然气供需缺口将超过6亿立方米,数倍于去年同期缺口。

不仅如此,从天然气冬供矛盾中,我们也明显看到国内天然气行业发展中仍存在一些薄弱环节。众所周知,我国天然气管网设施不够完善,调峰设施能力不足。管线设施总体不足,导致一些供气企业有心无力,即使手中有气,也难以远距离匹配需求与供给。而调峰设施能力不足,导致供气企业只能通过以气田和压减用户等波动调峰方式进行保供,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综合几个方面,今年的保供压力不容小觑。

打赢冬供攻坚战胜算几何?

从短期看,要解决好冬供问题,必须要用好计划与市场两种手段,充分发挥好政府和企业各方的积极性。

而事实上,“三桶油”目前已开启了今冬明春的天然气保供工作。特别是中国石油10月16日,召开天然气保供工作视频会议。

“今年的天然气保供工作经营压力非常巨大。要努力增加资源供应,严格按照购销方案组织生产运行和资源采购,加大资源筹措力度。加强与其他企业沟通对接,建立互供互保机制。”中石油副总经理喻宝才在会上表示,与此同时,还要加快完善管网设施,积极与地方政府沟通衔接,确保工程按期投产,提升京津冀地区保供调峰能力。

与整体战略步署相对应的是,针对供需矛盾突出的北方地区,中国石油正在加快安岳气田、青海东坪气田和塔里木克深气田等重点气田建设,保障新建产能及时投产。与此同时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正在加大山西等地的煤层气等非常规资源的生产供应。

除此之外,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正在加快推进部分管网等基础设施的投用。特别在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华北地区,中国石油大力推进陕京四线、中国石化加快投用鄂尔多斯—安平—沧州等管线。为了加大储气库和LNG接收站的调峰功能,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在用气高峰前后尽可能增加储气库注气量,建立储气库分级应急机制,将进一步保障储气设施在迎峰度冬期间满负荷运行。不仅如此,在华北乡村地区,在管道覆盖不到的地区,三大石油公司与各燃气公司探索通过槽车运输等液态分销方式,进一步强化“精准供给”。

针对此前各供气企业冬供时合作不多的问题,“三桶油”进一步增强大局意识和合作意识,实现协同保供。各企业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同时,统筹管输和LNG接转能力,通过协商串换、平台交易等方式,相互提供代输、接转服务,满足重点地区用气需要。例如,中国石油力争近期建成并投用陕京四线和中卫-靖边联络线。同时,尽早实现广东省管网反输西气东输二线联通。西二线和广东管网通过广东鳌头分输站互联互通之后,可将广东等相对供气充足省份的天然气反输西二线,实现“南气北上”,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北方地区供应紧张局面。不仅如此,中国石油正加快办理连接中海油天津LNG接收站临港分输站和天津大港门站的滨达燃气管线投用手续,力争今年迎峰度冬期间发挥作用。

企业在保供事宜不遗余力,政府层面也正在发挥统筹协调作用,综合运用行政协调、财税等多种手段,为冬供保驾护航。尤其在冬季保供的天然气价格机制上,政府进一步注重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充分调动供气企业的积极性。特别是在推进冬供过程中,政府正在发挥好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价格发现功能,形成合理的冬季天然气价格,通过价格手段平抑市场波动,以此缓解调峰压力。

企业和政府携手,中国正在发挥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为打赢冬供攻坚战信心大增。

保供大考应为天然气发展契机

刚刚闭幕的十九大对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提出了新的目标:到2035年,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现。按照政府提出的2030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占比15%的目标,国内天然气消费或将超过6000亿立方米,这个消费规模已接近美国水平。由此,笔者认为,长远的目标应有长远视角,我们应坚持问题导向,将做好冬供大考作为解决产业发展障碍、促进天然气健康发展的重要契机,全力谋划好中国的天然气产业发展。

在笔者看来,今后一段时间内,提高本土天然气供应能力、加强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将是决定未来中国天然气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重点工作。

首先,天然气产业大发展对提高本土天然气供应能力提出更高要求。美国2016年消费天然气7786亿立方米,作为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气爆发增长,基本能使美国实现能源自给。而中国2016年天然气消费刚超过2000亿立方米,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年攀升(达到34%)。不仅如此,近些年来,国内天然气增长跟不上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的需要,能力甚至有所下降。而按照今年上半年增长态势,有专家预计2020年国产气的供应保障能力将下降到60%以下。由此,我国天然气资源潜力大,我国应把加强本土天然气供应作为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内容,持续推进国内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加快实行区块竞争出让制度,不断引入竞争,增加活力,形成以大型国有油气公司为主导、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参与的现代油气勘查开采体系,不断提高国内天然气供应保障能力。“三桶油”作为国内天然气供应的主力,也应积极顺应国家能源转型的趋势,进一步加大天然气勘探开发方面的资本投入,将提高天然气在公司油气产量的比重作为重要发展目标。

其次,天然气产业大发展呼唤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美国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巨大的天然气消费量,与其拥有管网基础设施的优势是分不开的。据统计,美国州际及州内天然气管网里程超过30万英里,美国的天然气管道系统超过210个、1400个天然气压缩机站、超过11000个传输站点、5000个接收站点、1400个枢纽站点、300余个天然气储存设施、50个天然气进出口港口、10余个液化天然气进出口终端。这些基础设施不仅有力推动了天然气的大规模消费和推广,也为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提供了硬件环境。

当前我国天然气管网、储气库等基础设施建设与美国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未来还需要大规模的投资建设。从国际经验看,美国和欧洲的天然气管网、储气库等基础设施建设往往都是多市场主体参与的,市场化运营程度很高,政府相关财税政策也较好发挥了激励和引导作用。我们应认真学习借鉴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充分发挥好政策引导作用,积极构建多元化基础设施建设融投资机制,调动各方资本的积极性,为加快推进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第三,天然气产业大发展将倒逼天然气价格改革向纵深推进。回顾美国天然气市场化历程,整整走过了30个年头。尽管中国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市场化近年来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现行基准定价仍是一种政府管控的定价机制,天然气产业链中间环节过多,输配费用过高,导致综合气价和用气成本过高,同时季节性、峰谷气价政策有待进一步完善,国内天然气价格改革依然任重而道远。

近年来,新加坡、日本等国家都在加快发展天然气交易市场,争夺天然气定价话语权。紧迫的外部形势,也倒逼中国必须加快谋划,进一步深化天然气价格机制改革。建议我国要推进上游和管输领域天然气深化改革的基础上,将推进天然气交易中心建设作为价格市场化的重要突破口,积极推动“三桶油”及其他企业参与天然气交易中心建设,鼓励他们踊跃参与线上交易,推动上海天然气交易中心向定价中心过渡,积极争取亚太地区的定价权。此外,针对部分地区输配价格过高、天然气季节性气价机制尚未建立、居民气和非居民气价格没有理顺等问题,都需要决策者着眼长远,加强顶层设计,循序渐进推进改革蓝图的实施。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