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气价和气源紧张的时代下燃气分布式项目如何经营
分布式天然气

高气价和气源紧张的时代下燃气分布式项目如何经营

讨论内容分为三个话题:一: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现状以及遇到的问题及对策,或者是实施过程中的经验。二:未来天然气价格走势、国内市场的走向,以及导致气荒的原因。煤改气及分布式项目如何获得气源保障,高气价和气源紧张的时代下燃气分布式项目如何经营?三: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及电力能源体制改革进程中燃气分布有哪些机遇有所创新。

以下为讨论实录:

刘志坦:这三个话题涉及面广,内容庞大,在分布式能源发电会议上讨论的也比较多。我就第二个话题谈一下个人看法。气价的问题,应该由中国三桶油的专家来解答比较专业一些。但是他们今天没有来,只能是我们电力行业在这儿班门弄斧、闭门造车。气荒虽然是去年出现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在“十三五”期间,天然气价格应该整体不会太离谱的去增高。因为天然气不像煤炭的价格跟国内的整个经济形势,宏观政策相关。天然气受国际的经济影响比较大。其中最关键的是天然气价格跟石油的价格是挂钩的。那么从目前看,石油价格还是在相对中低迷的价格上徘徊,在这个大背景下,我觉得天然气价格不可能涨到上面去。那么去年出现1.2万元/吨的LNG价格很快就掉到七八千块钱了。估计过完这个春节供暖以后,有可能还会继续下调。

主持人刘伏生:有专家预计最近可能还要调价,因为一波寒流马上要来了,进入三九天是一年最冷的时候,天然气需求要上来了。但是1.2万元/吨的LNG是有价无市,他的成交量非常小,所以看报价看他的成交量,成交量非常小不影响市场,只是一个信号。

刘志坦:对,你看他有多长的时段。从短期来看,刚才主任说有波动。但是相对一个近期和中期来看,如果石油的价格目前在现在的价位上徘徊,和天然气价格也不会有太大上涨的可能性。但是局部是可能会有变动。因为在去年9月份国家发改委刚刚下调了一次非居民的价格,又降了一次价格,所以我认为这个价格应该在“十三五”期间,我个人判断这个时期是发展天然气的时期,而且从量的方面,整体也是有保障的。所以国家能源集团成立以后,其实也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所以从这个中长期看,我觉得在这个“十三五”期间,天然气会有一个相对合理的价位。

刘伏生:我对刘院长补充一下,因为我来自中石油,我是中石油管道学院的,我专业是搞管道施工运输、管道运营。上个月,我主持开了一个天然气市场大会。大会讨论结果,即天然气气荒并不是“煤改气”惹的祸,之所以出现气荒是因为供给侧和需求侧对接出了问题。而气荒是局部的,是短时间的。今天的气荒是这样的,从国际市场来看,LNG供大于求,是未来5—10年的趋势,请记住是未来5—10年,也就是说世界LNG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3.5万吨,已经逼近今年2018年逼近4万吨。可是市场需求只有2.5万吨,而且主要在亚洲,因为世界经济回暖非常慢,美国开始回暖了,美国需求好了。而欧洲非常慢,所以有1亿吨的供销的差,就是供大于求,这是趋势。所以LNG的涨价趋势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规律。而且LNG的供应,我们原油低价徘徊,但是有专家,包括伦敦的一些今年原油可能要突破60美元一桶,但是他不会持续,可能还会要掉下来,这是一个冲击的过程。所以LNG的世界供应趋势是供不应求。

但是有一个怪现象,亚洲趋向,由于亚洲有三大国,一个韩国、日本、中国需求,占了世界需求最大部分。中国去年的12月底已经跃升过第二,超过韩国成为第二大LNG的进口商,而且现在日本由于中国的气荒,突然转口贸易,把它的LNG卖到中国来,就近转售。

亚洲溢价是因为需求太高,那么中国的气荒有可能对亚洲溢价有一个滞后,他的溢价还在高,还在涨,估计要涨到今年的3月份到4月份才能下来,也就是中国冬季供热到3月15号结束以后。国际的LNG气价可能还要滞后一些,但是总的趋势是下降的,因为它是供大于求,这是一个价格的趋势,而这个趋势给我们带来了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机遇。

接着讲一个天然气问题。分布式能源主能源是用气代煤。天然气有两大块,一块是管道气,管道气的特点是前期投资非常大,运营稳定,供应比较可靠,这是它的特点。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特点就是距离太长,价格太高。所以今后发展趋势必须为区域经济服务,就近服务,那我们分布式能源就来了,分布式能源就服务区域经济。一个长输管道,从赫尔果斯(音)运到上海几千公里的长度,价格是不能承受的。所以国际上都是把它区域经济分隔出来,这是一个趋势。LNG的特点,他经过低温162度以后,他是纯净的100%的甲烷,再加上4%的液态氮,为了了保温。因此他是真正的清洁能源,还有管道气有90%的甲烷,还有7%、8%的一些碳3、碳5、碳9,还有一些氮。所以他完全是低碳。从燃烧角度来说,因此这两个气源不同,你的工艺就不同,设备就不同,你的投资就不一样,所以投资人必须对方案进行论证,你是用LNG,还是管道气。管道体还有一个接口费,接过费。而LNG没有,但是LNG有一个特点是什么?要建大量的基础设施,接收站,还要铺他的气划站,这叫做天然设施,这个投资也是比较大的。所以在投资人考虑签约什么气源,你的供应方案就定了,你的投资规模大概就定下来了。

董俊:刚才及昨天包括联系德意志,我们组织了一个电话会议讨论国内LNG天然气需求问题,目前国际大的头行都在讨论天然气的价格走势,各位专家也谈了,就是在宏观层面上,讨论这个天然气价格走势,我想在现实的市场来把这个LNG价格走势大家来讲一讲,我们来共同分享一下。

那么从2009年到2017年我们大概9年时间发生气荒有3次,第一次是福岛的核爆炸,那么日本把核设施关掉以后,由原来的天然气价格走势由原来的价格涨到19美元,我们国内的涨到6600元/吨,第二次是2017年,2017年从3300的价格,从大凛、曹妃甸最高出涨价格涨到8000多,从原来的每天出车辆是100车,最低降到只有4车,就是拿钱买不到货的。这个包括南方的广西和广东的几个接收站,这几个价格是4300元,这个到京津冀这一代,华北地区的价格就要卖到1万,就是每公里每吨1块钱,4350元再加上2000元就变成6350元,到这边就卖到1万元,煤车就有220万吨的数量,所以说这么大的差异,好多人都在搞,原来大家不是做气的,大家都在做,原来大家干其他行业的,借政府的各种关系,把政府价格一路高升上去,原来把南气北运,把天然气通过几大运输公司,这样天然气的价格开始平稳。大概三天不到的时间,从1万块钱跌到3000块钱,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天然气的价格绝造成的一种短缺,他也没有遇到这种区别出现爆炸式的增长。

那么,国际天然气价格还是没有变,我想2018年气荒可能还会存在,2019年还会存在天然气的气荒,那么就意味着什么呢?从2009年开始,到2017年9年时间,天然气气荒每年都有,只不过今年来的更迅猛一些,管道气应该是咱们分布式能源最有优势的能源,LNG我感觉他还只能作为一个备用能源。

其实从这个两个方面做一些规避,对用户的协议上,实际上应该有契约的明显性的分析,这个在区间内的分析,跟能源供应,包括能源价格是不做处理的,超过这个范围之外,我们是要进行流动的,那么这样客户也是能够接受的,这个从能源投资角度,从项目开发角度来讲这个是需要做能源分析的,大家忽视这个状态原因是什么,今年进入2017年,特别是2017年4月份、5月份的时候,这个LNG的价格,甚至从市场上拿到LNG的价格,跟中海油、中石油的价格都差不多的,所以大家都觉得气应该是这个价,不会再高了,但是从项目来讲,这个项目是常用,基本上要达到6000小时靠上,和价格相对的稳定性是最高的,而且得到方式很方便,他还是一个属于市场行为,或者是一个结构行为,但是作为项目来说,作为常用,主用,必须要保证这个安全性,所以做项目我们不是一天两天,哪个都需要有一个长期打算,这样找有能力有资质的稳定的常年价格来提供。看似市场价格低的时候他没有态度,看似价格高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稳定,这样对项目运作和客户提供服务来说是优质的,我是从具体的案例分析来讲的。

第二个是从LNG对工业园区,因为工业园区是相对偏远的地区,这样以LNG供应方式是我们一个重要特点。另外一个像我们GE也介绍了,像医院这些项目,因为我们建议呢,这些地方还是管道气铺不到的地方,这样占用征地再做一些相应的设计,我个人感觉意义不大,这个从长期发展来说,更主要还不是把主要经理放在这个上面,我们加快资源的受限条件,这个条件我们应该接受的,这个更多要放在能够给客户带来的经济收益上,在气源的准备,包括电力运用上,这个方案是可行的,给客户带来的运用是稳定的。

刘伏生:一旦他涨价怎么办?今年年底的气荒,很多供应商赔本,为什么?

上海低碳经济服务委员会能源合作中心主任高华新:最近我在东南沿海片区项目工作,刚才几个讲的都很好,关于“煤改气”,我想国家这两年把天然气作为主能源,这个是趋向。大家应该把天然气作为主趋势。现在用天然气的分布能源,特别是在工业园区正当时,应该是最佳的时刻。我个人对这方面充满了信心,因为我之前在做普田兰机电厂做一把手,当时也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气发电厂。因为去年为了员工福利把管帽搞丢掉了,现在在做自己的嵌置项目。我觉得大的基础,可能在价格方面和收益方面性价比是最高的。我也刚刚从中海油出来,对这个价格方面,刚才主持人说是三大油比较少一点,我可能还略微了解一点,略微懂一点,略微关心一点,因为刚才刘院长在专题报告的时候讲到气荒是少量的。所以说我个人,大家可能有我朋友圈的,我一直就在说这不是荒,所谓荒是颗粒无收了,才叫荒。刚才刘院长也讲到这是叫气短。所以2017年的气荒,我个人认为是炒作大于实际的情况。

大家可能最近也看到三大油的业绩比较好了,我想这半年的公信也不少了。为什么到国家层面,国家能源局啪打一下,2天时间就可以把气价调下来。因为我站在无业游民的角度我敢这么讲。所以大家要看到如果上升到国家主体能源,现在是主体能源,中国政府有能力,还是相对稳定的保持供应。我们做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或者说刚才这位专家也谈到了,明年下半年可能会供气紧张一点。但是如果真的做分布式能源,我们就对LNG肯定是要长期的长一些,气价还是稳定范围内波动,我们不可能去拉1.2万元/吨气来发电。同理,我们也可以把这部分的压力转嫁到蒸汽用户上去。是要有蒸汽用户,我们哪怕下半年的利润差一些,但是全年下来整个分布式的能源全周期做下来,只要有稳定的蒸汽用户,我想我们的投资有稳定的可观收益的。我本人充满信心,我期待着大家也要充满信心,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把这个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整个做大,我们才能这个群体的话语权就大。所以不当之处,多批评指正。

刘伏生:最后说两句,刚才杨老师说一句话现在时机是分布式能源最佳投资时期,这句话是很贴切的。是给各位投资人或者是业主一个黄金的预言。因为世界能源需求低迷,世界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仍然是低迷期间,给我们留的窗口期是5—10年,天然气5—10年是供大于求这个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是我国能源结构改革的最佳机遇。从投资来说,你三年投资,运营大概七八年,回收10—15年,恰恰就这个时间是投资最佳。然后等到价涨上去,我的回收周期就来了,恰恰是这个过程。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是高碳、中碳、低碳到无碳,无碳已经开启了,我们天然气仍然不是之最终能源,他是替代能源,他是低碳。那么低碳,我们国家承诺是2032年低碳,包括天然气汽车,包括非化石能源都在这个无碳列里。所以最佳机遇投资期就是在未来3—5年是投资期,运营期是7—10年,回收期是10—15年,恰恰在高峰期我们的低碳开始关闭了,进入了一个低碳时期的开启,是一个过渡过程,所以这个机遇就在这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今天上午的会议高潮就到这儿。

提问男1:几位专家老师好,大家好,我是来自河南安阳,我们是一家新兴的能源供应商,我们做的主题是天然气发电。我们2015、2016年开始关注这个行业,我们现在走的还不错,大概有签了10个单子,2018年我要完成十套,这里有我要关心的几个问题,所以正好有一个机会我请教一下专家领导。

首先我关心的问题,首先是气源,再一个是气的价格,因为2兆瓦的用LNG气量也不小,用管道气也是一个基础。

另外我们是一个新手,离不开大家的帮助,我也希望在这个会议上对接到一些合适的供应商和服务商来为我们提供服务设计。

第三,在运营管理这一块,我单独成立的运营管理。未来三年通过我们的关系,我们有信心做1637…我们现在主推2兆瓦的起来,但是也有客户找过来我这个酒店有1万平方,所以说现在2兆瓦的基础没有问题,但是小基础,1万平方2完平方也是我投资的问题,我想跟会后对接一块,我们要在安阳市要圈下来整个去签特区经营权,整个特区签下来要有几百万平方的建筑面积算,要有几百万的建筑量。太小没有办法满足。

最后一个是主持人正好是天然气专家。长期协议,我跟安阳那谈过长期协议,我给他交1000万过去,实际上还是按4给我。

刘伏生:预付款协议,不是长期协议。

男1:再一个十年后的天然气是什么情况,这是一个很让人顾虑的一个问题。

董俊:我简单说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关于天然气管道气也比较近,都有。那么河南的位置,如果是走LNG的话,当年应该是在2.4元的价值。那么管道气应该是在2.1左右的水平。那么管道气的价格也有上调的趋势,那么现在中石油搞移动也有上调的趋势。最终他俩的价格应该比较相当。那么管道气保证性会比较强,那么LNG热值比较高,这样综合成本差不太多。如果能拿到门站的价格河南应该是1.88元气源的能源价格,加上一毛钱的官输费,大概是2.1元左右,大概是水平。LNG热值是9300,那么按道理来说也应该是2元出头的水平。

第二个问题就是2兆瓦的燃机的问题。我感觉这个燃机比较尴尬,这个效率可能30%都不到,所以我建议可以用内燃机机组来去做。

第三个问题十年后,我感觉太遥远了。你的公司存在不存在都不知道了,这样的项目我建议三年之内把钱收回来就可以了。

男1:我签项目都是20年。

董俊:做项目我感觉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不要太过于活跃,那么有的项目有可做,有的项目我们坚决是不能做的,尤其是在河南地界上河南政府没有补贴,没有补贴就等于是孤儿,是孤儿一旦出现价格问题波动,我想这事没有人管你的,只有靠自己了。

刘伏生:关于用气,我建议发改委出一个文件,就是气荒以后,就是一罐则灌,一管则管,因地制宜。就是看你管道接近,还是与管道接近的近,还是离管道远,因为有一个接驳的问题,还有铺设的专用路线。所以这个投资要算出来。第二一罐则罐,就是LNG,LNG最大问题是靠物流,依赖于物流,一旦物流不稳定,那你可能就不能提供了。所以这就是要找一个大的物流商。

最后一个问题,今后你提供的不是一个卖气,不是一个分布式能源,今后走的是提供绿色能源的服务商,这是你的企业战略目标,不是卖气,不是一个分布式能源,是绿色的服务商,而且你要这个要和当地的能源规划去配套协调,一定做到这个,否则将来你寸步难行。

台格尔能源科技公司首席专家杨顺虎:其实你提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两个误区。一个是你做气源保障,不管是LNG还是管道气,从项目来说,一个是项目近,另外一个是要做抵消的。这是第一点可以节约你对当前第一个问题的解释。

第二个问题是我提一个建议,你做分布式能源投资的时候一定是方案先行,根据客户的需求,靠近用户侧解决用户基本需求,一次解决70%左右,满足分布式能源,那么对你用户到底是什么样的需求,了解清楚了以后,然后根据他的实际状况,给他做出来一个方案,方案确定一个大致的方向以后,而不是说上来就是2兆瓦的轮机,事情不是这么做的,包括我刚才做案例分享的时候,上海大众项目也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一个过程。

刘伏生:是以用户的需求为根本。

男1:我现在的客户群体里面,他们接触面积在10多万平方左右,正好2兆瓦左右满足他们的需要。我现在要签就满足他们的需求了。

杨顺虎:是你根据他们量身订作的一套方案,这是对的。但是你通过方案论增以后,这些客户群体是你的群体,然后在方案上进行机型的对比,对机型选择,也要考虑全产品的生命周期,同时要把他的运维这些算进去,因为这样您签订的共同协议基本上是10年,20年,这个对你后期的使用,或者是成本影响还是蛮大的,所以这一块我建议还是慎重,最好找专业的公司给你提供服务。方案找到最合适的方案,然后找到可适用的机型,这个每个产品都有他的使用型特点。

提问男2:各位专家,我是河南万众集团的,我们公司也是搞能源的,我们目前有天然气管道、还有燃气电厂,关于分布式能源,我们公司也作为一个主导发展方向,现在的河南,在中国属于欠发达地区,河南搞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有困惑,一个是河南电价这一块政府一直没有给政策。另外搞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在工业园区这些地方,政府不让上网,在河南搞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制约还挺大的,像这些问题我们想听听专家的意见。一个是政府没有上网电价,另外长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不允许上网。

刘伏生:对于上网电价,实际上国网已发了文件了,分布式能源可以上网。

董军:其实有一个基础规范的条件,在有公布天然气上网电价的地方按照电价执行,在没有公布的地方,原则上是按照煤炭标杆电价来执行,这样在河南来算也算不来帐。这是第一点。就是说不是不允许你做,但是算不过来帐。

第二个,我给你提供一个我在其他区别的一些做法。如果说天然气上网的电价如果没有政策指导价格的情况下,园区的管委会是可以溢价的。但是要报相关部委批准才可以执行,不是说窗户全部关死了,是有开着的。但是作为煤油地区操作这种方式来说,确实是有困难的。所以在推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还是推单体的个体项目,比如酒店、医院。其实在河南来说,现在的气价还是有一定优惠表现的。大概是在2.0—2.4元。

刘伏生:现在河南的煤炭价是1.91元,这是去年调价以后。

董俊:所以我说现阶段的现有时期,如果你想要园区项目,肯定是商务关系要做到省一级上。如果在安阳附近做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主要主力上面还是放在并网不上网方面。当然了,你说并网或者是上网这些限制条件,不是在安阳做分布式能源项目遇到的,他在全国做分布式能源项目他就是一个限制条件。你想一个道理,你用天然气发电,你就是拿燃气动了电力的蛋糕。虽然我们电力要做第三代电力改革,要从受电公司变成一个平台,但是这需要有几年的路走。但是在这个过程之前怎么做?那么我们对应的方式是电网不上网的方案,甚至有一些大型的偏远的工矿就在安阳,因为我本人家是新乡的,所以安阳的情况我比较了解。就是偏远的地方电力或者是什么不太方便的地方,甚至会受到国网的影响,这都是何以的。

提问男3:各位专家好,我是华润电力,也是目前在河南郑州做分布式能源。接着两位老乡发言,因为华润电力在全国也做了几个试点,也正在建设的,我们还有江苏,这几个地区来说,河南的情况刚才几位都提到了,一个是跟我说的两个问题相关,第一个问题是销售电价,现在有一个疑惑除了刚才两位河南老乡说的问题,目前国家能源局下发的有关电价的出路,跟我们区域型的分布式能源项目来说落地有两种可能,目前还没有落地。一个微电网接入或者是成网直接打入,电价能够得到报价。

另外一个是能源局下发分布式的发电市场化交易,在配电网内进行销售,这个我个人感觉应该是个人循环改革的方向,应该说最终实现区域直接交易,这个电力的途径的特点,怎么在河南,对我们这个区域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能够使用、推广,这个问题请专家们讲解一下,因为现在这个大部分是光伏发电为主。

刘伏生:其实你的问题刚才几位专家都说了。

董俊:你这个问题现在来说,因为政策的导向事情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民间呼吁,一个是政府部门做长远规划直接下去,所以你现在说在窗口期怎么做,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目前来看就是做不上网,你是华润,其实你们还是有优势的。据我所知,滑润和华电在郑州成立了两个项目公司,应该有2个项目了,跟电力合作方面来说应该是一个有效的解决项目落地的方案。像刚才专家刘院长跟我们说安阳的燃气电厂,那种大项目真的是关于国民区域的民生上木,所谓的天然气上网电价是谁来给你拿补贴,就是煤炭标杆电价和天然气上网之间的价差谁出钱的问题。

那么目前来看的话,江苏为什么能做?江苏经济发展快,有整体布局,政府愿意拿出这部分钱来做。那么河南,或者包括其他西北、西南区域,这些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政策?实际上跟这个钱由谁来出有关系。特别是专家,刘院长已经说过,就是PPT报告里讲的很清楚的,煤炭跟天然气相比,天然气是不占优势的,但是天然气可以为我们创造出绿水青山,可以为我们想要的中国梦的环境。这个成本如果谈进去,这个成本到底由谁来买单?我们相信有一届强硬的政府,有这么一届愿意为国计民生奔波的政府,你这些困惑应该在不久将来能够得到解决。

刘伏生:其实分布式能源的核心是贴近民生互补,就地生产,就地消费,就地服务。因此天然气生产,你不要把你的利润和增长点卖电上,这一点很重要。所以一定要根据用户的需求确定你的规模,确定你的投资,千万不要上网卖电。因为国家电网你扛不住他,而天然气发电成本是可以控制的。

(文章来源:电力头条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