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荒”问题难阻天然气迅猛发展
天然气发展

“气荒”问题难阻天然气迅猛发展

经过了2015-2016年的相对低迷期之后,在去年的天然气的消费量有一个大幅度增长,大约接近350亿立方米。其中,主要来自于这几个重要的需求来源:取暖,工业,城市燃气,发电。

首先,当前我国的储量和产量的增速低于消费增速,天然气进口将会进一步增加;

到2020年,国家规划天然气消费量增长至3600亿方。并且在2035年或2040年时期,天然气的需求量依旧会大幅度攀升。但是,我们国家的天然气增长的特点是:不均匀。在南方地区相对来说还算比较均匀,在北方地区的峰谷差会越来越大。在不同的月份,特别是每年的第四季度和第二年的第一季度都是需求的高峰期。尤其是是12月和1月,随着这种需求的变化,峰谷差的变化也比较大。

在此,需要提到的就是中亚气体供应,它使峰谷差和天然气安全稳定供应都面临的很大的挑战。而且从2015年8月以来在整个中亚气体供应来看,供应来源主要是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不同的时间点(尤其是11月,12月,1月份),供应状况也不同。回顾过去,其实2015年的时候天然气供应是比较平稳的,但是事实上在2016年的11月份就发生了中亚气供应不稳定的情况,当时的日减量也达到了3000-4000万方的,那么我们整个供应量就是1.2亿万方左右,这是在中亚气供应的部分。那么在全国呢,现在已经是8-8.5亿万方左右的这种水平,那每天的少了这么多量,给我们的安全供应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今年中亚气的供应在一段时间内也出现了一定的不稳定的情况,所以这个是对我们安全供应带来的一个很大的挑战。

针对此种挑战,是否有解决办法呢?

储气调峰,LNG是一个调峰的手段,另外一个就是储气库。我们国家的储气调峰的能力来说只占到3%,与全世界的很多国家的平均水平有很大的差距,那就导致我们的供应在一段时间内出现了恐慌,换句话说,是我们国家储气调峰的设施不完善。

目前,LNG在天然气供应的比例达到了17%,已经成为我们国家天然气供应的主力气源之一,我们国家已经形成了接收站和接收站相配套的管道整体设施的连通。同时,也带动了很多的产业链的发展像造船、城市燃气、发电、化工等。

LNG在几个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调峰。LNG在不同时间的进口量,从2014-2017年随着冬季采暖的需求大大增加,还有其他工业以及煤改气的需求,化工的需求,累加起来导致LNG在冬季进口量主要是11,12,1,2这四个月大大超出了夏季,而且比例越来越高。因此,可以说LNG在调峰方面发挥重大的作用。例如去年中海油在这方面做了一个创新,就是租了两条LNG船在外海漂浮,这也是为了达到保供的作用。

其次,天然气消费季节性变化十分显著,而当前储气调峰能力严重不足;

冬季来看,华北华东地区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满产满负荷的,没有多余产量。像天津、唐山等地的来船数量很多,考虑到进船出船的时间,事实上根本没有多余的产能;但是我们的华南地区,还是有一些富余产能的,如果我们的管线都联通了,整个系统没有停禁的话,实际上在保障调峰方面,还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的。但目前国家反馈——供应偏紧,事实上我们的富余能力是多少呢?答案是:每天6000万方。通过管道互联互通实现南气北上的话,会使供应断缺的问题大大减弱,从全年来看,实际上我们设施的利用率在世界上已经非常高了。总体来说,我们的富余能力是不足的。例如,韩国、日本,LNG接收站利用率在40%-50%,冬季也会增加。欧洲的情况是使用率最高达到40%,但是在前两年是25%左右。欧洲地区有1亿多吨的LNG进口量,接收能力和进口能力,接收量只有3000万吨。因此我们国家的LNG接收方面基础设施,气化和外输方面还是有瓶颈的。

我国LNG进口来源比较多元化,如: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以及印尼等,美国去年也向中国出口了一百多万吨。跟进口管道气相比,后者的来源和供应商就比较单一,如土库曼斯坦(占比很高)。我们在全世界已经有20多个国家进口LNG,主要是因为LNG的商业性更强,灵活性更高。从安全保证角度来看,它同样是有一定的长处的。LNG是一个主力气源,BP的《2017年能源展望》以及国际能源署的《IEA:2017年能源展望》中就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到2035年或2014年,天然气会变成全世界第二大一次能源,天然气的增速会超过煤炭和油。

天然气不是过渡能源

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有一个互补和调峰的作用,所以它们的增量都是比较大的。在天然气方面,从2016年的管道气贸易以及LNG贸易来看,LNG贸易占全世界天然气贸易的39%;到2035-2040年,全球预测表示:LNG贸易会超过管道气贸易。LNG贸易的另一个趋势就是正在向大宗商品贸易去转变,而且贸易更加灵活流通性更强。

最后,中亚天然气不稳定给天然气供应带来挑战,进口LNG在保障天然气供应上发挥巨大作用。

亚太地区是进口的主要来源,而出口来源未来主要是美国,澳大利亚,中东,非洲以及俄罗斯等。近年来LNG的供应是相对宽松的,但是也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这些因素包括以下几点:

一,美国和澳大利亚项目是否会有新建或者推迟的项目,美国会有第二波出口项目(second wave),但是,这些出口项目在目前的国际LNG市场上会有很大的挑战:第一,是否会有销路,第二:巴拿马运河通行能力的限制。因为美国到中国的船运成本很高,时间过长,往返一次需要60天。

二,是新兴市场的需求,总体来说这些新兴市场的承受能力是比较有限的,特别是在东南亚以及非洲地区是否能承受这个价格。

三,卡塔尔宣布增产从7700万至1亿吨,什么时间能投产,同样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四,俄气向中国的供应380亿立方米,这个量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满足了中国的需求,从而对亚太地区的LNG市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和冲击。

五,澳洲地区特别是东澳克什兰州在LNG出口上也有一些限制,因为国内供应偏紧。

六,FSU是一个新兴设备,在中国发展的并不是很多。

传统的LNG采购地区,包括日本、韩国、中国以及我国的台湾地区,这些地区的需求也在逐渐恢复,至于这些因素是比较复杂的。从LNG供应项目来说,每年最好达到1500万吨以上才能跟得上全球LNG需求的发展。但是,近几年的LNG投产项目减少势必会导致2022-23年左右的新增供应酒会产生一个相对负面的影响。

(文章来源:中国液化天然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