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改气 财政补贴只是“药引子” - 液市
煤改气财政补贴只是“药引子”
天然气项目补贴

煤改气财政补贴只是“药引子”

取暖季以来,作为推进清洁取暖的重要一环,“煤改气”加速推进。快速增长的需求之下,有些地方天然气供应紧张引发关注。

1月24日,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巡视员郭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清洁取暖并不是简单的一刀切式的煤改电、煤改气,而是对煤炭、天然气、电、可再生能源等多种能源形式统筹谋划,范围也不仅仅局限于热源侧的单方面革新,而是整个供暖体系全面清洁高效升级。

在备受关注的清洁供暖成本方面,郭伟表示,完全指望财政补贴将无法做好清洁取暖,各地方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探索出一套适合自身的清洁取暖模式。

清洁取暖需突出“宜”字

据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由于北方地区冬季采暖带动消费激增,导致用气量是夏季的3.5倍,部分省区市甚至更高,季节峰谷差很大。

在此情况下,一些天然气保供应措施也相继出台。例如,千方百计挖潜增加产量;进一步落实LNG现货采购;有序开展资源互济、实现“南气北调”;充分挖掘能源品种替代潜力;充分发挥储备天然气调节作用;发挥非居民大用户的调峰作用等。

一些企业也加快天然气产业布局。1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广核2018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中广核节能公司为煤改气工业用户供气超过300家,为煤改气商业用户供气超过500家,民用客户超过3万户,预计2018年供气量将超过5亿方。

尽管天然气保供力度在加强,但金联创分析师苗莹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内天然气基础设施(包括天然气管道、接收站、储气库等)的建设仍需要一段时间,未来两到三年内,冬季“气紧”可能一直延续。

这也意味着,在推进清洁供暖方面,需要整个清洁供暖体系更加全面的升级,其他清洁能源也需发挥重要作用。

2017年12月,国家发改委等10部委联合印发了《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其中就明确表示,部分地区将清洁取暖等同于“一刀切”去煤化,整体效果较差。此外,规划还提出,“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尽可能利用清洁能源,加快提高清洁供暖比重。”

郭伟也表示,清洁取暖工作必须突出一个“宜”字,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宜煤则煤,宜可再生则可再生,宜余热则余热,宜集中供暖则管网提效,宜建筑节能则保温改造。即使农村偏远山区等暂时不能通过清洁供暖替代散烧煤供暖的,也要重点利用“洁净型煤+环保炉具”“生物质成型燃料+专用炉具”等模式替代散烧煤。

实际上,近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环保部等部委也陆续发布了众多政策文件,以更好地在“宜”字上推进清洁供暖。

例如,2017年12月4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做好2017~2018年采暖季清洁供暖工作的通知》,提出在供暖存在缺口地区,可使用燃煤热电联产项目。

2018年1月8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6部委发布《关于加快浅层地热能开发利用促进北方采暖地区燃煤减量替代的通知》,提出因地制宜加快推进浅层地热能开发利用,推进北方采暖地区居民供热等领域燃煤减量替代,提高区域供热(冷)能源利用效率和清洁化水平。

需完善峰谷价格机制

推进清洁取暖,成本也是被关注的问题之一。

郭伟表示,清洁取暖确实有成本,对此,规划提出了多项措施。资金方面,中央财政将充分利用现有可再生能源发展、大气污染防治等资金渠道支持清洁取暖,鼓励各地方创新体制机制,引导企业和社会加大资金投入。

“这当中我想强调,要严格甄别,就是对技术方案、生态保护、排放标准不合格的项目,不能给予补贴。”郭伟说。

此外,老百姓是否有动力使用也是推进清洁取暖的关键。一位电力行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成本不高,老百姓负担得起,才会有动力,否则,老百姓只会用自己能接受的办法。价格机制和补贴设计绝对是影响居民采用清洁取暖的最核心问题。

不过,郭伟指出,完全指望财政补贴、“等靠要”政策将无法做好清洁取暖,各地方必须深入挖掘潜力,勇于改革创新,根据实际情况探索出一套适合自身的清洁取暖模式。

郭伟认为,要在价格机制上要想办法,综合采取完善峰谷价格机制,居民阶梯价格政策,这两项政策包括电和天然气。扩大市场化交易,降低取暖用气、用电的成本,支持清洁取暖。

“当然我们也看到,在多数北方地区,如果只是通过财政补贴、行政降价完全覆盖清洁取暖也不现实。”郭伟说。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北京环境治理压力较大,“煤改电”补贴力度也大,但其他有些地方并不适用,因为很多地方都没有这么大的财政支撑能力。所以,补贴并非适用于每个地方,不具有持续性。最根本的办法还是要拉大峰谷电价差距,进一步降低谷电价格,以降低居民用电成本。

“煤改电”价格方面,2017年9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关于北方地区清洁供暖价格政策的意见》中提出,适当扩大销售侧峰谷电价差。在销售侧平均水平不变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大采暖季谷段用电电价下浮比例。

郭伟表示,从本质上来看,清洁取暖的内在动力,是政策引导下取暖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府运用财政、价格政策作为“药引子”,建立良性市场环境,保障基本民生需求,落实重点环保任务;企业发挥各自专业优势,发现市场优化配置资源带来的红利,提高清洁供暖质量;用户建立绿色节约的现代化用能习惯,真正实现“企业为主、政府推动、居民可承受”。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