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改气 ”持续推进 撬动巨大投资需求
煤改气

“ 煤改气 ”持续推进 撬动巨大投资需求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就前一段时间引起广泛关注的天然气“气荒”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在一些地方特别是在中国北方的一些地区,一度出现过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局面。”何立峰表示,“我们可以比较有把握地说,这个冬季采暖季我们是有惊无险,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平稳地完成了保供保暖工作。”

引起供应紧张的主要原因并非是生产和进口上出现的问题,而是去年天然气消费量的爆发式增长。

据发改委统计,2017年天然气消费量237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3%,是2016年同期增量的两倍还多。而仔细观察月度天然气消费量不难发现,从夏季开始,这一消费增幅就已经显现。

天然气消费量的增加,一方面来自于持续复苏的经济增速,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国家对于“煤改气”的持续推进。在近年来大面积使用天然气替代煤炭作为一次消费能源的情况下,能源消费结构更加安全,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

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五年来,生态环境状况逐步好转。制定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个“十条”并取得扎实成效。煤炭消费比重下降8.1个百分点,清洁能源消费比重提高6.3个百分点。

但是,成果斐然的“煤改气”在推进的过程中,仍存在诸多问题。因基础设施不足、体制机制尚未理顺,制约了中国天然气市场,也制约了中国进一步改善生态环境、调整能源结构的空间。

持续推进“煤改气”

尽管在“煤改气”工作推进过程中出现了局部天然气供应紧张的问题,但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相关工作将会在未来几年持续推进,同时,政府也将会采取各种办法确保供气安全。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2017年出现的局部工期紧张问题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来自于前期筹备时对于冬季天然气需求的估计出现偏差,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基础设施(管道、储气和接收站等)的建设不足。

据本报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在今冬天然气供需矛盾最为紧张的河北省,冬季开始前预计共需65亿立方米天然气,这一估计建立在“煤改气”工作的原本计划:居民180万户,锅炉4500蒸吨。

然而,据记者与河北省发改委和中石油方面求证,实际情况是,居民煤改气预计完成260万户,锅炉改造11700蒸吨。超过预计的改造带来了巨大的需求量增加,仅河北一省冬季就增加了17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

突增的用气需求考验着储气调峰能力,但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落后。首先就在于储气库基础设施建设的不足。何立峰就表示,中国目前做得最好的是上海,已到15天左右的供气水平,接下来就需要总结推广这方面的经验。

“上海最重要的成功经验,就是供气方式的多元化,提供了非常大的储存空间。”天然气行业专家杨建红告诉记者,“西气东输、川气东送、海上平台气以及LNG接收站,多元的供气和管道保证了用气的安全,这点值得许多地区借鉴。”此外何立峰表示,将稳步推进储气能力、供气能力和管网建设。

上下游深化改革

从宏观层面看,煤改气的推进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中国能源消费结构的变化。在其影响下,天然气在去年占到中国一次能源消费的7.06%,相较前年同期上升超过0.6个百分点。

解决煤改气工作中出现的问题,除了采取针对其本身的措施之外,天然气行业上下游均需要不断持续深化改革。

上游方面,杨建红就告诉记者,去年国内的天然气增产,已经做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平。据发改委的数据,2017年全年供应了2373亿方天然气,比上一年增加了300多亿方,在增长幅度、增长数量等方面,都是建国以来首次。

作为一个天然气资源并不富集的国家,增加天然气供应量有两个途径,一方面是深挖国内的供应潜力。何立峰表示,要大力组织研发力量,研究致密气开采、页岩气的开采,包括煤制气的深入研究,要适时加以推进,保证天然气的产量逐步稳步上升。

另一方面,就是扩大进口渠道,多元化巩固天然气进口。“我们要加强和周边国家,包括中亚地区、俄罗斯地区和太平洋沿海各国等有天然气生产供应的这些国家签订更加紧密的、长期的天然气供应协议,满足群众需求。”何立峰说。

而从下游来看,天然气销售市场的改革也将在2018年加速进行。“包括价格改革,当前工商用气和民用气之间还有较大差异,要选择比较恰当的时机稳步向前推进,包括压实地方责任。”他说。

同时,建立2亿方左右的调峰机制,其中1亿方调峰能力建设主要通过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主要供气企业来完成,1亿方左右压实到地方的责任,确保紧急情况下的供应安全。

多元化的市场主体

承担着改善空气质量、调整能源结构等多重任务的“煤改气”工作,或将在未来几年挑动一个巨大的、多元化的能源市场投资。

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要求落实鼓励民间投资政策措施,在铁路、民航、油气、电信等领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项目,务必使民间资本进得来、能发展。

实际上,2017年,政府已经开始探索在上游和下游放开民营资本进入,上游方面,尤其是探矿权的一系列改革制度,为民营资本进入铺平了道路。2017年中,贵州一页岩气开采区块成功进行拍卖,新疆多个油气区块放开民营资本进行竞拍。2018年,类似的探索或将更加频繁。

下游方面,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2017年下半年成功进行了管道气现货拍卖,为市场供应提供了多样的选择,也理顺了价格形成的机制。

“天然气市场需要多元化的主体参与、建设,而2017年这一市场的火爆,在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它所具备的市场潜力,相信2018年会有更多人有兴趣加入进来,进行投资。”一位市场人士告诉记者。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