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G供不应求 倒逼清洁能源利用创新
LNG船

LNG供不应求 倒逼清洁能源利用创新

“中国在能源效率和能源结构变革方面有很大空间。中国要实现跨越式发展,一方面需要创新,另一方面需要在结构调整方面大踏步推进。”3月8日到3月11日,在新加坡樟宜会展中心举行的“‘壳’动未来”品牌活动亚洲站间隙,壳牌中国集团主席张新胜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说。

LNG未来或现供不应求

去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液化天然气(LNG)消费国,是世界天然气增长最快的市场。壳牌是中国国内市场最大的LNG供应商。这些LNG有的来自壳牌自己开发的天然气或者液化天然气,有的是在全球市场上购买后供应给中国。

前几年国际能源价格比较高的时候,很多公司投资了大型LNG项目,一时之间LNG市场出现短期过剩的议论。在张新胜看来,所谓LNG短期过剩,并不一定是真正过剩。一方面,产能过剩后,要面临有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利用产能;另一方面,很多人看到产能多余,所以开发了很多新的利用。

“过去两年,能源市场呈现供应过剩,但是市场价格保持在相对稳定的区间。看上去产能过剩,实际上生产量和需求量达到了很好的平衡。有些市场人士此前没有预计到这种强劲增长。去年中国出现的气荒现象就是佐证。所以不能仅仅看短期的波动,要看到长期如何稳定供应。这对中国的能源安全非常重要。”张新胜说。

张新胜预计,今后几年,一些过去投资的产能会逐步释放,同时市场需求仍然在很强劲增长。假设全球LNG增长2%,到2020年或者2023年,液化天然气产能释放基本上没有了。一些新增投资的量则非常小。即使现在进行投资,四五年以后才能在市场上见到这些产能。预计2020年或者2023年以后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创新能源清洁利用方式

在中国,新能源车尤其是电动车发展受到鼓励。张新胜认为,新能源车是长期的大趋势,但是现在产生电力的很多能源并不是新能源,因此短期内并不能解决电动车使用清洁能源的问题。“在国内,电动车发展面临的挑战除了充电桩,最大的挑战是电从哪里来。现在电的来源主要还是火电。而比火电、充电桩更有挑战的是必须进一步改革能源体制,让清洁能源的产生和使用能够一体化。”

从世界能源发展的大势看,未来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将更容易变成电。中国现在大约20%左右的能源是电的方式。从趋势看,未来需要把更多车辆耗能、家庭能源、一些机械能源的使用转换为用电。如果可再生能源能够产生更多的电,这样供给和需求就对接起来了。

值得注意的是,壳牌已经注意到这个大趋势。据张新胜介绍,壳牌的产业链布局在上游注重如何生产清洁能源,在中游注重如何调配使用清洁能源的客户,在下游注重服务整个客户。壳牌购买了充电桩公司和家庭服务的能源供应公司,并把业务连接起来整体上促进清洁能源利用。

与此同时,壳牌在不断探索清洁能源的投资机会。一方面,壳牌通过VC、PE等形式寻找需要扶持的技术或者企业,通过提供支持促进其成长;另一方面,壳牌和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科研单位开展一些基础研究。通过这两种方式,以期能在技术上更好跟国际接轨,甚至有自己的特有技术。

加快推广天然气利用

新能源是清洁的,但是需要有足够的市场竞争力才能发展起来。从长期来看,人类经历的最大转变之一可能就是能源转型。

张新胜说,有研究表明,在一些地区,当新能源使用越多时,天然气的使用也越多。现在,可再生能源具有不稳定性,煤炭相对而言具有污染,同时不能满足立即需要就立即供应,最好的补充就是天然气。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随着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的提高,天然气的使用比例将会升高。

清洁能源是中国很大的发展机遇。“在中国,最基础的能源是煤炭,如果把其中一部分换为可再生能源,就需要很多天然气来补充。从相关规划看,中国计划在2030年将天然气在基础能源中的使用比例提高到15%。从现在到2030年,也就十几年的时间,随着可再生能源使用的增长,天然气的使用可能会有很大的增长。中国在基础设施、政策、让人人都能用得起天然气等方面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张新胜说。

在张新胜看来,现在中国的能源人均使用水平还比较低。如果注重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就有望在清洁能源领域引领其他国家。为了把天然气推广更好,需要重视三点:第一,在基础设施领域加强投资和开放。第二,天然气的使用价格应该开放给市场决定。这样就会有更多企业愿意进入到天然气领域。第三,在资源利用方面,要让全球更多资源为中国所用,为中国服务。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