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气源有待进一步多元化
天然气

进口气源有待进一步多元化

国家发改委刚刚提出要建立2亿方的天然气调峰机制,“三桶油”承担1亿方。中国海油将如何助力实现这一目标?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总经理)杨华:针对这一机制,中国海油将承担约1700万方/天的规模,公司一方面按照国家要求,安排1700万方/天相应规模不影响民生的可中断用户;另一方面,中国海油已建成投产8座LNG接收站,即将投产2座,加上海上天然气产能,日最大供气能力已远高于现有用户日需求量。

中国能源报: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买家,如何确保海外进口天然气的稳定供应?

杨华:首先,要进一步明确LNG作为天然气主力来源的地位。中亚等国家天气与我国北方地区天气变化趋势相近,导致我国进口管道气在冬季有一定波动。LNG来源多元、商业性强、可靠性和灵活性较高,增加LNG进口有利于加强进口气源的多元化,从而降低进口管道天然气供应单一的风险。

二是继续推进海上天然气开发战略。加快南海陵水等气田开发,通过建设完善南海天然气管网,全面实现南海东西部气源互连互通,推进南海万亿大气区体系建设。

三是加大储气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和管道互联互通。

四是就近气源保就近市场,最大程度发挥基础设施潜能。在中西部与北方地区天然气需求高峰期,内陆国产气、中亚进口管道气首要保障中西部与北方地区需求,东部与南方地区天然气主要靠沿海国产气、进口LNG、中缅管道气等就近气源进行保障。同时,由国家统筹协调,实现互联互通、互保互供,各个气源共同保障国内天然气安全稳定供应。

中国能源报:今后,中国海油炼化板块将如何进行改革转型和提质增效?

杨华:中国海油炼化板块将聚焦“控产能、调结构、补短板、增效益”发展主线,实现转型升级。从投资拉动转向战略驱动,变机会投资为效益投资;从规模扩张转向提质增效,变外延式发展转向内涵式发展;从做大做强转向做优做强,清退低无资产和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回归主业健康发展。

公司在响应国家“去产能”战略部署的同时,在产业布局、产能规模、资源配置、产品结构、发展模式等五个方面做出调整。同时,遵照“贴近市场、贴近政府、贴近炼厂”原则建设销售能力,增强销售网络。

中国能源报:中国海油如何有效解决炼化产能过剩问题?

杨华:目前,中国海油已关停200万吨以下低效产能近500万吨。从原油资源、产品结构、生产管理、市场运营等多方面考虑,对已投产的炼厂进行优化调整,使其产品结构更加符合国内转型升级的要求。

化解炼化产能过剩,是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才能真正实现目标。一是国家要加大市场监管力度,让不符合标准的落后产能真正能够退出市场;二是国家要加大产业基地和先进产能建设的规划力度,引导企业有序进入已规划的产业基地,有序开展产能建设;三是鼓励企业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获取更多资源,用更多的可再生资源生产市场短缺的产品,如油田液体(乙烷、丙烷等)做乙烯生产原料,避免对原油资源的过度依赖,避免因化工品生产而导致新的产能过剩;四是放开成品油市场,特别是出口配额的限制,将成品油的生产权和出口权放权给企业,由企业根据市场需求自主确定产品流向,引导国内部分过剩油品进入国际市场。

中国能源报:面对“资源品位低、原油价格低、完全成本高”的三重矛盾,中海油如何应对?中国海油对深海油气的开发有怎样的打算和规划?

杨华:面对低油价挑战,公司连续四年开展“质量效益年”活动,重塑低成本优势。

公司通过强化科技创新,突破技术瓶颈,不断优化方案设计和工程建设,大幅降低油气田开发成本,推动低品位油气资源有效开发,在边际油田开发、渤海稠油热采开发等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下一步有关成熟技术将进行规模化应用。

多年来,中国海油不断挖掘在生产油田潜力,持续推进精细化管理。通过精细调整油田产液结构、精细优化注水工作,减缓油田递减;通过精细实施调整井、精细深挖低产井生产潜能,最大限度释放油田产能。各油田在提质增效等方面,通过自检自修、资源整合、技术革新、库存优化等措施有效降低生产成本。经过几年的努力,与国际同行相比,中国海油在油气开发生产方面,已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

加快深海油气开发是中国海油的长期战略之一。目前公司正在加快南海陵水气田的开发,下一步通过建设完善南海天然气管网,可全面实现南海东西部气源互连互通,并与粤东、香港、海南、粤西及我国北方天然气市场的管线联网,南海大气区开发将迎来新局面,推动我国深水资源有效开发。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