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农村“ 煤改气 ”调查: 取暖省事了 比烧煤多花600元 - 液市
北京农村“ 煤改气 ”调查: 取暖省事了 比烧煤多花600元
煤改气

北京农村“ 煤改气 ”调查: 取暖省事了 比烧煤多花600元

“天然气不仅带来很好的环境效益,也带来很好的社会效益。撇开环境效益不说,老百姓也希望天然气进到家里,因为有了天然气老百姓做饭方便了,洗澡方便了,也不用搞很繁重的卫生了,生活品质提高了。”3月19日,在人民大会堂北门的部长通道,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如是说。

李干杰表示,大家有机会可以到已经实施了煤改气、煤改电的这些地方的老百姓的家里走走,问问老百姓的感受。而他自己的感觉是,老百姓普遍是非常欢迎煤改气的,因为这意味着生活质量的提高。

事实是否如此?百姓对于煤改气的态度究竟如何?近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去年刚刚完成煤改气的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镇杨秀店村,结果显示,村民普遍支持煤改气,认为烧天然气比烧煤更省事、更卫生,也提高了农村的生活水平。同时,燃气取暖的费用也并未比燃煤贵很多。

“取暖省事了”

煤改气之前,一到冬天,村民焦占琴每天晚上都要12点以后才能入睡。

“家里面有老人,晚上睡觉得把火生热乎了。一般都是12点过了,老人睡下以后才能封火。”她说。这里所说的“封火”,是指睡觉前把燃煤炉子用煤“封”起来,从而保持里面的火焰能够燃烧一晚上而不熄灭。

煤改气过后,取暖比以前省事多了,一按电钮,设定好温度,之后就不用管了,炉子自己就会按照设定的温度燃烧,把家里烧得暖和和的。

“原来烧煤的时候,每天要把外面棚子里的蜂窝煤倒腾到屋里的炉子旁,再把屋里的炉灰倒出去,有时候拎得胳膊疼。”焦占琴说,不得已,她有的时候就攒多了一起用平板车来运,如今这个体力劳动也不需要了。

省事,不用专人去管理添煤,节省了劳动力,这是村民对于煤改气的一个普遍感受。还有一个感受,就是干净和卫生。

“原来添煤要弄一身煤灰,呛嗓子,院子里也弄得脏兮兮的。”村民王玉庆表示,“改成天然气之后,家里不脏了,外面的天也蓝了,出门遛弯不用戴口罩了,大伙都觉得还是治理污染了好。”

李干杰也表示,煤改气在治理PM2.5、改善大气环境质量方面贡献很大。1吨散煤相当于15吨以上的电煤排放量,京津冀及周边28个城市大致有五六千万吨的散煤,在污染物排放总量中占有相当的比重。

“去年秋冬以来,我们组织有关专家进行了比较,把一些搞了煤改气的县和没搞的县进行比较,其他措施都一样,结果表明,大致要差三分之一。”李干杰说,“也就是说,煤改气在环境质量改善方面的贡献率在三分之一以上,甚至更高。”

此外,天然气开通后,做饭也可以使用天然气,不用像以前那样经常换煤气罐了,这方面也比以前方便不少。

一冬天多花600元

煤改气以后,取暖费用是不是比以前贵了?村民们能否承受得起?这方面,王玉庆算了一笔账。

首先是安装费用,燃气炉分为大中小三种,村民根据自己家的使用面积自由选择。大号燃气炉可以“带”400平米面积,成本2万多元,国家补贴后村民自己花4000元;中号炉能“带”240平米,成本价1万多,补贴后村民自己掏2400元;小号炉能“带”120平米,村民自己只要花840元。大部分人家里都是选择中号炉和小号炉。

使用方面,正常用的话,每天大约烧7-8立方米天然气,按照2.28元/立方米的单价,一天的费用大约是16-18元,一个取暖季按照100天计算,就是1600-1800元。

“我们家大一点,总共是9间房,大约120平米,用的是中号炉。从入冬到现在总共烧了1700个字,算下来总费用是3800元左右。”王玉庆说,原来烧煤,一冬天大约能烧4吨,按照每吨800元计算,也得3200元。

村民穆树起也表示,烧天然气肯定比烧煤“代价高一点”,但烧天然气省事,“能省事谁也不愿意用那个麻烦的”,花钱多少则是另外一回事。再说,他们村也没有谁“买不起天然气”。

如果让村民把燃气炉拆了,恢复到原来的燃煤取暖,他们愿意吗?王玉庆表示,他自己肯定是不愿意了,因为用惯了天然气,再烧煤嫌麻烦,总得牵扯一个劳动力,还得老惦记着封火和添煤。他宁可花4000元烧天然气,也不愿意花3000元烧煤。

使用不当问题多

相比费用,村民们更担心的其实是燃气炉使用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

王玉庆同时兼职负责杨秀店等4个村小号燃气炉的售后维修,他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的报修电话,少的时候一天五六个,多的时候十来个。有的电话里就可以帮助解决,但碰上有的孤寡老人不会自己弄的,就得上门去服务。

“今年是煤改气第一年,炉子都是新的,一般没什么大毛病,多数只是小故障,很多都是因为使用不当造成的。”王玉庆说,常见的问题有水压不够、燃气表电池没电、暖气中存在气阻等。

个别时候,也有因为业主超负荷使用造成的毛病。例如,小号炉本来只能“带”120平米的面积,但业主家里实际是200平米,燃气炉“带”的暖气片太多,超负荷运转,结果弄得机器内部的污垢特别多,把燃烧盘堵塞了,就需要拆机来清洗。

大部分时间,一个故障只需要十多分钟就可以解决掉了,修理起来并不麻烦。王玉庆至今还没有碰到过需要更换主机、循环泵、线路板等大个零件的,都是小的易损件,如点火针、线圈等。因为厂家有保修政策,目前这些维修也都不收取费用。

“多半问题都是使用问题,不是质量问题。主要是第一年,好多老百姓还不太会使,到了明年估计就好多了。”王玉庆表示。

总体来说,王玉庆感觉这些燃气炉的质量没有太大问题。以前他以为涉及到天然气使用,会有一点点“危险性”。但实际上,这些炉子都有安全保护装置,水压不足或者漏气的情况下会自动关闭安全阀,电压不足也会自动跳闸,安全性都能得到保证。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