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取暖季“ 气代煤 ”调查:收入越高对气代煤越认同 - 液市
山东取暖季“ 气代煤 ”调查:收入越高对气代煤越认同
气代煤

山东取暖季“ 气代煤 ”调查:收入越高对气代煤越认同

山东省首批气代煤工程已经过一个取暖季的运行。按照要求,采暖期结束后,鲁中某地主动组织中标燃气企业开展了气代煤采暖效果评估工作,并梳理了去年气代煤工作中的经验,以期能在今后的工作中完善政策,办好民生工程。

六成用户用燃气取暖、做饭

该地燃气企业3月份抄表数据显示:一个采暖期单户总抄表底数为0m3的占到了通气点火总户数的8.77%;1m3—5m3的占3.83%;6m3—50m3的占7.46%;51m3—100m3的占4.44%;300m3以上的占60.84%。

“使用燃气量在100m3以下的用户多没有用燃气取暖,很多只是用来做饭。300m3以上的用户多使用燃气进行取暖,根据设置的温度不同,用气量也有不小差别。”企业分析认为。

记者在该地气代煤改造村走访时注意到,各户燃气表计量的用气数最少的有3m3,多的能达到800m3,大多数集中在200m3—600m3。

一户使用燃气200多立方米的村民告诉记者,孩子在县城里有房子,冬天冷的时候不在农村住,因此不用燃气取暖,更多的是用来做饭。

去年冬天虽然没在家用燃气取暖,但他提前算好了一笔账:气代煤改造,政府补贴力度很大,包括燃气设备、取暖设备、厨房改造等,个人只需掏两千元左右。如果用煤取暖,屋子里脏不说,两吨煤也需要近两千元。做饭则使用液化气,一年需要11罐,一罐85元,这就又快1000元的花费了。而用燃气做饭,一次只需0.2m3左右,单价2.7元,而且每使用1m3的燃气,政府还有1元的补贴。

算清楚了这些账,气代煤改造时,他不仅主动改,还动员自己不愿意改的兄弟积极参与。现在,这个村去年没改造的村民,还有想报名改造的。

燃气企业介绍:“除了未用气用户,一个采暖期单户日均用气量约为4.5m3。整体看,用气量不高。原因很多,第一年使用,老百姓的取暖习惯还未改变。此外,老百姓心里没有底,对补贴政策能否落实持有疑虑。”

当地政府主管部门负责人表示:“近期统计后,用气补贴将下发到镇财政,发到每一个用户手中。”

88天完成改造工程

该地去年的气代煤改造工程从8月开工到11月供暖前,气源全部进村,历时88天,时间紧,任务重。

工程推进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农村气代煤工程从技术方案修订、到施工环节协调,再到施工单位的工作技术指导、质量监管、安全监管、进度督促等,困难接踵而至。

工程开工前,该公司10多支有经验的施工队伍合计只有160人,工程高峰期施工人员接近1700人,九成多是新人,技术指导颇有难度。当地就通过以老带新,加强技术培训,加班加点的方式进行。

管线铺设过程中,遇到的难题更多。如管网铺设区域内铁路、地下水管、河道等基础设施多,需要充分考虑安全走线等因素。在镇村乡里铺设管线时,情况更为复杂,有人就是不让管线从自家房前屋后通过,企业只好舍近求远。

考虑到实际情况,很多气代煤改造村管线多是架空方式。在一个村庄,记者看到高高低低的黄色管线在村民房前屋后通过,有的墙面难以嵌入螺丝,打上支架,墙面上留下了多个深孔。

为了让群众了解气代煤的补贴政策,当地发放了几万份改造“明白纸”。但据燃气企业调查,已改造的村庄中,还有一些村民对诸如水暖改造费用和壁挂炉安装费用谁负担等细节问题不清楚,造成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问题。

了解到这些实际情况,今年,当地将提前制订摸排计划,对需进行清洁供暖气代煤、电代煤工程改造的镇办统筹规划,做好工程准备工作。

后期运行、管护要到位

由于农村环境复杂,气代煤工程的后期运行上还有许多问题需要重视。

安全是第一位的。在当地,气代煤用户家中都贴有提示,提醒使用燃气注意事项和燃气漏气时的处置办法。壁挂炉上还贴有燃气企业的联系方式,出现问题,可以拨打电话进行解决。这家燃气企业目前在各个乡镇都设立了维修点,提供维修服务。

户外管线因为多是架空,有的离墙面有一定距离,占据一定的路面空间,农村原本不宽裕的街道、胡同变得更为狭窄,车辆或物品可能会碰到管线。而农村交通工具多样,有的车辆超高,也影响燃气架空管线安全。

在当地,很多气代煤改造村,管线上都贴上了限高标志,有的限高3.9米,有的限高4.2米。

当地主管部门表示,将继续抓好燃气的安全宣传,同时督促镇办、村居提高对气代煤安全重要性的认识,充分发挥村居燃气安全协管员的安全管理作用,强化监管。

此前,当地还组织了安全应急抢险演练,提高应急处置能力。

记者采访的气代煤工程改造的村庄,有些村民需要对房屋进行整改、翻建。这也成了燃气企业头疼的问题。

据统计,气代煤改造首个取暖季,有30余户因房屋翻新、修建大门等原因提出改线。取暖期结束后,又有近40户提出改线要求。

“这些燃气管线改动均涉及庭院架空管网改造,燃气企业需安排专人对施工现场进行全面监护,村民普遍不愿意承担相关费用,需要主管部门进一步统筹协调。”燃气企业表示。

收入越高,对气代煤越认同

多少年来,武城县农村居民都在烧土炕、烧煤取暖,其弊端显而易见。从去年冬天开始,当地政府开始推广“气代煤”等替代措施。

从烧土炕到烧天然气取暖

4月25日晚,武城县武城镇东杨官屯村,李秀英家的两个儿子都携家带口回来。去年“气代煤”改造以来,李秀英家通上了天然气管道,她说,“冬天屋里更暖和了,屋里能到20摄氏度左右,孩子们来了也能够坐得住。用天然气做饭,孩子们也感觉方便了。”

东杨官屯村委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过去住平房,有90%的村民烧土炕取暖,有10%左右的年轻人在用空调、电褥子等取暖。

在东杨官屯村旧村改造中,67岁的任文彩是第一批上楼的村民,楼房92平方米,取暖始终是道难题。他说:“自己在路边还有个小房子,冬天就住在那里烧炉子取暖,天缓和了再到楼上住。”

去年,任文彩的楼房通上了天然气,安上了燃气采暖设备。他说,“干净整洁,屋里还暖和,现在确实是好了。”

记者随机采访的多位村民表示,以前用煤,不仅满地煤渣、满院灰尘,还得半夜起来添火。“相比以前烧炕、烧煤的取暖方式,天然气取暖更加方便、清洁。”

当然,老百姓接受“气代煤”也有一个过程。武城县住建局副局长吴俊杰表示,他们提前下发“明白纸”,讲透政策,施工顺利,整村、整建制地改造任务完成得相当不错。

李家户镇刘王庄村党支部书记李文令表示:“刚开始时,有的人也是不认可。但是,村干部和党员先带头,慢慢地村民看到了用天然气的好处,剩下的有些户,没有补贴,自己出钱也安了。”

据统计,去年以来,武城县共对7个镇街的17个村庄4925户村民进行了“气代煤”改造。

做饭便宜,取暖稍贵

从去年11月到现在,李秀英家已经用了819立方米天然气,而她的邻居任红德老两口,到现在只用了300多立方米。

李秀英说,“政府补贴了1000元的天然气,自己又花了1000多元。总体来说,用天然气会比烧煤稍微贵一些,有的人就会节省一些。”

作为山东省土地增减挂钩项目,目前刘王庄村有一半村民已经住上了楼房。去年年初搬家时,44岁的赵俊宝本来打算安装空调取暖,正好赶上了“气代煤”项目。

常年在外做装修生意,赵俊宝对“气代煤”有自己的算盘:自己一家四口人,一年只做饭就用五六罐液化气,一大罐需要80元钱左右,现在用天然气做饭,一个月也就是八九立方米,1立方米价格是2.35元,一年下来不会超过300元,还是很合算的。“液化气罐有残液残渣,燃烧火力也不如燃气足。”

记者在赵俊宝家发现,客厅、餐厅和3间卧室都安装了新式燃气壁挂炉,冬季室温能始终保持在20℃左右。

赵俊宝表示,过去烧煤取暖,如果室内温度要达到十六七摄氏度,一个采暖季需要消耗3吨煤左右,差不多就要2000多元。去年用上“气代煤”,平均一天大约需要10立方米天然气,这还包括做饭、洗澡等,一个采暖季100多天3000元足够了,其中还有1000元是财政补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农村居民对“气代煤”的认可度,与其收入水平有很大关系,收入水平越高,对“气代煤”的认可度越高。

任文彩表示,目前农村60岁以上老人占比较高,东杨官屯村1100多口人有200多位老年人,他们的经济收入都比较低。“我们还是希望天然气能够再便宜一点,或者财政补贴再多一些。”

天然气供应“缺口”亟待解决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农村居民都认为“气代煤”是一件大好事,也有人对天然气能否满足供应、相对较高的天然气取暖费和天然气安全问题表示了一定担忧。

去年,武城县通过竞争性磋商的方式对燃气采暖设备进行招标,有博远、奥德、昆仑三家特许经营授权的燃气企业中标入围。

目前,博远天然气公司负责着7个村1865户村民的燃气,一年需要供应107万立方米的天然气。

该公司副总经理邢胜武表示,“随着‘气代煤’项目实施,去年出现了一些‘气荒’现象,我们的对策是保障民用气,压低或暂停工业用气。”

此外,随着天然气消费需求持续旺盛,“气代煤”新增需求集中释放,整体需求扩大,需求峰谷差进一步拉大。

统计显示,武城县天然气使用高峰期时一天22万立方米,有关人士表示:“需要增加气量或储量,每年得增加200万立方米天然气,才能补上这个‘缺口’。”

武城县住建局城建科科长李延强表示,冬天是用气高峰,夏天是用气低谷,目前武城县正计划筹建2个500立方米以上的LNG调控站,能够应对1周时间的天然气短缺。

其实,“气代煤”项目,并非只是把气送过去了就完了,安全用气和用户管理是更重要的环节。

邢胜武表示,“在使用过程中,老百姓担心的安全问题,我们也考虑到了,我们有实时监控漏气的完整系统,还会定期巡检和培训,安全上完全可以保证。”

(文章来源: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