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 迈入发展鼎盛期
天然气

天然气 迈入发展鼎盛期

天然气是廉价、高效的清洁能源。全球天然气资源丰富,未来20~30年内具有较大增长空间。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发展与蓝天计划、气化京津冀、能源结构调整、能源体制改革等能源发展新战略推进,我国天然气产量和消费量增长加速。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正式发布《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明确要求到2030年一次能源结构中天然气占比由目前的6%增至15%左右。据预测,203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为4500亿立方米,达到现今消费量的两倍。

要完成这一目标任务,挑战巨大。虽然经过多年不懈探索,我国天然气技术与理论不断取得突破,发现并建成苏里格、安岳、元坝、涪陵页岩气等一批大气田,年产量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3.85亿立方米升至2017年的1495亿立方米,实现跨越式发展,但天然气供需矛盾持续深化,对外依存度逐年递增。

我国天然气发展有着怎样的历程?下一步发展前景如何?勘探、开发、供需存在哪些问题,如何解决?本文将一一回答。

全球进入“天然气时代”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邹才能认为,世界进入油气向新能源转换的第三次能源转换重大时期,天然气成为不可逾越的桥梁。天然气将在2030年超越煤炭、在2040年超越石油,全球进入“天然气时代”。

全球天然气资源丰富,已探明储量还可以开采50年。2016年,全球天然气探明剩余可采储量186.6万亿立方米,年产量3.55万亿立方米,储采比52.5。其中非常规气可采资源量是常规气的8倍多,探明可采储量17万亿立方米,尚有95%未探明。

美国HardingShelton公司高级副总裁夏文武说,2015年到2018年,油气价格很低,只有少数运营商在钻采天然气,但得益于技术进步,气井水平段更长、支撑剂浓度更高,单井产量因此大幅增加,这期间美国天然气产量不降反升,每天增加100亿立方英尺(约合2.83亿立方米)。

我国天然气进入快速发展期

邹才能认为,我国天然气工业历经近70年三个阶段的跨越式发展。1949~1975年是发展起步期,年产量从0.1亿立方米增至100亿立方米;1976~2000年是缓慢增长期,年产量从100亿立方米增至300亿立方米,特点是“重油轻气”;2001以来进入快速增长期,年产量从300亿立方米增至1480亿立方米,特点是“油气并重”,建成以鄂尔多斯、塔里木、四川、南海四大区域为主的天然气生产格局。

我国天然气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很大。目前全国常规天然气可采资源量48.4万亿立方米;非常规天然气可采资源量36.3万亿立方米,其中致密气10.9万亿立方米、页岩气12.9万亿立方米、煤层气12.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水合物可采资源量初步估算约53万亿立方米。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认为,我国天然气从2004年起进入快速发展时期。2004~2017年,天然气消费量年均增长151亿立方米,年均增速14.5%。

张玉清指出,我国能源发展的主要任务,已经由保障供应向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转变,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日益突显。如清洁能源供给不充分,我国人均年用气量仅为170立方米,世界平均水平是472立方米;主要环节能力不平衡,如储气调峰能力严重不足。

未来天然气在居民、工业、电力和交通等领域利用稳步增长,需求快速增长导致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大幅攀升。2006年我国开始进口天然气,到2017年对外依存度已高达39%。

张玉清判断,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占比将不断增长,对外依存度仍将大幅攀升,储气调峰能力亟待提升。

为确保天然气供应长期安全,邹才能建议:拓展建库新理念,快速有效推动调峰保供能力建设;加快非常规气开发国家补贴,保障天然气持续上产;发挥天然气管网作用,为弃风光水电提供解决途径;提升LNG(液化天然气)能源战略地位,提速LNG接收站布局与建设;建立天然气“安全消费峰值”预警,保障供给安全;优化我国能源结构,整体提升天然气工业战略地位。

我国各类型天然气资源量

原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说,非常规气是当今和未来天然气勘探的主要领域,其中致密气是最现实的资源,页岩气、煤层气是比较现实的资源,煤系地层气是潜在资源,天然气水合物是未来资源。

致密气方面,探明可采储量约占全国天然气探明可采储量的1/3,产量也占总产量的近1/3。但由于单井产量低、开发成本高、经济效益差,大部分致密气储量未能有效动用,成为“呆矿”。

页岩气方面,目前我国技术可采资源量为21.8万亿立方米,已探明9202亿立方米,其中中国石化探明7254亿立方米。根据规划,我国力争2020年页岩气产量达到300亿立方米,2030年产量达到800亿~1000亿立方米。

煤层气方面,我国2000米以浅煤层气地质资源量约30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量12.5万亿立方米,具有现实可开采价值的有利区可采资源量约4万亿立方米。煤层气物性差,单井产气量低,高效开发难度大,产能到位率低,多数企业效益不佳。根据规划,我国到2020年将建成3~4个煤层气产业化基地,新增煤层气探明储量1万亿立方米,年抽采量力争达到400亿立方米。

张大伟建议,我国应分类建立试验区。第一类,建立若干个致密气开发试验区;第二类,建立四川盆地及周缘页岩气开发特别试验区;第三类,建立沁水、鄂尔多斯东缘、贵州、新疆、内蒙古、四川等煤层气开发试验区;第四类,建立重庆、贵州、安徽、河北、黑龙江等煤系地层天然气工程示范区。

我国天然气勘探处于早期阶段

邹才能说,特色天然气地质理论创新,指导我国天然气获得一系列重大发现。其中,基础地质理论提升资源量潜力,如煤成气理论,奠定我国陆相天然气地质理论基础;有机质接力生气理论,奠定我国海相天然气地质理论基础;全过程生烃模式,提升深层天然气勘探潜力。

应用地质理论则指导重大发现,如前陆天然气构造成藏理论,引领库车大气区发现;古老碳酸盐岩成藏理论,指导安岳大气田突破;煤系“连续型”聚集理论,推动致密气区快速发展;海相页岩气“甜点区”富集理论,指导页岩气战略发现;高煤阶常压煤层气富集与开发理论,引领煤层气产业发展。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总地质师魏国齐盘点2000年以来我国天然气重要发现:致密砂岩勘探在5大盆地获得10个新发现,发现和规模开发了我国最大气田苏里格大气田;碳酸盐岩勘探在3大盆地获得6个新发现,发现和探明了我国储量规模最大的整装海相大气田安岳大气田;前陆冲断带勘探在3个盆地获得4个新发现,发现和探明了库车地区冲断带深层克深大气田;火山岩勘探在两个盆地获得4个发现,实现我国火山岩大气田勘探突破;海域深水取得重大突破,发现陵水17-2、宁波17-1等千亿立方米气田,成功开发荔湾3-1气田;页岩气发展快速,发现和建成了涪陵、长宁—威远等大气田;煤层气稳步推进,产量达到50亿立方米。

2000年以来,我国天然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12万亿立方米,占总探明储量的86%。

目前我国天然气勘探处于早期阶段,2018~2030年具有新增探明储量10万亿立方米的潜力。目前,陆上常规气资源量41万亿立方米,整体探明率13%;海域资源量37万亿立方米,探明率4%;各大盆地除鄂尔多斯外,探明率皆低于20%。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则仍处于起步阶段。

四川盆地将成我国最大天然气产区

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总经理马新华说,四川盆地是世界上最早开发天然气的地区,是我国现代天然气工业的摇篮,目前天然气资源总量38万亿立方米,居全国首位。

勘探方面,四川盆地2006年以来发现的13个超千亿立方米气田,新增探明储量3.4万亿立方米,占盆地总探明储量4.6万亿立方米的73%,勘探共取得五项重大成果。

一是川中古隆起安岳特大型气田,已探明8488亿立方米,目前年产能120亿立方米。二是环开江—梁平海槽礁滩气田群,探明8417亿立方米,已建成罗家寨、普光等一批中高丰度大中型气田,目前年产气139.6亿立方米。三是川西深层海相碳酸盐岩气藏,是盆地重要的战略接替领域。四是川南页岩气田,圆满完成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建设。五是涪陵焦石坝页岩气田,累计探明6008亿立方米,建成产能100亿立方米,累计产气165亿立方米。
马新华认为,四川盆地天然气勘探仍处于早中期,其中中国石油矿权范围内探明率仅为8.9%。

开发方面,四川盆地天然气产量2002年突破100亿立方米,2010年突破200亿立方米,2015年突破300亿立方米,2017年突破400亿立方米。

他预计,四川盆地2020年产量将达到630亿立方米,成为我国最大的天然气产区;2035年产量达到1150亿立方米,占全国产量的46%。未来20年内,四川盆地将贡献全国天然气产量增量的70%。未来产量增长的主体是页岩气,川南是最现实的地区。

2030年缺口依赖LNG进口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李熙喆分析,基准情景下,供应方面,预计2030年国产气供给能力达2606亿立方米;中亚、中缅、中俄等进口管道气供给能力为1500亿立方米;已建和在建LNG接收站能力为6940万吨,按80%负荷测算约为750亿立方米。

需求方面,综合预测2030年全国天然气需求量达5000亿立方米。缺口为144亿立方米,目前只能通过加大LNG进口量满足需求。

我国天然气产量将迅速攀升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气田开发所所长贾爱林分析天然气开发形势认为,第一,我国天然气储量基础雄厚,未动用规模储量大。我国天然气探明储量12.9万亿立方米,已动用6.9万亿立方米,未动用6万亿立方米。

第二,天然气储量保持高速增长,低品位储量占主体。2000年以来,我国年均新增天然气探明储量6600亿立方米以上;近5年,年均新增8800亿立方米以上。致密气、深层、页岩气是近年储量增长的主体。

第三,2000年以来,我国天然气产量平均增速为11.6%,2016年产量达1371亿立方米,成为世界第六大产气国。

第四,非常规天然气已成为产量增长主体,常规气是基础。我国非常规天然气产量由2006年的16亿立方米快速增长至2016年的453亿立方米,占比由2.7%升至33%。

第五,我国天然气消费持续增长,助推能源转型发展。2016年我国能源消费增长1.5%,其中天然气消费增长7.5%。

第六,开发技术创新发展,支撑气田开发水平提高。

贾爱林认为,我国天然气产量将迅速攀升。2020年预计达到1800亿立方米,其中非常规气700亿立方米;2030年达到2500亿立方米,其中非常规气1200亿立方米以上,页岩气是增量主体。

(文章来源:ECF国际页岩气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