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地联动 多个要素成本今年将集体“瘦身” - 液市
央地联动 多个要素成本今年将集体“瘦身”
天然气价格

央地联动 多个要素成本今年将集体“瘦身”

不论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将多措并举降成本放在了工作首位。可以说,今年的降成本工作更加具体细化,人工、用地、物流、用能等要素成本将在今年集体“瘦身”。

自4月28日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以来,住建部等三部门发布了《关于改进住房公积金缴存机制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的通知》,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关于电力行业增值税税率调整相应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的通知》,这些文件从国家层面为企业减轻负担,降低用能成本。

与此同时,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深化增值税改革的措施,进一步减轻市场主体税负;4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减少涉企收费,降低实体经济成本;4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7项减税措施,支持创业创新和小微企业发展。

国新未来科学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徐光瑞昨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整体看,国家层面今年已经出台近万亿元的减税降费措施。地方层面,上海、天津、广西、湖北、大连等地也陆续出台政策,全面落实多项降成本举措。

合理降低用能成本

深化电力天然气价格改革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年初至今,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多个降低电力成本的政策文件,2月2日印发了《关于调整宁东直流等专项工程2018-2019年输电价格的通知》,3月28日印发了《关于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4月19日印发了《关于降低部分无线电频率占用费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5月15日印发了《关于电力行业增值税税率调整相应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的通知》。

推进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方面,近几年,国家发改委部署各地加强输配价格监管,减少中间环节,降低偏高的输配价格,规范管网企业收费行为,取得明显成效。

例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将区内短途管道运输价格由每立方米0.36元降低至0.2元,降价幅度达到44%左右,并限时取消没有实质性管网投资的“背靠背”分输站收费,每年减轻下游用户用气负担1亿元以上。

浙江省对杭州市天然气管网公司不合理收费行为进行了规范,责令杭州市管网公司取消每立方米0.117元的“背靠背”分输站收费,每年减轻下游用户用气负担600万元以上。

上海市向工业用气高成本“开刀”,按照“管网向第三方公开、减少中间加价”的改革宗旨,将上海市化工区28家企业用气由之前化工区发展有限公司下属物业公司转供,改为由市燃气集团直供,加价幅度由0.42元/方降至0.17元/方,降价幅度达到60%左右,28家企业一年可节省用气成本约3000万元。园区企业都表示,天然气价格改革给企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加快降低物流成本

多种途径优化运输方式

近年来,我国社会物流成本水平进入下降通道。2017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4.6%,实现“五连降”;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降至14.5%,但仍高于主要发达国家8%至9%和新兴经济体11%至13%的水平。

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可以说,这既与我国产业结构和人口、产业空间布局有一定关系;也反映出我国物流“成本高、效率低”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为推动解决这一突出问题,国家发改委重点开展了两方面工作,一方面,进一步降低物流企业经营成本;另一方面,就是积极开展物流创新试点示范。

今年以来,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国家发改委会同相关部门在已出台的政策措施基础上,针对物流领域“简政、减税、降费”问题,研究提出一批新的政策措施,进一步推动降低物流企业经营成本。其中,降低交通运输业增值税率、扩大物流企业仓储用地税收优惠范围等政策已写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5月1日起交通运输业增值税率已降至10%。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协调推动其他政策措施的出台,为物流业降本增效和创新发展创造更好条件。

《通知》指出,将大力发展先进运输组织方式,充分发挥各种运输方式比较优势,提高运输组织效率。同时,将加快修订《道路运输条例》,完善相关法规制度,推动无车承运人有序健康发展。

孟玮表示,今年,发改委还将重点开展3方面工作。一是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会同相关部门,在物流领域简政减税降费方面陆续出台10余项政策措施,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环境。二是编制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推动构建国家骨干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发挥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支持保障作用。三是开展物流降本增效综合改革试点,打破地方保护和行业垄断,破除制约物流降本增效和创新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

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清理规范涉企收费

“降成本对实体经济主要有两大好处,一是激发企业自主创新积极性,增强内生增长动力,有助于企业加大研发力度;二是有利于改善全社会的营商环境,通过降低运行成本促进产业竞争力提升,增强经济持续稳定。”徐光瑞表示。

2018年,国家发改委将持续推进降成本工作,更加注重中长期目标确立和长效机制建设,把降成本与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持续发展能力结合起来,以提高实体经济供给体系质量为重点,持续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

今年国家发改委将继续下大力气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重点是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简化投资项目审批流程,从精简报建事项、开展多图联审、推广区域评价、简化竣工验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等方面,提出进一步精简的举措。加大力度推进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全面推行政务服务网上办理,实现数据通、业务通。

此外,还将继续下大力气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国家发改委将会同有关部门,重点开展5方面工作。一是降低企业用电成本;二是降低电信资费;三是降低交通、物流领域收费;四是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五是进一步强化收费监管。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改革开放处处长、研究员张焕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降低成本的任务任重而道远,特别是融资成本、税费成本是难啃的两个“硬骨头”。建议,一是完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税费政策;二是有效控制地方国有企业杠杆率水平,降低地方国企利息负担;三是建立与小微企业相适应的金融供给体系,为小微企业提供低成本资金;四是发挥公共资源在缓解薄弱环节融资的作用。

张焕波表示,建议建立以杠杆率为基础的国有企业约束机制。分门别类确定企业的杠杆率标准,对企业经营层形成约束的同时,更要对作为企业出资人的政府形成约束。政府部门要有效履行国有企业出资人责任,适当增加自身债务降低国有企业债务水平,以时间换空间,缓解当前国有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问题。在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等薄弱环节,政府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承担更多的风险,提高金融机构进入相关领域的积极性。

徐光瑞表示,要保持并进一步扩大降成本效果,需要从四个方面做好工作。一是切实落实已出台的降成本政策措施,定期对降成本效果进行跟踪监测;二是加快要素的市场化改革,破除劳动力、土地、资金、能源、科技等要素市场化配置的体制机制障碍;三是加快金融监管改革,减少资金供需错配和金融扭曲;四是注重调动地方政府降成本的积极性。

“总的来看,降成本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并且是在国内房地产调控、去杠杆、降低债务、防止发生系统性经济风险以及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复杂形势下推动,仍需坚定不移地加快体制机制改革,以从根本上持续降低成本。” 徐光瑞告诉记者。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