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价新机制须兼顾市场和民生 - 液市
气价新机制须兼顾市场和民生
天然气价格

气价新机制须兼顾市场和民生

国家发改委日前公布了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按照新的价格方案,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这是我国自2010年以来首次对居民用气价格及机制进行调整,标志着天然气门站价格全面进入市场化主导时代。

国家发改委日前公布了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决定从6月10日起,居民、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和基准价格水平将统一。这是我国自2010年以来首次对居民用气价格及机制进行调整,标志着天然气门站价格全面进入市场化主导时代。

成品油价格市场化已多年,公众已经适应了市场化定价机制的因时顺势调整。市场化定价机制带来的是成品油价格的公开和透明,消费端可提前知道调价窗口的闭合,因此不会对成品油价格产生质疑。

现在终于轮到天然气了。客观而言,居民用气采取市场化定价机制,是符合市场逻辑的,但和成品油价格不同的是,居民用气范围更大,涉及面也更广。这也意味着,在消费端有一些低收入群体,对于用气价格的调整会较为敏感,这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活质量。所以,在供给侧完善用气价格市场化机制的同时,还需考虑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成本。市场化机制并不意味着冷冰的理性主义,还应多些暖融融的民本主义。

中国用气量剧增,加之生态环保要求下的煤改气,给供气方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去年冬天全国各地都出现了用气荒,尤其北方地区因为煤改气而使居民生活和取暖用气陡升。为了缓解供给不足的矛盾,北方地区民生取暖最后还是部分允许使用了煤炭,这就构成了环保与民生的矛盾难题,但在各种矛盾的取舍中,最终民生占据了上风。我国的能源特点是“多煤、少油、缺气”,能源结构不平衡也不合理,但是依赖煤炭的能源消费模式又不可持续。因此,从长远看,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应该是我国能源消费的主流方式。

国家相关部门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天然气产量148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5%;天然气进口量92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7.6%;天然气消费量237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3%。由此可见,我国用气存在着相当大的缺口。在煤改气的环保压力下,这一缺口会更大。一边是气荒成为常态,一边是居民用气价格多年没有调整。气价市场机制没有形成,影响了这一市场的供给平衡,直接引发市场和生活方面的气荒尴尬。因此,国家发改委完善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机制十分必要。门站价格是上游供气商供应给各地燃气公司的批发价格,我国25个通气省区市,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从2010年以来一直未作调整,为每立方米1.4元左右,这一价格低于进口和国内供气成本,因此不可持续。

按照新的价格方案,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在此可浮动的价格机制下,供需双方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改革后,将不再区分居民与非居民用气价格。

公众关心的还是终端消费价格。具体而言,可分为三种情形:一是现阶段下,用气价格老机制下积累的供需矛盾会在新机制下集中释放出来,也就意味着居民用气价格会有一定幅度的提升。考虑到终端用气消费者对价格机制的适应,国家发改委对地方气价调整规定了上限——即最大调整幅度不超过每立方米0.35元。按照家庭每月用量为20立方米计算,预计每月增加开支7元左右。这对一般家庭而言,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二是未来用气新机制将和成品油定价机制一样进入市场调节新常态。用气价格将随着门站价格的基础上浮(旺季)和下调(淡季),居民用气价格将是动态的。三是考虑到北方采暖和农村煤改气的相撞,居民用气新价格机制会考虑到环保因素,通过政府精准补贴的方式,解决生态文明和气价市场机制的矛盾。

总而言之,居民用气价格新机制,需要兼顾市场理性和民生愿景。

(文章来源:中国青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