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里木、四川:天然气发展加速度
天然气发展

塔里木、四川:天然气发展加速度

绿色发展的社会诉求需要低碳清洁的天然气。多年以来,煤炭一直在我国能源消费中占据主体地位,在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污染等问题。随着人们对绿色低碳发展的诉求愈发强烈,能源体系转型刻不容缓。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提出要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而天然气作为最清洁的化石能源,也是唯一能同可再生能源完全结合的资源,在能源体系转型中,大有可为。去年以来,各省纷纷推进煤改气工程,加快推进大气污染治理,天然气的作用愈发凸显。

能源需求的快速增长呼唤安全供应的天然气。近年来,随着能源体系转型升级脚步加快,对天然气的需求越来越大,对外依存度连年攀升。2017年,我国对外依存度高达39%,国内天然气保供面临严峻挑战。

作为国内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加快天然气勘探发现,为天然气保供进一步筑牢资源基础,中国石油义不容辞。近年来,中国石油将加快天然气业务发展作为战略性、成长性、价值性工程,从战略高度提升天然气业务的定位。在部署上,中国石油做出了稳油增气的重大战略调整,力争到2030年天然气年产量达到1600亿立方米,给各个层级定目标、压担子。

资源是这一切的基础。作为中国石油四大气区的两大增长极,塔里木盆地和四川盆地天然气的勘探质量与速度,对中国石油天然气业务发展影响深刻。

塔里木盆地,相对于中国石油其他探区,可以算得上“年轻”,从建立油气田到现在,经历了29年。29年前,它不为人知。在教科书里,它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塔里木盆地,中国最大的盆地。探险家称它为“生命无法驻足的死亡之海”。29年后,它誉满全国。克拉2、迪那2、克深等30座大型油气田的相继发现向世人昭示着一个大油气田的崛起。从一个年产量只有3万吨的“小舢板”,到产量当量突破2500万吨级大型“航母”,塔里木石油人用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忠实践行“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的豪迈誓言,用源源不断的“蓝金”和“黑金”展示“死亡之海”中的巨大能源潜力。

1

塔里木油田总体目标任务

与塔里木盆地相比,四川盆地的发现之路更加坎坷。这里是我国天然气工业的摇篮,勘探历程始于上个世纪50年代,历经“四上四下”威远,总与大气田失之交臂。然而四川找油人没有放弃,进入新世纪以来,通过不断解放思想,深化地质认识,优选钻探目标,持续技术攻关,终于收获佳音。以龙王庙组为代表的震旦—寒武系、以龙马溪组为代表的页岩气的重大战略突破和发现,为天然气产量实现年产200亿立方米的历史性跨越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川气出川和全国气网提供了更为充足稳定的资源,开启了西南地区乃至全国天然气市场新格局。

2

四川盆地勘探历程

成绩斐然,挑战亦空前。当前更加艰难的勘探形势,是两大盆地不得不面对的客观现实。

——从资源角度看,经过近几年大规模的勘探攻坚战,两大盆地普遍存在有利区带圈闭准备不足,目标落实难度大,增量储量复杂化、劣质化矛盾日益突出,后备可升级、可动用的优质控制和预测储量严重不足,剩余储量的有效升级面临挑战,可持续发展资源基础还不牢靠的问题。

——从技术角度看,两大盆地气藏埋藏都较深,塔里木盆地深井已超过8000米,四川盆地普遍打井深度也在3500米以上,受深井高温高压影响,随钻测井技术、固井技术、储层改造技术、井筒完整性技术不能满足需要,制约了油田有效勘探、效益勘探。此外,复杂山地地震资料信噪比低、成像质量差,偏移归位不准,造成圈闭落实困难;复杂地下条件造成地震资料信噪比、分辨率难以满足地层岩性圈闭的落实,井点选择难以确定等,给深层勘探带来不少难题。

——从成本角度看,复杂构造区深层、超深层勘探周期长,钻完井周期长,勘探成本、工程成本居高不下,成为实现效益勘探的重要制约因素。

3

西南油气田勘探目标和原则

天然气发展的窗口期稍纵即逝,石油人必须迎难而上,坚定增储上产的决心和信心。

塔里木石油人以顶层设计为抓手,突出抓实抓好掌控资源、配套技术、控制成本3项核心任务,大力推进安全环保、和谐稳定、党的建设3项基础性工程,广泛凝聚甲乙方广大干部员工的思想共识,引领全员朝着3000万吨大油气田目标阔步前行。塔里木油田突出天然气,坚持库车主战场天然气发展核心地位不动摇。库车山前是集团公司天然气增储上产主力区域,也是塔里木油田落实300亿立方米天然气产量的主战场。勘探要立足于克深北部,突出中浅层,强化地震资料处理解释攻关,精细落实盐下圈闭,优选埋藏浅、资源量大的圈闭加快上钻,支撑天然气开发建产,不断扩大库车天然气增储上产的规模。

四川盆地要针对海相新区新领域,加强以气藏为核心的盆地整体基础地质研究,加强关键控藏要素和圈闭的精细刻画,进一步落实目标,加强复杂构造区成像技术攻关,加强深层、超深层非均质性储层的地震预测和测井评价技术攻关,进一步落实规模优质储层分布,进一步持续夯实资源基础,让四川盆地这个天然气工业的摇篮在未来焕发更强大的生命力。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