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供求市场化何谈价格市场化?
天然气市场化

没有供求市场化何谈价格市场化?

近日,有消息说,我国将对天然气价格进行改革。受此消息影响,近日全国各地城市出现排队购买天然气的现象。

去年冬天,我国发生大面积“气荒”现象,一些地方寒冬腊月没有暖气,一些地方实行断气限供。在此情况下,有关部门关于天然气涨价的消息,理所当然造成恐慌,引发抢购。按照有关方面的说法,此次天然气价格改革,是对“双轨运行”的居民用天然气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实施“并轨”。所谓天然气价格“双轨运行”,是说目前我国天然气价格区分居民用气和非居民用气,前者的价格要低于后者,所以,要实行市场化改革,也就是说,改革后不再区分居民用气和非居民用气,价格一概由市场决定。改革后的居民用天然气价格,大致每立方米提高0.35元左右。

说到价格双轨制,事实上并非天然气如此,关系国计民生的自来水、暖气、电力等等都是双轨制,企业用水用电和取暖的价格,与居民住户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为什么水电暖方面的双轨制不是问题,单单天然气就成为问题?当然,市场经济下,价格由市场供求关系形成,确实不应该对市场主体区分居民或非居民,只要是用户,应该实行统一的价格,不应该实行差别定价。但是,天然气价格要完全市场化,由市场来定价,还有一些道理需要讲清楚。

有关方面的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天然气产量148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5%;天然气进口量92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7.6%;天然气消费量237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3%。由此可见,我国用气存在着相当大的缺口。缺口主要是由于近两年在北方包括农村地区强制实施“煤改气”工程造成的。传统的农村,冬天做饭和取暖,一般是就地取材,要么燃烧秸秆、木柴、煤炭,要么使用土炕、炉灶之类。但是这会造成烟雾排放,加剧大气污染。于是,近些年,在北方农村实行了强制性的煤改气工程。“煤改气”工程虽然让农民用上洁净的天然气,也有利于减轻大气污染,但是,却带来两个严重的后果。一个后果是,人为造成天然气需求量大幅度增加,使供求关系失衡。另一个后果是,大幅度增加农村消费水平,迫使农民增加生活费用,农民被迫以与自己收入不匹配的成本过上所谓的高大上生活。

“煤改气”造成“气荒”的事,去年冬天不时见诸媒体。一些农村学校在三九严寒天不能供暖,孩子们在室外通过跑步抵御寒冷,很多孩子被冻伤;有的医院不能正常供暖,给特殊患者带来严重困扰。显而易见,这种雷厉风行的“煤改气”造成天然气需求的巨大攀升。但是,这种大幅攀升的需求,并不是市场决定的,而是行政强制的结果。如果让市场自主选择,显然大部分地区农民是不会选择使用天然气的。

尽管天然气干净卫生方便,但是,严重超出农民的实际生活水平。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发展计划部的刘应红先生曾以北京市城乡为例,从价格上分析“煤改气”后居民取暖的承受能力,得出结论认为,北京市农村居民在用气量上限时的可承受价格为0.6元/立方米,在用气量下限时的可承受价格为1.28元/立方米。现行2.28元/立方米的气价对城镇居民而言不形成太大压力,而对于农村居民这一价格则大幅度超出其承受能力,因此,北京农村实行“煤改气”需要政府的大力补贴。北京市在推广燃气采暖时附加了一系列的补贴措施,对于城镇居民家庭,采暖用气可享受0.38元/立方米的采暖补贴,最高可补贴311.6元/户·年,对于农村用户,政府提供了更大的补贴,如通州区政府对采暖“煤改气”的用户每年给予2440元的用气补贴。北京市农民收入在全国位于前列,对于天然气取暖的费用的承受力尚且如此脆弱,需要政府如此大力补贴。那些收入远远低于北京市水平,当地财政又无力像北京市那样予以补贴的农村居民,如何负担沉重的天然气供暖费用?

理论上来说,天然气价格当然应该由市场供求关系来确定,但是,如果天然气的需求是政府行为强力造成的,那么,天然气实行完全市场定价,就失去了基础和前提。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由于政府的强力推进,“煤改气”带来天然气需求量的大幅增加,形成“气荒”。另一方面,通过市场供求关系来确定天然气价格,天然气价格将会大幅提高,从而抑制人们对天然气的需求。这样造成的结果是,由于天然气价格大幅攀升,一些用户(尤其承受能力较低的城乡居民)不得不减少甚至停止使用天然气,在严酷的冬天,他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忍受寒冷,要么偷偷地使用燃煤取暖。这样,不但人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煤改气”的成果也要大打折扣。

天然气需求的大幅增加是“煤改气”造成的,而“煤改气”是政府行为,所以,政府对用户实行补贴,承担由于“煤改气”带来的价格上涨给居民带来的负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人们是否算过这笔账:如此巨量的补贴需要多大的财政支出,财政有没有这样的能力?近年“煤改气”中,好像没有人算过这笔账:这样巨大的工程,需要消耗多少天然气才能支撑?结果煤炉子拆毁了,天然气却不够用。现在,又在侈谈政府补贴,可是,政府能承担如此巨量的补贴吗?政府补贴能够争取到吗?兰州市当年拆除煤炭锅炉,鼓励居民使用天然气壁挂炉取暖,承诺供暖季每立方米天然气补贴0.45元,但这一补贴措施很快就被废除,现在居民使用自助取暖的天然气价格比供暖企业集中供暖的天然气价格每立方米还要高出0.4元,而众所周知,家庭自助取暖比起企业集中供暖更加节省天然气,理应得到补贴。但是,能否得到政府补贴确实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顺理成章,目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制可以保障这种补贴能够公平合理地兑现到用户手中。

有关专家对于此次正在拟议中的天然气价格改革算了一笔账,说按照每立方米提高0.35元,每个家庭每月用量为20立方米计算,预计每月增加开支7元左右,这对一般家庭而言,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可专家忽视了的是,目前北方一些城市的大量居民以及“煤改气”后的农村居民,都是通过天然气壁挂炉方式自助取暖的,一个供暖季的用气量如果是2000立方米,一个供暖季就要增加700元的负担。这并不是无足轻重的啊!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