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管网独立疑云 国家公司短期难成立
天然气

油气管网独立疑云 国家公司短期难成立

成立国家管网公司的消息始终只闻其响,不见真身。

6月11日,有消息称中国将分拆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家企业的油气管网资产,计划将相关管道资产和员工合并至新的管网公司,并引入社会资本、寻求上市,并称上述分拆计划有望在2018年冬季用气高峰前宣布。

“油气改革是一个从上到下的过程,公司现在并没有得到管网分拆、合并的消息。”6月14日,中国石化集团新闻发言人吕大鹏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对“三桶油”管网资产分拆的消息不知情、不好评价。

相较于上游资源和下游市场的改革力度,油气领域中游的管网改革进展稍显滞后。

2017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实现国有大型油气企业管输和销售分开,并将油气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的两大目标。现在,“三桶油”的管网资产在内部已经基本实现独立,但在第三方准入上,油气管网开放力度并不如预期。

“统一主干管网是最终的方向,要分步实现。”中石油系统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最迫切的任务是提高天然气多元化供应和完善管网基础设施建设,兼顾向第三方市场公平开放。而要形成“全国一张网”,成立国家管网公司至少要到2022年以后。

博弈国家管网公司

根据最新的消息称,中国计划在今年冬天用气高峰到来前推出明确的油气管网改革方案,具体将分三步进行:首先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中海油将其所属管道资产和员工剥离并转移至一家新公司,并将根据各自管道资产的估值确定在新公司的股权比例。其次,新组建的公司计划引入约占总股本50%的社会资本,其中拟包括国有投资基金和民营资本。最后,新组建的公司将寻求上市。

在油气改革中,天然垄断的中游油气管网被视为重点和难点。

2013年,中国决定启动全面深化改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备受关注的“383方案”中提出,将石油天然气管网业务从上中下游一体化经营的油气企业中分离出来,组建若干家油气管网公司,并建立对油气管网的政府监管制度。

此后,关于油气管网独立的改革方案,多个智库也撰写了相关课题。由于组建国家统一管网公司难度较大,另外一种路径是:“三桶油”内部实现管输业务、资产和人员分离,并且实行财务独立核算,这种改革易于操作、阻力更小。

2015年11月,拥有全国70%的原油管道和80%的天然气管道的中石油,注册成立了中国石油管道有限责任公司,中石油持有其72.26%股份。一个月后,中石油宣布以中游管道为平台,对旗下的管道进行了整合。

在去年5月公布油气改革总方案《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对于油气管网独立也只是称: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

现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已基本实现业务独立之后,此次组建国家管网公司传言又起。

“之所以国家管网公司的消息被反复提及,说明各界对油气管网合并的期待很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在去冬今春天然气多地紧张的背景下,中游油气管网的改革力度有望加快,而是否成立国家管网公司也主要取决于政府改革的决心。

前述中石油系统人士告诉记者,油气改革文件下发前和下发后,国家发改委的确数次召集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讨论组建统一管网公司一事,也曾探讨不涉及石油管网,仅就天然气管网资产进行分拆、合并,但并未达成统一意见。

对于今年下半年国家管网公司将组建的消息,中石油、中石化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中都予以否认。

“成立国家管网公司恐怕并不是当前最主要的任务。”中石油该人士称,近期国务院部署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天然气需求量将进一步增长。结合去年多地出现的天然气紧张、LNG价格暴涨情况,现在天然气领域最重要的是培育市场主体,加大天然气供应、完善管网、储气库等基础设施建设。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曾对“三桶油”提出了管网独立的分步走战略,先制定出管输费和储气库运行办法,建立起管网运营信息发布平台,通过5年左右的时间完善天然气供应和进口管网系统。在此基础上,以“三桶油”管网资产为主,组建国家基干管网公司,并逐渐延伸至区域和地方管网,时间或在2022年~2025年。

管网难向第三方开放

油气管网是一个大系统,包括了原油管道、储油库、天然气管道、LNG接收站、地下储气库、LNG和CNG储配中心等。

这些管网资产主要由几大石油企业自行投资建设、运营,用于各自企业的油气资源输送。

按照国家改革的思路,资产独立的一个目的在于,诸如其他天然气生产企业、LNG进口企业、下游贸易商和消费者等市场第三方,能够以合理的价格使用这些管网,获得油气输送、储存、液化、压缩等服务。

“中石化、中石油要用对方的管网都很难,更何况其他第三方企业。”中石油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实现了管网业务独立,但无歧视向第三方公平开放的效果并不理想。

2017年10月~11月,中石化、中海油、中石油先后公布了各自的油气管网信息以及接入标准、办理流程和联系电话等,这是“三桶油”首次将具体的管网信息公布于众。

去年12月,广东省天然气管网公司将天然气资源反输到中石油西气东输二线,缓解北方用气紧张,这是国内首次天然气省网向国家天然气主干管网输送资源。但这是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促成的结果,并且使用的中海油气低于采购成本价,各方都承担了“政治任务”。

在天然气分析师看来,此前油气管网和上下游连在一起,几大石油企业的管网资产主要用于自己的自产自销,向第三方开放的动力不足。虽然油气改革方案中提到要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但缺乏具体的实施细则,众多的民营企业仍然不具备和“三桶油”协商的主体地位。

实际上,不仅是“三桶油”,第三方公平、公开使用油气管网设施的阻力,还来自地方企业。

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曾经在对陕西的天然气管网向第三方开放调研后发现,掌控着陕西全部省级天然气管网的陕西燃气集团,仅向中石油长庆公司以及陕西延长石油下属的三家企业开放了天然气管道业务外,并没有向其他企业开放使用。

陕西延长石油为了输送自己生产的天然气输送给和中煤合建的榆林能化公司,曾专门建设了一条12公里的输气管道,但受燃气经营权特许权限制,这条输气管道被闲置,只能使用陕西燃气集团建设的33公里的天然气管道,支付0.116元/立方米的管输费,而中石油陕京线1000公里管输费只有0.5元/立方米。

油气管道向第三方企业开放困难、管输费畸高,中游管网的改革还需继续。

2018年5月31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发布通知,定于4月底至8月底在全国开展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信息公开和信息报送专项督查工作,其中包括了管网设施运营业务财务独立核算机制、信息平台建设等公平开放、2015年~2017年的运营价格、利用效率,开放用户名单及受理情况等信息。

随着政策扫清障碍,2018年油气管网向第三方公平开放有望得以推进。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