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急刹车” 天然气发电是否短期“降温”?
天然气发电

新政“急刹车” 天然气发电是否短期“降温”?

用气量占我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约五分之一的燃气发电,在经历了两年多的快速发展后,似乎即将进入“降温期”。

国务院近日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下称《行动计划》)提出,有序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等可中断用户,原则上不再新建天然气热电联产。这意味着,目前各地规划中的诸多热电厂“气代煤”项目即将 “搁浅”。分析人士指出,《行动计划》因未在技术指标上对“天然气热电联产”概念做出明确界定,未被提及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很有可能一并“急刹车”。

政策仍待明晰

作为典型的气电大省,江苏省目前燃机装机规模和发电用气量均位居全国第一。记者了解到,该省已将天然气热电项目作为能源转型和结构调整的“重头戏”加以推进。

据了解, 江苏省未来三年将新增近700万千瓦气电机组。目前已不再批建天然气调峰项目,新增燃机均为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仅在2017年,江苏就新批了装机共计200万千瓦的10个燃气热电联产项目。

“本来准备在‘十三五’期间再上两个燃气热电联产项目,目前看来有困难,需要调整了。”华电江苏发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值得关注的是,因为《行动计划》并未对热电联产的规模等技术指标做出明确界定,热电冷多联供的分布式能源项目会否受到影响,目前无法确定。

“通知中所指的天然气热电联产是否包括分布式能源,如何界定区分?就这些问题,我们近期也正与国家能源局沟通,希望能从产业政策方面给予指导,但还没有收到明确答复。”江苏省能源局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此政策对江苏的影响目前还无法评估。”

气电行业专家向记者解释,约定俗成的热电联产是以热定电,某种意义上而言,分布式能源项目也是热电项目,当规模大到一定程度时,二者经常很难界定。因此现实中也存在不少热电联产项目以分布式能源名义申报的情况。“如果一个分布式能源项目设计之初就统筹考虑热电冷,那么规模最大不会超过20万千瓦,但具体多大,目前还没有官方论证。所以《行动计划》只是笼统地提及热电联产项目,而未明确规模,容易出现争议,还有待权威解读。”

让行业困惑的,还有政策的前后矛盾。记者梳理发现,无论《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还是十三部委2017年7月联合发布的《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均对气电发展持鼓励态度,其中后者更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鼓励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有序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相比之下,《行动计划》提出的“有序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等可中断用户,原则上不再新建天然气热电联产”措辞明显发生变化,让不少有意参与气电发展的地方政府和企业无所适从。

而与《行动计划》同步印发的福建省“《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实施意见》的通知”则指出,福建将“在具备条件情况下,在有稳定热、电负荷的开发区、工业聚集区、产业园区等适度发展热电联产燃气项目;遵循以供冷供热为主、发电为辅、就地消纳、余电上网的原则,结合智能微电网等新模式,在具有冷、热、电需求的能源负荷中心、产业和物流园区、旅游服务区、商业中心、交通枢纽、医院、学校等有序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

“国务院出台的文件必须要严格执行,但如果不明确,江苏下一步的能源转型与结构调整就会很被动。” 上述江苏省能源局相关人士表示。

有熟悉江苏情况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江苏是《行动计划》重点提及的省份,属限制煤机发展的区域,区域内小热电、小锅炉均要关停。“煤机改供热基本也已无潜力可挖,若不上燃气热电联产,除了现有煤机改造,或发展分布式燃机,没什么好办法。估计江苏会调整能源发展规划,不排除适度开放煤机。”

关键仍在气源

事实上,从保障气源稳定供应角度考虑,不难理解国家此次临时叫停“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的用意,这也是多位受访专家与业内人士一致认同的施政依据。

彭博新能源财经天然气行业高级研究员娜敏告诉记者:“这次针对天然气热电联产的政策更多是从天然气供应角度考虑,2020年之后,随着天然气进口渠道更加多元化、天然气资源保障能力增强,政策或许会有松动。毕竟目前气电的利用小时数并不高,全国平均只有2700小时,有的气电厂甚至不到1000小时。”

气电是名副其实的耗气大户,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天然气发电量仅占全国全口径发电量的3.2%,用气量却占全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近20%。

以江苏为例,目前,该省气电装机规模达到近1400万千瓦,2017年发电用气量达到82亿立方米,占全省天然气消费总量近38%。而到2020年,其发电用气量将达到约170亿立方米。

根据《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目标,到2020年我国气电装机将达到1.1亿千瓦以上。“我们预测,到2020年我国气电装机有望达到9970万千瓦,届时发电用气量将可增至约670亿产方米,比2017年增加约200亿立方米。”娜敏说。

而就呼声更高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依目前的发展态势,业内分析有望实现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的1500万千瓦热电冷多联供装机目标。“我们预计到2020年,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市场装机规模将达到2700-3000万千瓦之间。” 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秘书长黄微告诉记者说,“到2020年,全国发电用气增幅将更可观。”

基于气电与用气量的关系,业内有激进观点认为,收紧天然气热电联产的发展意味着“收紧”天然气产业发展。而一位不愿具名的气电专家表示,此次收紧气电、明确煤改气“以气定改”,主要是受气源所限而被迫收紧,是对之前力挺煤改气的修正,旨在将有限的气用在冬季取暖这样的“刀刃”上。

“天然气热电联产实际上并不具备电网所需要的灵活性,其工况和发电量是被热负荷锁定的。但整体上看,电力系统在冬季并没有调峰需求。因此三年攻坚战时期,气电(含调峰和热电联产)在冬季的运营必将会受到较大影响。” 上述气电专家说。

娜敏进一步指出,气电最主要的障碍是经济性,气价、稳定的气源,以及气价能否传导到电价,均会影响气电发展。“但根据我们多角度的敏感性分析,这条政策短期对气电的整体发展影响不会太大。我们预测的2020年9970万千瓦气电装机规模,目前不会改变。”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