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攀高压力过大 进口LNG再现亏损 - 液市
成本攀高压力过大 进口LNG再现亏损
LNG

成本攀高压力过大 进口LNG再现亏损

今年以来,受国际油价攀升和亚太地区天然气需求量上涨影响,进口液化天然气(LNG)成本持续攀高,带动国内LNG市场价格上涨,上下游企业供气成本压力增大。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LNG现货到岸价格最高达到11.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目前维持在1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上下,也高于去年同期近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几乎翻倍。

“不只现货,LNG长协进口压力也很大。”中海油气电集团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去年LNG市场也有波动,但总体来说是盈利的,而今年以来开始出现亏损。”

进口长约、现货价走高

中海油是我国最早运营LNG接收站并开展进口LNG业务的企业,其签订的长协一般采用与国际原油价格挂钩的定价机制,且不管市场形势如何均照付不议。

“进口LNG到岸后,以管道气和液态LNG两种形式销售。”该中海油内部人士说,“管道气是政府定价,缺乏市场联动机制,所以在进口LNG成本攀高的情况下,价格倒挂严重;而液态LNG市场化程度较高,竞争充分,受供需平衡的影响,市场对价格的波动更为敏感,但供暖季之后也出现了亏损,经营压力较大。”

7月19日,中海石油气电集团副总经理金淑萍在《天然气市场报告2018》发布会上指出,价格上涨将使今年的进口LNG比去年多支出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对此,分析师指出,主要是国际局势震荡导致原油价格上涨,而亚太地区LNG进口长协中,70%的价格与国际油价挂钩,油价回升推高了LNG到岸价格。

另外,今年澳大利亚出口减少,以保供国内天然气需求,导致国际LNG供应减少,加之亚太地区需求增长,促使国际LNG现货价格走高。

中石油作为我国布局LNG接收站的第二大企业,签订的LNG进口协议相比中海油较晚,成本远高于中海油;同时,其进口LNG更多是气化后进入天然气管网,以管道气形式销售。往年中海油进口LNG处于盈利状态,中石油仍亏损,而此时进口LNG价格上涨的程度已让中海油无法承受,中石油的成本压力更是可想而知。

终端LNG价格跟涨

进口LNG价格的上涨,带动国内LNG液化工厂价格持续走高。市场统计数据显示,自3月底开始,国内LNG液化工厂出厂价格连续上涨。从6月28日3800元/吨的均价上涨到7月19日的4600元/吨,最高工厂出厂价格已超过5000元/吨。

原本国产LNG工厂价格就连续上调,在接收站价格大幅上调的情况下,国产LNG价格继续走高,越来越接近进口LNG售价。

另据记者了解,在冬季保供压力下,上游供气企业加大淡季储气力度,对下游用户进行压减,管道限气导致LNG液化工厂开工率低,也促使了LNG价格上涨。

据数据统计,截至目前,我国LNG工厂日均开工负荷为38%,同比下降4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1、2月份极度缺气,对LNG工厂限气较多导致开工负荷只有28%和27%,拉低了2018年的整体开工负荷。”分析师表示。

最新消息指出,中石油将继续加大限气力度,限气30%-65%不等,将助推LNG价格继续上行。

正常情况下,夏季是LNG的淡季,不应出现这种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但由于冬季保供的储备需要,助推国内LNG市场价格上涨。事实上,在价格的相互影响下,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缓解了进口LNG企业的亏损程度。

进口LNG保供作用凸显

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5月,中国进口天然气3480万吨,同比增长36.4%,除国产天然气和进口管道气外,LNG已成为我国天然气的重要来源。

LNG价格的高涨,相应引起了LNG产业链中下游企业的成本增加。

以主营LNG贸易业务的中燃宏大能源贸易公司为例,其LNG采购以进口LNG为主。“近期进口LNG价格的上涨,确实对成本有一定影响,主要在居民用气业务这块。”中燃宏大能源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齐亚龙告诉记者,“但只有进口LNG才有较强和稳定的供应保障能力。”

据记者了解,国内LNG液化工厂产量大都偏小,平均一天能够出十几车LNG,一车约20吨,产能较大的,一天也只有三十车,黄冈液化天然气厂作为中国内陆最大的LNG液化工厂,一天也只能出160多车。

“去年我们平均每天有100多车的需求,今年也在逐步扩大市场份额,单一的国内LNG液化工厂无法满足需求。”齐亚龙说,“西北的LNG便宜,但运输需要五六天,中途若因天气、交通等发生突发状况,对下游用气影响很大。所以合理的气源配比很重要,目前进口LNG占比最大,一定比例的西北气可借此摊薄成本。”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