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式接收终端或成为 LNG 储力突破口 - 液市
浮式接收终端或成为LNG储力突破口
浮式接收站

浮式接收终端或成为LNG储力突破口

“从LNG产业链来看,中游储运非常有前景。主要包括浮式储存及再气化装置(FSRU)、储存装置(FSU)、趸船、海上过驳等。其中最受关注的是FSRU。”在日前召开的由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燃气分会和中国气协液化天然气分会联合主办的2018年中国LNG高峰论坛上,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盛苏建在发言中表示,中海油气电集团在天津引入了FSRU,以缓解该区域能源紧张趋势。相信随着政府对环境的愈发重视,我国引进FSRU项目将会越来越多。

预测:对进口LNG需求越来越大

“2013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天然气产业发展政策,鼓励、规范和引导天然气产业健康发展。”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在发言中表示,LNG市场大发展必将对我国清洁能源发展以及能源结构改革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记者查阅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天然气进口4208万吨,同比增长35.4%。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天然气产量为775.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6%。除国产天然气和进口管道气外,进口LNG已成为我国天然气的重要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我国LNG进口量第一次超过了管道气。通过进口LNG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的意义凸显。

在国家能源战略、环境保护、经济发展形势等多重因素影响下,近年来,LNG作为清洁、高效的优质能源,在优化中国能源消费结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改善大气环境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对全球LNG贸易的影响,体现在需求量增长和季节性需求两个方面。2017年LNG增长接近50%,世界LNG贸易增量40%左右来自中国,这是目前亚洲LNG价格坚挺原因之一。”新奥能源贸易集团总裁马深远认为,按照中国政府规划,未来几年中国天然气需求和相应的LNG进口将快速增长。

“影响中国LNG进口的主要因素有三方面,第一是政府环保推动的力度和持续性,第二是俄罗斯/中亚管道气增量与速度,第三是市场价格改革和基础设施准入实施时间。”马深远强调。

难题:围填海管控严接收站项目或搁置

“在过去短短的十年多时间里,中国沿海LNG接收站发挥了贸易跳板和‘枢纽’的作用;在向天然气主体能源重大转型的未来几十年,LNG岸基接收站也将发挥起重要作用。”盛苏建分析称,国际LNG贸易日趋活跃,长协、短协及现货的资源充足,市场化程度日益提高,交易价格具备了较大的竞争力优势;加之灵活的运输组织模式、国内LNG接收转运设施的完善程度,LNG进口将在中国能源转型进程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LNG岸基接收站接受体量大,对稳定沿海地区的天然气供应、拉动消费需求至关重要,但一些问题也日益凸显。

“全国范围看,LNG岸基接收站布局不均衡,主要特点是华南地区集中,环渤海地区缺乏;投资大,审批困难;对优质岸线资源依赖性较大,占用多;液态分销能力较弱,灵活性不足;南北调峰能力较差;大多数接收站不具备反输功能;建设周期长,需要5~8年;建设费用几十亿不等;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考虑,主管部门已暂停受理、审核渤海内围填海项目、区域用海规划。”盛苏建列举了LNG岸基接收站存在的不足。

据记者了解,2017年以来,国家在围填海管控方面出台了严格的政策。2017年底,国家海洋局印发了《围填海工程生态建设技术指南(试行)》,明确规定2018年年度围填海指标主要用于保障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同意的重大建设项目、公共基础设施、公益事业和国防项目。2018年1月17日,国家海洋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我国首批国家海洋督察情况进行公布,并发布了史上最严的围填海管控措施。这些政策的推行都对新规划建设的岸基LNG接收站项目产生了较大影响。

展望:浮式LNG接收终端前景可期

记者从中海油天津LNG了解到,在应对去冬今春天然气保障工作中,中海油天津LNG接收站除租用一艘LNG船作为浮舱(FSU)长期靠泊码头外,还租用了一艘14.5万立方米穿梭气化船,为该站增加了逾1倍LNG储存能力的同时,也增加了1400万方/日的气化外输能力。期间,该站累计向天津提供了13亿立方米天然气,占到同期天津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3,为京津冀地区的冬季保供作出巨大贡献。浮式LNG接收终端项目的保供优势日益凸显。

盛苏建认为,相对于LNG运输船来说,FSRU市场需求旺盛,不少船东直接将LNG运输船改造成FSRU;FSRU相对于陆地接收站优势明显,投资少、建设周期短,新造FSRU只需2年左右,LNG运输船改装投资约为1.5~2亿美元,工期12~15个月。同时,FSRU可灵活布置,这也是其优点之一。

据介绍,浮式LNG接收终端广泛集成了成熟可靠的海洋工程、储罐、气化、装卸船等技术,其可设计成多种浮式方案以契合项目需求,如浮式LNG存储装置、浮式LNG存储及再气化装置、浮式LNG再气化装置(FRU)等。

以FSRU为例,该装置可直接泊在海上,由LNG运输船向其输送LNG,在海上完成再气化过程后,通过海底管道向岸上的用气设施供气,占用的陆地资源极少。多位受访专家指出,与陆上LNG接收站相比,除投资小、建设周期短之外,浮式LNG设施也具备布署更加灵活、项目执行风险更低、环保等明显优势,因此备受国际市场追捧。

“中国天然气利用模式是最丰富的,大量点供用户的存在,使得LNG液态分销市场非常活跃;LNG零售市场是不能被忽视的;从‘液来液走’模式考虑,浮式LNG是最经济最快速的保供调峰手段;如能接驳管网,则宜布置FSRU或者FSU加岸上气化装置;如果只考虑地区性液态分销,布置LNG浮舱已经足够。”盛苏建强调。

(文章来源:中电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