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时代还有多远?是否已进入天然气时代?
能源

天然气时代还有多远?是否已进入天然气时代?

政府可以在推动能源结构的优化上有所作为,成为能源构成演化的动力之一。这种动力在由石油时代向后石油时代的演化中表现的比较明显。而能源结构优化则必须依靠科技的发展。

能源分类涉及多种划分方案,划分方式和术语运用往往有所差异。传统(基础)能源和新能源两类,前者包括化石能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核电、水电等一次电力。新能源包括在生产中规模利用的风能和太阳能(光伏),还有生物质能、地热能。

1950年的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煤、油、气、其他(包括水电、核电)依次为61.1%、27.0%、9.8%、2.1%,1973年石油的比例达到峰值时上列比例数依次为26.0%、50.4%、17.0%、6.6%,这期间煤减少了35.1%、油增加了23.4%、天然气增加7.2%、其他增加4.5%。显然,石油消费的快速增长致使煤消费量比例大幅度降低。

作为对比的是,2010年计入新能源的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以上4项的比例数依次为29.5%、33.7%、23.7%、13.1%,2016年这个比例数依次为28.1%、33.3%、24.1%、14.5%,该期间煤炭占比减少了1.4%、油减少了0.4%、天然气增加0.4%、其他增加1.4%。

天然气

上述全球的统计数据对比说明了几个问题。

(1) 天然气的发展明显滞后于石油。从上世纪60年代后期以来才有加快之势,1973年以来天然气发展的速度超过了石油,但直到2016年他在能源构成中的地位仍然明显低于石油,该年天然气占比甚至仍低于煤炭。

(2)近年来,与煤炭、石油比例的降低相对应的是天然气和其他能源比例的提高。这之中新能源(主要是光伏和风力发电)贡献在2005年以来才有明显增大,其占整个能源的比例由2010年1.3%提高到2016年的3.2%,而只计作为商品的生物质燃料2016年仅占一次能源消费的0.04%。

(3)能源构成中各类的占比变化可有起伏。最明显的是煤炭在总体下降的背景上2005至2015年间有回升。这也体现了发展的不平衡性,他主要是由发展中国家(主要是中国)能源消费量快速上升且以煤炭为主所造成。

(4)随着时间的推移,煤炭、石油比例的降低并不意味着其数量的降低。煤炭消费的峰值到2014年才出现、直到现在石油消费量仍然整体呈增势。

我们可以按油、气地位的相对变化把石油(petroleum)时代再细分为两个时期,他们各以原油、天然气为主。以此,直到现在从全球角度上也仍然没能进入“天然气的时期”。

深入考察一下在能源构成优化方面走在前面的国家。2016年北美自贸区3国合计的石油、天然气所占比例分别为37.5%、30.8%,同年欧洲和独联体国家合计石油、天然气所占比例分别为37.5%、32.3%。以上述两地区合计2016年石油、天然气所占比例分别为34.1%、32.1%,油的比例仍大于气。

纵观全球,到2016年天然气消费量超过石油的只有俄罗斯、土库曼、乌兹别克、白罗斯、乌克兰、卡塔尔、阿联酋、马来西亚等国,其中除白俄罗斯和乌克兰是输气管线的途经国外,都是传统的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国。因此,只能说少部分国家进入了天然气时期。我们可以从消费量和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石油趋降、天然气趋升来预测未来全球可能进入“天然气的时期”,但直到2016年,数字表明不可能在短期内(如2025年前)使天然气所占比例超过石油。按照2017年BP的预测,这个转变点可能在2040年左右出现。某些人所说的近期是“天然气黄金时代”,只能理解为是天然气大(加速)发展的时期。

随着人类对生活质量要求越来越高,特别是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也要求能源构成向不断优化的方向发展,即要能源的生产(供应)和使用(消费)方式更高效、方便、环保。高效体现在单位体积/重量能源的发热量上,也体现在生产和使用所需的成本和收益的对比上。方便体现在易获得,更突出体现在载能体的运输储存上,后者对移动中的使用者特别重要。能源构成优化还体现在二次能源越来越广泛深入的应用上。目前已很少见到不经过加工转化而直接应用的一次能源。大量的一次能源被转换成电力,相当部分的原油、天然气被转化成种类繁多的油品和化工产品,部分天然气也被加工成能量密度更大、更方便运输的液化气(LNG)。

正是生产力的发展产生了促进能源构成变化的动力,而能源构成的优化又保障和促进了一次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和社会的大发展、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

(文章来源:能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