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松:“一带一路” “气”势空前
一带一路

刘长松:“一带一路” “气”势空前

中亚作为世界天然气的主要产区有着丰富的资源优势,临近欧洲和中国的庞大需求市场,使得资源拓展潜力巨大。作为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油气合作伙伴,中亚希望的开发方式同样是绿色的,这与中国的发展理念有着紧密的贴合性,不论从资源开发者或是资源需求者的角度,都需要在共赢合作中寻找一条绿色共生的发展之路。

2013年以来,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我国与沿线国家的经济贸易与能源合作快速增长。十九大报告提出,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需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需要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这对深化“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提出了更高要求,积极推动落实高质量发展战略要求,是当前和今后推动“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根本遵循和战略要务,通过“一带一路”能源合作进口更多的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来满足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的发展需要。

从能源通道建设看,我国初步形成了西北、东北、西南及海上四大油气进口通道,通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建设跨境油气通道,有利于实现我国能源进口来源多样化,有效避免了对单一能源进口通道的过度依赖。“一带一路”范围内陆上原油和天然气管线以中东、俄罗斯、中亚等资源国为中心,向欧洲、东南亚、东亚等方向延伸。四条陆上跨国油气通道分别是:东北的中俄原油管道,西北的中哈石油管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A\B\C线),西南的中缅油气管道。

从能源贸易看,我国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大量的油气资源,进口石油数量占我国石油进口的65%左右,成为我国石油进口的最主要来源。我国石油进口前十大来源国几乎全部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根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2017年,我国从俄罗斯、沙特、安哥拉、伊拉克等国进口原油4.2亿吨,比上年增长10.1%;从土库曼斯坦、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进口天然气940亿立方米,增长26.1%。

2016年,61.8%的原油进口来自于俄罗斯和中东,来自中亚的天然气进口达到总量的50%。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是我国重要的成品油出口地。我国成品油出口193亿美元,70%左右出口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满足了这些国家快速增长的成品油需求。随着国内美丽中国与生态文明建设战略深入实施,为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我国对天然气等优质能源的需求会快速增加,合作的空间与潜力巨大。

我国“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积极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深化能源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推进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提升能源贸易质量,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为实现我国“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提出的天然气消费提升行动等能源消费革命重点工程,需要提升“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水平,构建和完善我国能源合作全球布局,增强对美丽中国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能源支撑能力。

从产业发展看,我国能源产业已具备了“走出去”的综合竞争优势。作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初步形成了传统能源和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全面发展的能源供应体系,能源产业基础完善,技术管理水平较先进,具有一定的国际竞争力。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背景下,我国能源行业可利用新能源、装备制造领域的优势,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特高压技术、大型风电、光伏设备等装备制造业,需进一步加快“走出去”步伐。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大力推进电力、油气、可再生能源和煤炭等领域技术、装备和服务合作,有效满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能源需求,通过国际合作还可以优化我国能源供给结构。

从合作层次来看,我国开展“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总体上仍处于初级阶段,对全球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仍不高。虽然我国在全球能源市场上的体量不断增大,但影响力仍然不够,企业“走出去”的国际化水平不高,开展能源国际合作的总体能力与经济规模还不相称。与发达国家相比,在合作规模、合作方式、合作成效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

为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能源合作,首先要进一步完善能源合作基础,提升合作层次,从以能源贸易为主逐步拓展到全产业链的深层次合作。从全球角度看,各国能源资源禀赋和产能、技术、装备发展等方面具有互补性,我国加强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能源合作,有利于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在积极加强海外油气供给能力建设的同时,推进“一带一路”能源行业全产业链、全方位多层次合作,提高能源行业工程、技术和装备合作等一体化合作水平,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积极探索以多种方式参与境外重大电力项目,因地制宜参与有关新能源项目投资和建设,有序开展境外电网项目投资、建设和运营。

进一步完善我国能源交易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我国通过完善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建设,将逐步提升在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和引导力。今年我国推出了原油期货,旨在建立亚太地区的原油交易市场,推动建立亚洲重要的原油价格基准。天然气方面,构建了上海、重庆等全国油气交易中心,以及新疆国际油气交易中心,旨在构建亚太的天然气交易市场,力争成为与美国亨利中心(HenryHub)、英国NBP等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天然气交易枢纽,逐步解决我国在国际能源贸易中面临的价格歧视和“亚洲溢价”问题。通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贸易便利化措施,进一步提升我国在全球能源治理体系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在推动油气资源进口的同时,扎实推动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可再生能源合作。不断拓宽能源进口渠道,重点推进油气输送通道建设,提升油气来源和运输线路的多元化,优化和推进俄罗斯—中亚、中东、非洲、美洲、亚太等重点区域油气合作。提升我国在全球能源贸易定价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培育一批世界水平的跨国油气公司,推进能源资源就地就近加工转化合作,形成能源资源合作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大力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合作,积极推动我国能源装备制造与能源服务企业“走出去”。

(文章来源:E能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