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延长石油爆发油气争夺战 双方勘探工作被叫停
天然气

中石油延长石油爆发油气争夺战 双方勘探工作被叫停

为了争夺陕西当地的油气资源,长庆油田、延长石油这两家央、地国有企业大打出手,多次上演“全武行”。

8月31日至9月1日,在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境内的一井场,因为井田开采问题,双方再次发生冲突,现场有人投掷了汽油瓶,冲突对峙人数超过200人。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获悉,两家公司的冲突已非首次,从2018年年初至今,纷争已经达十余次。此次冲突发生后,绥德国土资源局向双方下发了“关于停止油气勘探工作的函”,陕西省相关部门已经开始介入调查。

“现在不是论谁对谁错,关键是谁能出面解决问题,如果理不清矿产资源归属问题,那么,长庆与延长之间的纷争就不会终结,双方的冲突还会发生。”一位要求匿名的陕西省政府人士向记者表示,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的主要资源均在陕西省境内,双方在业务上具有重叠性,因此亟待第三方出面,理清争议矿产资源的归属权,否则,双方企业的矛盾会愈演愈烈。

冲突再起

2018年8月31日,长庆油田与长庆油田再次发生冲突,导致双方共有5人受伤。事后,双方并没有罢手。2018年9月1日上午12时左右,长庆采气二厂与延长石油方面再次发生冲突,只不过,此次对峙人数超过200人,不仅发生肢体冲突,而且现场有工人投掷了汽油瓶,导致1名长庆护矿员烧伤入院。

随后,绥德国土资源局向双方下发了“关于停止油气勘探工作的函”,目前钻井队已经停工,且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延长石油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此次发生矿权冲突的属于延1867井,位于榆林市绥德县枣林坪镇中山村南约100米处。该井在2017年11月16日取得林业、土地、环保等钻前批复手续,由靖边县锦程油井技术服务有限公司41147队负责施工,该井设计井深2112米,目前已钻至井深1250米。2018年8月31日上午11时许,长庆采气二厂组织护矿人员,强闯延1867井场试图阻挠施工时,井场钻井工人为了保护财产,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然而,长庆油田方面则向记者回复称,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有不明身份井队在长庆油田合法矿权区域内侵权打井,严重侵害了企业的合法权益,属于非法行为。矿权巡护人员依法阻止不明身份井队的侵权行为,并非是干涉正常的生产秩序。

记者调查获悉,冲突的根源在于双方就矿产归属权存在争议。在此之前,双方就已多次“大打出手”。

其中,在今年5月爆发的一次冲突中,有15名“长庆职工”被绥德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以“扰乱社会治安”和“扰乱生产秩序”进行行政拘留,次日晚间另外两名长庆职工再次被拘留。

对此,延长石油曾向本报记者解释称,经与有关方面了解,被拘留的人员中仅有一人为长庆油田员工,其余均为社会人员,这些人员临时受雇于长庆油田。案发当时,这些人员以不同形式阻挠施工队伍钻井作业,因施工方损失巨大无奈做了报警。而长庆油田则认为,所有护矿队员均签订过劳务输入合同,并非临时雇佣人员。

据本报记者目前掌握的情况,基于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之间的纷争不断,目前陕西省政府等相关部门已经前往现场对冲突事件展开调查。

矿产争议

不管是长庆油田阻挡延长石油的井队施工,还是延长石油报警行政拘留其“巡矿人员”,其实都是为了在争夺油气矿产的归属权。

据长庆油田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从2018年1月至今,有4支不明身份钻井队伍在绥德县义合镇王家坪村、枣林坪镇中山村、定仙墕镇腰岩峁村、满堂川镇冯家沟村等长庆油田矿权区域内搬运钻井设备、强行进入井场施工。以上区块均有国土资源部向长庆油田颁发的探矿证和采矿证。

为维护长庆油田合法权益,在劝阻无效后,长庆油田组织保安公司护矿人员守护井场,并多次向绥德县政府、县国土局、县公安局等部门书面报告、对接,请求制止不明身份钻井队的非法侵权打井行为,并协调侵权井队搬离。

“我们多次与公安机关沟通时,公安机关说他们是合法执行公务,钻井队伍有县政府颁发的许可,为什么县政府许可钻井队伍在长庆油田公司依法登记的矿权区域施工?”在采访中,一位长庆油田职工认为,既然涉及的区块中,长庆油田已经获得国土资源部颁发的探矿证和采矿证,县级政府就应该尊重相关审批手续。

另外,据长庆油田公司第二采气厂提供的资料显示,不仅仅在绥德县,当前榆林市境内的侵权打井行为愈演愈烈,已经严重影响到长庆油田的正常生产经营。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不明身份钻井队伍在榆林市横山、神木、米脂、绥德、子洲、吴堡、佳县等7个市(县)境内,已先后布置了124处侵权井场(其中80处为空井场,44处为2017年前完钻井场)。这些井场地处长庆油田合法矿权范围内,部分已经深入气田核心区,并呈连片之势。

不过,延长石油方面则认为,上述争议的区块,钻井作业均有政府审批文件和用地手续,不存在违规生产,各项手续有备可查。并且已办理完结国土和环保部门等相关手续。

本报记者查阅国家关于矿产开采的法律规定显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条:“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由国务院行使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地表或者地下的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国家保障矿产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矿产资源。各级人民政府必须加强矿产资源的保护工作。勘查、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分别申请、经批准取得探矿权、采矿权,并办理登记;但是,已经依法申请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在划定的矿区范围内为本企业的生产而进行的勘查除外。”

另外,《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第三条:“开采石油、天然气矿产的,经国务院指定的机关审查同意后,由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登记,颁发采矿许可证。”

然而,也有延长石油高层指出,中国石油在取得油气资源勘查开发权后的很长时间内,未能在所登记区块按照《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1998年2月12日国务院令第240号发布,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要求开展相应的工作,甚至占而不投,严重违背管理办法要求,同时导致地下矿产不能得到有效开发利用。根据管理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未按要求完成最低勘查投入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地质矿产管理工作的部门按照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权限,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原发证机关可以吊销勘查许可证。

因此,该延长石油高层认为,既然延长石油已经获得县级政府部门的相关许可,就具有合法性,应该得到认可。

亟待“第三方”介入

多次卷入纠纷的延长石油与长庆油田,两者均为国有企业。

其中,延长石油隶属于陕西省人民政府,注册地在延安市。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延长石油位列288位。长庆油田是隶属于中国石油的地区性油田公司,总部设在西安,工作区域横跨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古、山西五省(区)。

作为同在陕北区域从事勘探开发的企业,双方因矿权发生纠纷由来已久,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和现实原因。

2012年7月,双方在延安成立合资公司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安石油”),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中石油持股51%,延长石油持股49%。按照双方约定的协议,如果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在某区块上产生分歧,争议区块将划归延安石油,从而解决双方的之间矿权争议。

但是,记者了解到,目前延安石油的年产量比不上一个采油厂,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也并未将争议区块划归至延安石油。

上述要求匿名的陕西省政府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长庆油田,陕西省一直都是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促其发展,也正是在陕西省的支持下,长庆油田发展良好,油气当量已经突破5000万吨。至于延长石油属于陕西省工业“长子”,其对陕西省的贡献不言而喻。因此,陕西省希望二者能够积极沟通,摒弃前嫌,合作共赢。

据了解,延长石油近年来担负许多社会责任,尤其是在治污降霾和天然气保供方面做了很大的贡献,并且曾经提出过“气化陕西”的设想。为此,延长石油在陕西境内多个市县进行天然气的勘探开发。一位延长石油高层向记者透露,为了保障陕西省供气,延长石油计划2018年天然气产量达50亿立方米,而2017年天然气产量仅为20亿立方米,因此,企业压力很大。

“长庆油田的压力也很大。”长庆油田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长庆油田承担着北京、西安等全国20多个大中城市的保供重任,一旦哪里出现“气荒”,就会受到非议。

但是现在,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之间的矿权纷争似乎陷入了“死结”。

“我们在绥德县计划部署33个井场。目前,绥德县政府已批复井位10个,已上钻机4口,但是在施工作业过程中,长庆油田以该区域为长庆矿权区为由组织人员进行阻挡,其中延1867井、延1857井和延1862井,因长庆油田采气二厂阻挡而处于停工状态。”一位延长石油方面的负责人士向记者表示,此次发生冲突的延1867井施工现场,位于绥德县枣林坪镇中山村南约100米处,该井在2017年11月16日取得林业、土地、环保等钻前批复手续,由靖边县锦程油井技术服务有限公司41147队负责施工,目前完钻1250米,即将钻遇气层,鉴于该井存在安全隐患,8月30日在县政府同意下延长石油勘探公司继续聘用原钻井队进行隐患治理施工,但被长庆油田方面阻挠。

然而,长庆油田则认为,延长石油是在长庆油田依法登记矿权范围内违法打井,所以才组织人员进行护矿。

事实上,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之间的矿权纷争已经引起了多方关注。

2018年4月25日, 陕西省油气田及输油气管道治安秩序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向阳主持召开了及时预防妥善处置因资源纠纷引发群体性对峙事件调度会议。参会成员除陕西省公安厅、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延安市和榆林市及所属区县公安系统之外,长庆油田、延长石油亦参加该会议。

据一位参会人士透露,该会议事实上就是针对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之间的油气矿权纠纷而召开的。会议要求,双方企业要落实主体责任,高度重视国家的安全,依法护矿,依法维权,在侵权纠纷没有处理或未达成一致意见时,双方一律停止作业、不得开工,确保属地安全稳定;公安机关要认真分析,依法处置,果断公平公正处理资源纠纷,不得引发冲突事件,慎用法制、刑法、警力;双方企业要拿出诚意,加强高层沟通交流,为陕西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然而,上述会议的召开并没有能够阻挡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之间的冲突。

上述要求匿名的陕西省政府人士认为,既然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之间的纷争是因为矿权归属问题,那么就应该在矿权上找答案,但是现在基于复杂的历史背景和一些现实原因,没办法一下子说清楚,因此需要有一个“第三者”出面调解,才可以避免双方矛盾愈演愈烈。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