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气荒扼杀在“萌芽状态”
天然气

将气荒扼杀在“萌芽状态”

去年冬季,国内天然气市场上演了一场供给保卫战。今冬会否再次上演气荒?如何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

发生气荒是管理问题,气源不论多少,管理不好就会发生气荒,只要科学优化管理就能有效避免。天然气从气源获得,到物流和仓储再到销售,是全产业链建设能力的问题。气源能力建设得好,有助于解决气荒问题,但不能代替科学管理。

为啥会气荒?

发生气荒是管理问题。气少会发生气荒,气多也会发生气荒,天然气产、供、储、运、销不协同就会发生气荒。

不签署用气合同,无节制“煤改气”会发生气荒;遇到寒冬,合同气源不足会发生气荒;与境外气源供应方签署了购气合同,因各种原因对方不履行合同会发生气荒;天然气产业链中气田、集气设施、管道、接收站、储气库等任何环节发生重大安全事故会发生气荒;管道规划设计有问题,互联互通不好,或部分管径过小、压力过低,天然气输送有问题会发生气荒;LNG接收站能力不足,会发生气荒;地下储气库和LNG储罐群仓储能力不足,会发生气荒;以及其他产生气荒原因。只要管理不到位,缺乏充足预案就会发生气荒。

如何破解气荒?

关键是在用气替代方面和天然气仓储缓冲方面做好预案。

市场是决定因素。用气合同管理是解决气荒问题的基础,供气和用气双方都要克服各种困难、认真履行合同。遇到寒冬、重大地质灾害,或其他不可抗力,可以将一些大中城市环保效果优良的适量燃煤热电厂作为战略备用。气源出现问题时,抓紧启动燃煤热电厂替代燃气热电厂或燃气锅炉。

为了防止气荒,保证城市采暖和用气安全,要保证备用燃煤热电厂的基本盈利,不应以发电小时数论英雄,主要目的是保证城市能源安全。鉴于散煤燃烧污染严重,最好确保农村散煤已改气的用气需求,较短时间运行环保效果好的燃煤热电厂,不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环境污染。

另一种破解气荒的有效方式就是加大天然气地下储气库、LNG接收站大型储罐群、大管径高压管道等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其综合储气量形成的调峰能力达到年用气量20%以上,基本可以将一些不可控因素,借助缓冲能力,将气荒缓冲掉。

管理上怎样发力?

气源能力。天然气要在中国能源体系中发挥主体能源作用,战略协同可再生能源发展,必须把天然气气源总量搞上去,把天然气成本降下来。美国、俄罗斯等国土面积大的国家,经过努力,本土天然气产量不仅实现了满足本国的用气需求,而且可以出口为国家赚取外汇。

中国是真的缺少天然气,还是勘探投资不够?国家要求加强中国本土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是非常英明和正确的。本土的常规气田、页岩气、煤层气、致密气,不需要经过境外长距离管道输送和LNG远洋海运,少了这一成本,依靠科技进步,控制好勘探开发成本,中国本土的天然气应该具有价格竞争力。

境外气源一定要战略性多元化。尽量实现低价购买,多元化后,任何一个国家的气源出了问题,其他国家可以补充调剂,只要气量不是很大,中国本土的基础设施也有能力补充调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足够多元化足量气源,特别是能自己控制的足量本土气源,才是支持打赢蓝天保卫战最可靠保障,并有足够能力破解气荒的发生。

优化管网规划设计。以前管道的规划设计都是气源驱动型,根据天然气田生产能力的大小,或获得气源的多少,确定管道路由、管径和压力,中国管网处于零散集成状态。成立国家管网公司后,就可以按照未来较长时间市场需求拉动整体规划管网,可以将管道路由沿着市场需求路线走的更远;管径设计不是为现在单一气源设计,而是未来更多气源设计,相关方可以共享使用。

因此管径可以设计的更粗,一条管道投资下去,最好几十年不再建设复线管道,可以节省大量因建设复线而造成的投资浪费和耕地浪费;管径压力也可以设计的更高,为未来有能力输配更多的气源做好准备。大容量管网体系,不仅自身具备相当规模的储气调峰能力,关键是在有可能发生气荒时,管道不会成为破解气荒的运送瓶颈。

LNG接收站建设兼顾长远。以前LNG接收站的规划设计也是仅考虑周边方圆数百平方公里天然气市场需求,接收站规模有限、接收能力有限、扩建空间有限。

成立国家管网公司后,可以将每一个接收站规划设计得足够大,并由不断扩建空间,成为国家管网主力气源供气点,只要合理保持沿海LNG接收站的间距,不仅可以确保国家管网多方位的气源注入和气源的输送扩散,满足管网沿线更多用户的用气需求,而且可以保证每个大型LNG接收站足量的接收气化能力所孕育的良好盈利,规模就更经济,成本就会更低。

大型LNG接收基地储罐群和一定距离间距,是防止发生气荒的重要基础设施保证。只有大型LNG接收站才能保证大规模接收能力、存储能力、气化能力、输配能力,避免气荒的发生。

地下储气库是关键。天然气地下储气库不占地表太多土地,气态稳定大容量长久储存,因此,欧洲人认为储气库是天然气产业链最为重要的环节,是舞好天然气产业链巨龙的最为关键天然气基础设施。

气田的盖层历史实践证明是密封可靠的,是上帝给与中国最为优质的天然气存储设施,一个优质大型地下储气库,可以相当于数十个甚至数百个LNG大型储罐,储气库单位体积天然气储存建造成本远远低于储罐。

能转储气库的气田,都要筛选研究转储气库,新气田按储气库直接作开发方案,投资最为节省,气田开采到中期可以适时转为储气库,储气库的垫底气虽然占用较大气量,但是最后是可以采出来的,不会造成气量损失。

美国、俄罗斯、欧洲破解气荒的杀手锏就是地下储气库。中国有了足够多的储气库和储气规模就可以缓冲过渡煤改气、寒冬、境外气源有变等各种不利因素造成的冲击,并确保气荒不再发生。

综上所述,对气荒要有正确认识,气荒是可以避免的,在气源有限、基础设施不足时,要加强气荒管理;在以后气源充足、储气、管道、接收站等基础设施强大前提下,可以放手开展煤改气工作。

天然气产、供、储、运、销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按照国家要求,科学优化规划布局,中国完全有能力将气荒消灭在萌芽状态。

(文章来源:精益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