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贸易 博弈中步入转型期
天然气贸易

天然气贸易 博弈中步入转型期

天然气作为传统化石能源的清洁代表,已经在相当多的用能领域中开始替代煤炭、石油等一次能源,能源过渡的转接作用凸显。在诸多新能源用能效率、发电效能、安全性和可持续性方面无法达到替代传统一次能源的现阶段,天然气的经济性、成熟性、稳定性有着天然的优势,在未来10年乃至20年时间中将对全世界能源转型起到十分重要的支撑作用。

在过去200年中,全球能源消费的主体逐渐从煤炭转向石油。而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晓勇主编发布的《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8)》指出,全球天然气贸易正步入一个关键的转型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钟飞腾在报告中分析,在天然气消费者增长的背后,全球天然气贸易正步入一个关键的转型阶段。由于供需关系调整和地缘政治博弈的加剧,传统上分割的欧洲、亚洲和北美三个地区性市场正加速融合。天然气贸易的结构性变化正在改变全球天然气市场,尤其是美国加入市场,澳大利亚增加出口能力,以及快速增长的液化天然气(LNG),正在打破传统的天然气商业和定价模式。

多因素促使天然气需求和贸易量激增

2016年全球天然气贸易比2015年增长4.8%,2017年天然气消费增长3%,两倍于过去5年的增速。

伍德麦肯兹亚太区天然气及液化天然气高级经理黄妙茹介绍,中国在加大对天然气开采、储运,LNG接收站以及储能设施的投资。今年已有33艘新的LNG船的订单,而2017年全年仅有19艘,2016年仅为6艘。在相对较短的时期内,一大批新的LNG供应项目即将开工,预计2015年至2020年期间,LNG产量将增加超过150百万公吨每年;相比之下,在2016年之前的5年里,供应仅增长了20百万公吨每年。新的LNG供应正在创造新的贸易路线。

钟飞腾认为,对于2017年的全球天然气市场而言,除了供需关系之外,地缘政治事件仍在继续影响天然气贸易。这从一定程度上表明天然气贸易从来就不会是一个单纯的地区封闭市场,而是深受全球政经形势影响。

与2015年相比,2016年、2017年的天然气进口格局保持了基本稳定,但中国于2017年5月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三大天然气进口国。2017年,中国与美国的天然气进口分别达到946亿立方米和860亿立方米。从月度数据看,中国与日本、德国处于进口的第一集团位置。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2018年下半年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展望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LNG需求创历史新高,增速将达到8.5%。LNG需求增速将在2019年放缓,这一放缓趋势在2020年进一步加剧,直到2021年才有所反弹。2021年至2027年期间,LNG的进口量将稳步增长,2027年之后再度加速,预计2030年全球LNG需求总量将达到450百万公吨每年。

天然气储量丰富 出口国格局稳定

从出口方面来看,世界天然气主要出口国的格局仍是稳定的。中国石油北京油气调控中心技术处姜勇在《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8)》中认为全球的天然气资源储量非常丰富,2006年世界天然气剩余探明可采储量为158.2万亿立方米;2016年世界天然气剩余探明可采储量达到186.6万亿立方米,较上一年略微增加了1.2万亿立方米,足以保证全世界多于50年的生产生活用气需要。根据普氏能源资讯2018年6月7日伦敦的报道,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在其年度统计公报中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探明天然气储量上升了0.2%,至1994万亿立方米。随着新气田的发现和勘探开采技术的进步,天然气剩余探明可采储量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不用担心“资源枯竭论”。

姜勇分析,随着我国政府大力推广天然气利用的政策利好,国内天然气产量将保特高速增长,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8月,天然气产量12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7%,增速比上月回落0.8个百分点;日均生产4.2亿立方米,与上月基本持平。1月至8月,天然气产量104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9%。预计2018年全年产量将超过1600亿立方米,2020年产量将超过1800亿立方米。中国政府提出了2030年将天然气国内供应量扩大至现在的3倍约6000亿立方米的计划,届时国内天然气产量将接近3000亿立方米。

关于世界天然气市场消费供求变化,姜勇认为,世界天然气总消费量呈稳中上升的趋势,天然气将逐渐抢占煤炭和石油资源市场,2017年世界天然气市场消费量前三名还是美国、俄罗斯、中国。预计2018年世界天然气消费需求量约为3.7万亿立方米,供需差将收容至100亿立方米以内。亚太地区将成为天然气消费的最大区域,根据BP《世界能源展望》预测,到2030年,非经合组织市场将占世界天然气需求增长的76%,而中国在其增长中占25%的大比重。

1

市场总体宽松 消费供求东移

世界天然气市场将保持“产销两旺、总体宽松”的态势。姜勇介绍,2016年世界天然气产量为3.55万亿立方米,同比増长0.6%,2017年世界天然气产量约为3.7万亿立方米,同比増长4.2%。新增产量主要来自中东、亚太和北美(美国)地区,非洲产量保持平稳,欧洲(不含俄罗斯)产量下滑,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较早前表示2017年俄罗斯天然气总产量为6900亿立方米,创25年来新高。从大趋势来看,世界天然气产量仍然高于消费量。

2015年以前,北美地区的天然气产量以每年约0.3%的速度增长。2016年以后,北美地区的天然气产量下滑了2%左右。为了弥补常规气田产量的下跌,美国正在加大生产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力度。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测,美国非常规天然气产量预计到2030年将占总产量的一半,墨西哥和加拿大天然气产量将下跌。

欧洲(不含俄罗斯)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家,即英国、挪威和荷兰的天然气产量占欧洲地区总产量的80%,且预计未来产量会维持现状或小度增加。

亚太地区的天然气市场发展非常活跃,未来年增长率可达3%。作为亚太地区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反而面临天然气供应紧张的情况。中国天然气产量对亚太地区总产量的贡献极大,并且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增长最快。

世界天然气市场消费现状,可以用“消费回暖,供求东移,欧美亚太此消彼长”概括。在世界能源消费增速放缓的背景下,2016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为3.54万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8%,较2015年有所上升,但低于2.2%的过去10年平均水平。2017年,北美地区、中南美地区、欧洲和欧亚大陆、亚太地区、中东地区、非洲天然气消费占比分別为26.3%、4.6%、28.8%、21.9%、14.5%和3.9%。与5年前相比,亚太地区、中东地区、非洲天然气消费占比分别上升了2个百分点、2.1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消费东移趋势明显。其中,美国世界天然气市场价格与供需区的天然气消费量遥遥领先,达到7708亿立方米。其他排名前10位的国家天然气消费量合计约为1.38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天然气总消费量的30%左右。俄罗斯作为天然气储量大国,天然气消费量却在下降。

2017年,北美地区天然气消费量约为9521亿立方米,比上年下降0.9%,出现负增长。其中,墨西哥天然气消费量降幅最大,为18%;美国天然气消费量降幅不大,为1%。欧洲地区天然气消费量为5117亿立方米,比上年増长5.2%。亚太地区天然气消费量増速明显,2017年増长7225亿立方米。中国、韩国、日本天然气消费量的提升是亚太地区天然气消费增速提升的重要原因。

2017年世界天然气市场分区占比与5年前相比,北美地区、中美地区、欧洲、欧亚大陆呈稳中有降的趋势,亚太地区、中东地区、非洲则逐年上升,这进一步印证了世界天然气市场消费重心逐渐向东转移的大趋势。

根据国家发改委数据,2018年1月至7月,国内天然气产量90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5%;天然气进口量68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38.5%;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57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8%。姜勇分析认为2018年中国大陆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将接近2800亿立方米。

2

LNG贸易进入黄金时代

钟飞腾分析,对于2017年的世界天然气贸易而言,第一种图景是地缘政治竞争范式,美国、欧洲和俄罗斯围绕天然气贸易的博弈仍在继续发酵;第二种图景则是美国特朗普政府能源新政推动的,归因于LNG的大规模出口,美国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直接影响到欧洲、亚太地区的供需关系,特别是地区价格日益趋同;第三种图景则是中国超速的天然气进口,而这主要源于中国加速向清洁能源转型。

EIA则认为,2015年至2040年间,世界天然气消费将增长43%。这种增速主要是由非OECD国家推动,EIA预计2015年至2040年间非OECD国家天然气消费的年均增速为1.9%,而OECD国家为0.9%。与BP的预测一样,EIA也强调,2040年的天然气消费中,电力部门占据主要地位,加上工业部门,两者合计占比为75%。审视2040年的天然气贸易,管道天然气贸易占比仍有48%,在管道天然气方面,主角是欧洲和俄罗斯。

据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估计,到2040年全球天然气贸易的绝对量将增加60%,达到1.65万亿立方米,也即年均2.1%的增速。2020年,全球天然气贸易量将达到1.148万亿立方米,2030年进一步增加至1.344万亿立方米,其中LNG的份额将从2015年的31%增加至2020年的41%,到2030年将变为45%,但随后又下降至40%。因此,未来15年将是LNG贸易的黄金时代。

而LNG的进口方,则主要是亚洲和欧洲对全球LNG贸易有决定性影响。尽管从纯粹的价格因素考虑,由于距离相对远一些,美国LNG向亚洲的出口应该不如对欧洲出口,但是考虑到能源供应安全问题,很多亚洲国家其实也必须走向供应多元化道路,因此美国往亚洲的LNG出口仍可能持续增长。

目前,北美仍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区,加之其因“页岩气革命”开始陆续对外出口天然气,北美会对世界天然气市场发挥重要作用。欧洲将成为世界天然气供需平衡的重要战场,俄罗斯、揶威、阿尔及利亚是欧洲大陆主要的天然气供应国。中国、韩国、中国台湾和巴基斯坦等带动了亚洲LNG进口需求上涨。

3

“蝴蝶效应”影响贸易格局

姜勇认为,天然气市场是各国不同的天然气供求关系的信息反馈,也是由“产供储销”体系有机组成,受多方因素综合影响,但也遵循“蝴蝶效应”。

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的天然气净贸易远景预测,中国已经于2013年超过韩国,成为亚洲第二大天然气进口国。预计在2021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但伍德麦肯兹预测,2018年中国有望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2018年1月至8月中国进口天然气5718万吨,同比增长34.8%。其中2018年1月至5月,中国已经进口了3490万吨天然气,超过日本3450万吨的进口量成为了世界第一。日本6月LNG进口量下降到了两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原因是日本公用事业部门启用了更多因2011年福岛核灾难被关闭的核电站而减少燃气发电。

钟飞腾分析,2017年天然气贸易有两个标志性事件,美国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和中国成为进口增速最快的国家。随着美国加入这一庞大的交易市场,天然气区域贸易的格局正在被逐渐打破,亚洲国家日益强调摆脱基于油价的长期合约机制束缚,迈向更为灵活的基于亚洲供需关系的价格机制。鉴于未来30年,中国是亚洲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地位,应当在亚洲天然气定价方面扮演领导者角色。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