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转型下的油气新变局 天然气成为主体能源路径初现
天然气

能源转型下的油气新变局 天然气成为主体能源路径初现

世界能源格局正发生深刻变革。中国经历着天然气从高峰低谷到高峰无谷、油气并举的能源转型。如何科学掌握能源转型的方向,有效把握市场机遇、应对潜在风险,实现低碳转型,对于石油公司实现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

近年来,世界能源格局正发生深刻变革。中国同样经历着天然气从高峰低谷到高峰无谷、油气并举的能源转型。那么,能源转型的发展方向是什么?石油公司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10月下旬,规划总院举办“2018能源转型论坛”,围绕“能源转型背景下的石油公司发展机遇与挑战”这个主题,相关专家为中国能源和油气行业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天然气成为主体能源路径初现

当前,“冬供”进入倒计时。社会各界对天然气的关注远超往年。

天然气以其低碳高效、安全可靠的特性,被誉为开发利用技术成熟、资源丰富、价格低廉的优质替代能源,各界已逐渐形成大力发展天然气的共识。

“天然气需求量以及在一次能源中的份额持续增长。”IHS董事总监——亚太区天然气电力新能源主管周希舟认为,俄罗斯、中亚和里海地区是拥有较大潜力的供给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主任郭焦锋表示:“城镇化是推动天然气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各国为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也在促进能源转型。”

较为清晰的信号显示,天然气将成为中国的主体能源之一。在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下,天然气将填补散煤空缺。2017年,天然气在我国一次能源比重占比7.3%,根据发达国家经验,要成为主体能源,这一比重应提升至15%左右。

“天然气发展要处理好两大关系,建设好五个维度的保障。”中国工程院院士黄维和认为,“要处理好国内天然气与能源系统的交互关系、国内与国际市场的交互关系。同时,只有市场可消纳、资源可获得、价格可承受、运行可稳定、发展可持续才能保障天然气朝着有利方向发展。”

加强海外天然气资源获取、参与全球贸易体系研究也是天然气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数据显示,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上升较快,2018年上半年已达43%,未来对外依存度将超过60%。同时,黄维和认为,我国应统筹规划管道气和LNG的进口,研究建立与全球贸易接轨的中国天然气贸易体系,统筹规划长贸与现货,降低采购成本。开展天然气与其他能源的融合发展研究,完善天然气发展政策保障的研究。

石油化工产品“蓝海”待开拓

当前,我国炼化企业正迎来重要机遇。据规划总院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国际原油价格总体将在50美元/桶至90美元/桶范围徘徊,中低位运行的油价使得乙烯生产成本降低,将支撑石化工业的成本优势。

“总体而言,石油和石化产品将成为驱动未来石油需求增长的重要动力,特别是对于石油加工企业,要注重从燃料型向材料型转变。”中国石油规划总院院长韩景宽说。

长期来看,我国经济增长将对石化产品需求形成有力支撑。但不可忽视的是,我国化工市场对高端产品需求旺盛,国内自给率低,工程塑料、高端聚烯烃、特种橡胶、电子化学品等产品仍需大量进口。与此同时,国内炼油产能过剩严重、炼油产品供应主体多元化竞争日趋激烈,替代能源兴起,油品需求日益趋紧,给石化产品带来不小的挑战。

“留给国内炼厂转型升级的时间窗口也就未来2至3年。”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戴家权表示。

“加快结构调整,突出低成本和特色高端是炼化企业发展对策之一。”中国石油规划总院炼化所所长孙宝文认为,炼化业务要增产汽油、航煤,用好特色资源,增产石蜡、基础油等非油产品,降低柴汽比,满足市场需求;化工业务要提高高端产品比例,着力发展高分子新材料、专用化学品和精细化学品,坚定不移地向高端产品进军。

同时,优化产业布局,发挥集群效应,突出科技创新,引领产业升级,提升核心竞争力,持续推进化工成品高端化,实现产品创新不失为开拓化工领域“蓝海”的重要方式。“没有源头技术突破,就没有化工的核心竞争力”,成为会上相关炼化行业专家的共识。

油气公司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在能源转型的背景下,“四种主体能源分别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科学院院士邹才能认为,“煤炭进入转型期,石油迈入稳定期,天然气进入鼎盛期,新能源进入黄金期。”

从目前的能源发展趋势来看,低碳化、高效化和多元化是未来能源转型的三个主要方向,石油公司也正迎来重大的机遇。

总体来看,未来能源需求的增量主要来自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据研究机构预测,到2040年,能源增量60%来自亚太地区,12%来自非洲和中东地区,北美和欧洲地区呈持续下降态势。

科技进步赋予油气工业新的生命力。随着地震成像技术、钻井压裂技术和新材料技术的突破,越来越多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将被解锁。根据BP统计,单纯依靠科技进步,到2050年,油气生产成本的下降幅度平均将达到30%左右。而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包括先进的地震数据处理、传感器的使用等,对石油生产在资源开采、成本控制和生产经营方面将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能源多元化同样为石油公司的转型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可以看出,以原油业务为主的公司,正在向原油和天然气业务并重转型,以常规油气为主的公司正在向常规和非常规并重转型。

“天然气在未来的发展当中,可能会和可再生能源实现一种互补的发展过程。”黄维和表示,在转型的过程中,如何迎接可再生能源,对于能源公司而言,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在能源转型的背景下,“石油公司面临的来自环境、市场和政策的挑战同样不可忽视。”韩景宽表示。

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给油气供需稳定带来挑战。国际社会对全球变暖的治理,对油气行业的发展提出更高要求。近两年,欧盟一些国家已经对燃油车提出了禁用的具体时间表,而一些车企对于燃油车的减产,包括停产提出的时间表,对油气消费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随着技术的进步,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成本将大大降低,也会对油气的消费产生一定的冲击。

“石油公司低碳转型的发展势在必行。在抓紧油气业务不动摇的同时,石油公司应注重传统业务能效的提升和技术的进步,因时因地制宜,做好新能源业务在时间与空间上的部署。不断突破传统业务的发展空间,持续改变适应新的变化。”韩景宽认为。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