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驱动下的天然气市场 能否持续狂奔?
天然气储气库

政策驱动下的天然气市场 能否持续狂奔?

全球天然气市场格局正面临重塑。受益于页岩气革命的成功,美国从天然气进口国变身为净出口国,并全速进军亚、欧市场。中国则在过去两年里,成为最耀眼的天然气需求市场。

如何理解中国天然气市场增长的驱动力?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干部学院院长、党校常务副校长徐玉高在2018上海能创论坛上表示,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发展有两个大的周期,前一个周期主要是经济繁荣推动的,最近这一轮是明显的政策驱动。

对于政策的拉动能否为天然气消费的增长提供持久的动力,徐玉高持保留意见,“中国天然气消费能不能一直是两位数(增长),这个我有疑问。”关于天然气市场盛宴是否提前结束的话题,此前曾引发业内关注。

不过,徐玉高依旧认为,中国将在未来成为LNG的主要进口国之一。日本核电的重启,其LNG进口量将出现下滑趋势。“日本的一降,中国的一升,中国的进口需求在2026年会达到一个数值。”

无论是为了更好的拥抱、融入全球天然气产业链分工当中,还是理顺内部行业体制、价格机制的不健全,中国的监管部门在积极推动天然气的市场化改革。这当然不是件易事。

“价格改革的进程比较快,相当一部分的气价已经放开了,应该说气价市场化程度已经是半壁江山了。而且统一了非常复杂的价格体系,(批发环节的)居民气价与非居民气价实现了统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副会长董秀成表示。

不过对于下一步的价格改革方向,董秀成还是表达了担忧,他认为现在天然气价改有两大问题,一是门站价格怎么办,(继续存在)合理不合理;另一个是城燃的价格机制,如果上游的价格放开,那么城燃的价格怎么办。“这是两大核心,当然下一步还会继续推进。”

对于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未来,徐玉高则表示,天然气改革会与电力改革类似,政府指导价格可能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LNG液态与管道气双轨制会长期存在。

国家管道公司以何种方式实现独立,是业内现阶段颇为关注的焦点问题。“大家对于管道独立的理解不一样,包括三桶油对管道独立的理解也不一样。管道独立的核心不是管道业务单独注册成一个公司。管道必须独立于生产供应商,必须独立于大的消费者,这是核心问题。”董秀成说。

在历经上百年的发展后,美国的天然气市场(包括管道的密度程度、价格形成机制)显然成熟得多。在LNG出口模式方面,也在推进着创新。

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贾颖介绍,与之签订合同的买方拥有灵活性与自由度,可以将货物运到不同的地方。“美国的LNG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变革,价格变得多元化,透明性也强了,所有的这些将帮助市场慢慢形成未来的指数。”

将大数据应用到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当中,是国际油气巨头正在探索的方向。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业务发展及政府关系总监李昕表示,“如果能改变过去数据处理的思路,能够对油田、钻井定制一套方法(以搜集数据),这个数据对于降成本、增产量就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事实上,正如李昕所言,“油气行业特别是上游不是一个传统行业,而是高科技行业。这里面的科技含量非常高。如果非常规(资源)和大数据结合起来,将会发生化学反应。”

(文章来源:南方能源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