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供需两侧全方位打造天然气调峰能力
调峰储气库

从供需两侧全方位打造天然气调峰能力

天然气和电力作为低碳绿色能源,由于生产供应和消费需求很难做到同步,都需要调峰。

由于技术等原因,电力调峰存在一些不便利性。天然气存储优于电力,利用天然气特点,打造优秀的天然气调能力,可有效地助力电力调峰,意义重大。

天然气供给侧调峰能力打造

地下储气库调峰能力打造。地下天然气田是可以长久储存天然气的天然地质“容器”,只要储层物性、构造盖层、已钻井密封和库容适宜都可转为地下储气库,在国家层面政策推动此项工作尤为重要。

部分盖层优秀的老油田也可以转为储气库,但要做深入细致研究。盐穴打造储气库、水层打造储气库是努力的方向,在气田构造总库容不足时,是地下储气库发展方向。

地下储气库垫底气要长久储存不宜采出,为调动各种资本投资地下储气库积极性,提高项目盈利能力,国家要打造强大的天然气调峰能力,避免气荒,确保我国气网和电网保供安全,从而打赢蓝天保卫战。

储存在地下储气库的天然气稳定又安全,与管道相连,淡季气田产量可不用限产直接加压后存入储气库。

笔者建议:将地下储气库作为第一位天然气调峰设施打造,应鼓励燃气商、燃气电厂、大工业用户等用气大户积极参股地下储气库投资建设,并获得相应储气库使用容量。

LNG储罐群调峰能力打造。沿海大型LNG接收站储罐群既是接收境外购买LNG的重要周转基地,也是天然气液态高密度储存的重要方式。

千万吨级LNG储罐群所形成的储存能力是仅次于大型地下储气库的液化天然气存储设施。而且在负荷中心区附近的大型接收站,通过增加周转次数,可以强化和提高天然气调峰能力。但存在一定风险,需要与管道相连并消费掉,才能实现动态安全管理。

城市负荷中心周边LNG卫星气化站也可以建设适度规模小型LNG储罐群,由于需要LNG槽车或集装箱运输,成本会大幅度提高,增加城市燃气商基础设施投资和调峰成本,比在大型LNG接收站气化后直接进入管道输送的调峰成本高出许多。

笔者建议:LNG储罐群作为第二位天然气储气设施调峰能力打造,并将LNG大型接收站储罐群为主,城市周边卫星站小型储罐群为辅,打造天然气调峰能力。

同样,也应该鼓励燃气商、燃气电厂、大工业用户等用气大户积极参股大型LNG接收站投资建设,并获得相应LNG储罐群使用容量。

高压管网体系调峰能力打造。将国家天然气管网主干线和支干线按照加大管径和较高压力设计,通过增加压力和体积也能够大幅度提高国家管网体系天然气高压储存能力。管道路由、管径、压力设计要坚决摈弃按照单一气源静态设计理念,要按照未来长远需求、多气源使用设计管道路由,将压力和管径设计足够大。

笔者建议:将高压管网体系作为天然气第三位调峰能力打造。

气田冬季增产调峰能力打造。天然气田增产措施最好在冬供前集中完成,特别是地层致密的页岩气、煤层气。致密气压裂增产措施在采暖季前实施,可以获得一定量的气田产量增量。在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政策实施后,冬季气价要高于淡季气价,上游气田冬季增产既能打造出部分调峰能力,又能获得较好的经济效益。

目前,我国本土气田产量严重不足,很难像俄罗斯一样实施气田的战略调峰。在以后地下储气库发展较好,本土气田有较大发现前提下,个别气田也可以考虑“淡季减产,冬季调峰”的战略性安排。

笔者建议:气田冬季增产作为第四位调峰能力打造。

天然气需求侧响应能力打造

华北冬供4个月,东北和西北冬供6个月,及中南部百姓对冬供的需求,天然气面临超量调峰需求。散煤燃烧污染排放最为严重,如今较先进并已完成清洁改造的燃煤热电厂的污染和碳排放还是可以接受的,特别是在一些大中城市郊区,在燃煤热电厂基础上,投资建设燃气热电厂,分别与同一热力管网有效连接,实现相互切换。在气量不足时,切换成燃煤热电厂;在气量过剩时,特别是LNG储罐容量饱和,无法按合同要求接收境外购买气源时,及时切换成燃气热电厂,能够非常有效避免气荒或天然气过剩情况的发生。每个大城市只战略性安排建设一个燃煤燃气相互切换的综合性热电厂,实现在需求侧有效应对天气变化、各种气源不可测因素,特别是境外气源国的各种变化,将气荒或天然气过剩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价格承受能力较低的天然气制化肥或其他冬季产品不是特别急需的、可以中断的工业用户,将稀缺的天然气用于居民冬供和天然气汽车用气,留下宝贵的天然气,更多用于支持农村的煤改气工程,大幅度减少其对空气产生的严重污染。

(文章来源:石油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