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冬供全景:供需,储运,价格
西气东输

天然气冬供全景:供需,储运,价格

天然气是愈发重要的冬供主体能源,采暖需求持续快速攀升

天然气由于清洁、高效、上量快,受到政策扶持,是未来10年内成长最为确定的主体能源品种之一。我国燃气集中供暖合计占比15%,远低于燃煤集中供暖的81%,提升空间巨大。每年冬季燃气需求大增,对供需储运和气改提出持续挑战。

我国冬供依赖供需储运多方调控,海外主要依赖储气库与发电调峰

国家发改委主导燃气冬供的统筹工作,历年冬供均对供给、储运、需求侧管理提出一系列要求,核心思路是收窄供需缺口,确保民生用气不犯错误。相比之下,海外市场对需求侧的管理较少,而以地下储气库和燃气发电作为主要调峰手段。

需求:12月需求最高,需求侧管理扰动极大,17、18气荒压制需求

燃气供暖季为每年11月至次年3月,其中用气需求最高的是每年12月,且当月燃气用气量与气温的关系最为显著。在供需紧张时段,针对需求的压制措施盛行,加大了需求预测的难度。1718年度气荒期间,冬季需求即出现了明显滑坡。

供给:高度依赖进口气,气源筹措和接收站建设是瓶颈

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持续攀升,进口LNG贡献主要增量。国产气增供有限,依赖新井投产和老井挖潜;进口管道气增供取决于土库曼康采恩,以及19年底中俄东线通气;进口LNG增供依赖新接收站投运以及存量接收站周转率的上行。

储运:新建设施,推进设施公平开放,期待国家管道公司

在17、18年度“气荒”的过程中,中游设施储运能力欠缺的矛盾较为突出,加剧了气价暴涨暴跌和跨区域套利空间。我国正通过新建管网和地下储气库、加强互联互通、以及拟成立国家管道公司加快设施公平开放,力图优化储运能力。

冬季涨价:上游季节性受益,下游顺价形势改善,上下游矛盾已收窄

冬供期间,由于供需矛盾突出,往往由上游央企带头涨价限气,并带动LNG现货价格的上涨。上游企业价差整体季节性受益;下游整体受损,但形势伴随顺价推进而改善。下游价差形势最差的年份为首度涨价的16年,而非气荒的17年。

气量与价差双因素轮动,气量逻辑重要性长期提升

冬供期间,上下游标的业绩受到价差和气量两方面的影响。短期而言价差的影响更大,但长期而言,随着供需关系的逐步改善,气量增速对行情预期的重要性将持续提升。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