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油气改革:国家管网公司有望成立
天然气市场

盘点油气改革:国家管网公司有望成立

12月28日24时,国内成品油价格迎来“五连跌”。随着近两个月来国际油价走低,国内消费者的用油成本相比已大幅减少。以一辆小客车50升的油箱为例,加满92号的汽油相比两个月前少花费近75元。

2018年是全球原油市场极不平凡的一年,布伦特原油从2月最低的每桶60美元上涨到10月的四年新高86.74美元,很快又跌至现在的50美元。价格变幻的背后,全球石油产业面临供需变局:石油作为垄断能源的地位正在减弱,天然气、煤炭、可再生能源的供应多元化愈加明显。

作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中国在2018年推出原油期货、煤炭去产能与释放优质产能并进、储气设施建设提速、“5·31光伏新政”、居民与非居民天然气价格并轨……这些大事件都深切影响着能源行业的发展。

此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提到,未来将深入推进能源领域的价格改革,缩小政府定价范围,政府价格管理将突出成本和效率。

在12月27日举行的2019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表示,2019年将深入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积极推进油气管网运营机制改革,加大三代核电、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力度,深化“放管服”改革,增强能源发展内生动力。

可以明确,2019年中国能源行业的价格改革和体制改革仍将继续向前。

成品油市场规范进行时

3月26日,酝酿多年的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由于是中国首个面向国际投资者的原油期货品种,中国原油期货的上市更是有着争夺原油定价权和助推人民币国际化的重任。

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心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中国原油期货“这步棋”走得很好,上市9个多月以来,整体表现良好,成交量和持仓量已成为除WTI和布伦特之外的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品种。不仅如此,原油期货也有利于促进国内油品市场规范以及下一步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

2018年1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有关问题的公告》,明确自3月1日起所有成品油发票均须通过增值税发票管理新系统中成品油发票开具模块进行开具,成品油调和油品分类编码不得随意变更,借此防范炼油企业的偷漏税行为。

“政策实施已有一段时间,但是炼油厂的偷逃税问题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杜绝。”山东炼油行业一位从业者告诉记者,以前都说地方炼油企业在对外报价时会有两个价格,即“带票”和“不带票”,现在企业不开发票行为都是私下在做,没有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

据了解,山东某地最新的带票0号柴油约为5500元/吨,但是不带票的销售价格只有4800元/吨。一些民营加油站92号汽油不开发票的价格比开票价每升便宜0.6元~1元。

成品油市场销售混乱,也进一步阻碍着成品油价格机制的市场化改革。

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是2013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将成品油计价和调价周期由22个工作日缩短至10个工作日,取消上下4%的幅度限制,并调整了挂靠品质。2016年1月,成品油调价机制明确了调价上限和下限,分别设为每桶130美元和40美元。

运行多年来,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仍然存在不少弊端,比如被动接轨国际市场,未能反映国内市场供需,成品油价格仍由政府干预尚未形成市场化。

事实上,早在2015年《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就提到将“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但现在这一目标尚未实现。市场化,仍将是后期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的方向。

2018年国内成品油市场经历多次涨跌。刘心田认为,未来消费者仍将感受到国内成品油价格带来的较大变化,原因在于从供给端来看,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炼化产能大幅提升,原油作为最根本的市场已经由卖方市场转向卖方市场,国际油价未来维持高位的可能性不大。另外,国内燃油汽车将在2021年出现置换高峰,随着新能源汽车技术进步,能耗成本更低的新能源汽车必然带来油价下降。

国家管网公司有望成立

经历了去冬今春天然气紧张,2018年中国天然气产业的发展更为迅速。

4月底,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加快储气设施建设和完善储气调峰辅助服务市场机制的意见》,明确了到2020年,供气企业储气能不低于年合同量的10%,城镇燃气企业储气能力不低于其年用气量的5%,地方政府建成不低于日均 3天需求量的储气能力。

各方储气设施项目原则上要在2018年开工。按照规划目标,储气能力将达到全国天然气消费量的16%,而此前还不足6%。

除此之外,关于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的监管办法开始征求意见,油气企业的管网互联互通亦开始突破。

卓创资讯天然气产业总监刘广彬认为,2018年1~10月天然气表观消费量累计2269亿立方米,同比增速依然保持了17.2%的告诉增长,但是2018年最大的变化在于供需缺口明显减少,北方“煤改气”思路走向能源保障和因地制宜,民营企业参与天然气上游供应的积极性明显提升,上海、重庆天然气交易中心对天然气市场化交易的促进作用越发明显。

5月25日,国家发改委宣布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6月10日起将居民用气价格最高门站价格改为基准门站价格,价格水平按非居民用气安排。

这是中国自2010年以来首次调整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由于国内多数省份的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普遍低于非居民用气价格,居民用气销售价格也将进行上调。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调价思路,上调幅度原则上不超过每立方米0.35元,剩余价差1年后适时理顺。随后,北京、张家口、福州、呼和浩特等城市都对居民用天然气价格进行了上调。不过,也有湖北、山东、陕西等省暂未调整。

刘广彬说,没有理顺价格的地区,2019年价格调整将继续执行落地,中国天然气价格理顺,市场化进程走向新的台阶。

对于天然气行业来说,备受关注的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成立方案有望在2019年公布。

10月,中石油将中石油天然气销售分公司、昆仑能源有限公司进行合并,组建专业化天然气销售公司,构建天然气销售业务一体化运营管理平台和投融资平台。整合之后,中石油天然气批发销售与终端零售合二为一。

不仅如此,2018年以来,包括中石油管道公司、北京油气调控中心等中石油旗下的油气管道业务相关的子公司,已经陆续将办公地点搬至北京恒毅大厦,为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留下猜想。种种迹象显示,此轮油气改革中酝酿的国家管网公司正在渐行渐近。

12月20日, 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2019中国能源化工产业发展报告》中也发出预测,国家管网公司有望在2019年成立,满足“管住中间、放开两端”的要求,进一步激发上下游活力,为社会资本进入上游勘探开发领域解除基础设施制约。

根据其预测,国家管网公司的建立将分三阶段:首先是将三大石油企业的管道资产及员工剥离并转移至新公司,其次引入国家投资基金及民营资本,最后谋求上市。

实际上,不只有石油天然气改革,煤炭和煤电产业的供给侧改革、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新能源补贴退坡、全国碳交易市场正在建设……这些能源产业的大变革都构成中国能源体制改革的一部分,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的目标还在路上。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