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后的中国能源结构如何判断?何时能进入油气时代?
油气改革

30年后的中国能源结构如何判断?何时能进入油气时代?

气候变化、巴黎议定书、温室气体、2摄氏度控温也许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热门词汇,也是越来越被广泛接受的社会理念。某种意义上我认同人类文明进步经历了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正在进入生态文明的划分。尽管特朗普不顾大多数国家和美国社会主流的反对,贸然宣布美国退出巴黎议定书,在国内推行增加煤炭开采、开放阿拉斯加保护区石油勘探开采、停止继续执行汽车最低油耗要求等政策,但近两年来,美国的煤炭消费不增反降。有报道说,特朗普最近也不得不承认,“全球气候变暖不是胡说八道”。

过去几年,中国在环境保护、在能源转型和节能减排方面投入巨大,“蓝天保卫战”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就北京及周边而言,严重雾霾天气明显减少,良好天气的天数有所增加。能源消费、能源结构对环境和气候有直接影响已经被实践多次证明。没有谁能比我们这些亲历过“奥运蓝”、“APEC蓝”“阅兵蓝”的北京人更能感受到人类活动和能源转型对气候环境变化的影响。

自人类学会用火后,能源就成了人类永恒的需求。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一个显著的不同是能源的分散式的自给自足和大规模的集中供给。薪柴和其他生物质为主的能源符合农业文明的分散、就近和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而煤炭和石油的大规模、全球化和集中供给的生产方式制造了、全球化的能源巨头公司。石油公司是工业文明最具代表性的企业。自洛克菲勒创建标准石油公司以来,石油七姐妹一直是富可敌国的世界上最大的企业组织。在2018年财富500大的榜单上,前十名公司里有五家是石油公司,加上排名第二的中国国家电网公司,能源公司就占了六席。如果把排名第六和第七的丰田汽车、大众汽车加上,生产能源和生产最大能源消费品——汽车的公司就占了八席。排名第一的沃尔玛是一家零售企业,而排名第十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巴菲特创建和领导的基金公司。

这十家公司占据财富500大榜单的前十名不是偶然现象。规模、效率、集中和垄断是工业文明难以逃脱的结果,也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社会更加分裂的矛盾之源。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进入生态文明的驱动力何在?能源消费从高碳能源转向低碳和无碳能源是必然趋势,可再生能源则是能源转型的希望所在。人类需要保护赖以生存的地球,能源转型是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走向生态文明的重要驱动力。政府政策的引导、约束和能源企业的自主改革,是推动能源转型的两个车轮,缺一不可。

煤炭、石油和天然气都是化石能源,供应了全部现实能源消费的80%-85%。未来40年,地球还要增加20多亿人口,发展中国家的人均能源消费还会持续增加,至2050年全球能源的总需求还要增加50%左右。减少煤炭消费已有广泛共识,以气代煤以电代煤在实践上也广泛采用,减少煤炭消费下降已是全球不争的事实。2013年中国煤炭消费到顶是世界能源转型的重大利好。

三四十年前人们谈论石油峰值论时关注的是石油资源枯绝,而今天人们谈论石油峰值论时关注的是石油消费峰值何时到达。发达国家的石油消费已经在峰值期,欧洲石油消费已经下降数年,长期以来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已经到达其石油消费峰值。非常规油气革命使得美国不仅可以实现半个世纪以来一直追求的“能源独立”,更有望从最大能源进口国转型为能源出口国。

回到中国,今天的中国不仅是最大的能源生产国,也是最大的石油天然气进口国。怎么判断未来30年中国的能源结构,我以为最大的可能可以用三句话来总结:跨越不了的煤炭时代,进入不了的油气时代,引领世界的可再生能源时代。具体而言,最好的结构将是“煤炭35%+油气35%+非化石30%”的结构。

相较国际同行,中国石油工业的改革将面对更加严峻的挑战。除了面对与国际同行相同的油田服务产能过剩、石油公司转型艰难的挑战外,还需要面对大量历史沉淀的挑战。非市场环境下建立起来的独一无二的、庞大完整的石油工业体系曾经功勋卓著,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便步履维艰,经历了20年的改革包袱依然沉重,迈向高效率可持续的市场配置资源的道路依然漫长。究其关键,是能源资源(石油、天然气甚至煤炭)的商品属性至今仍有争论,因此能源公司的市场化属性还未能得到完全认同,彻底的市场化改革也就无从谈起。

(文章来源: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