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背后的天然气并轨 - 液市
柴静背后的天然气并轨
1

柴静背后的天然气并轨

2015年春节后第一周,发改委宣布天然气调价和价格并轨,改革的春意凌烈。随后,公民柴静在两会前夕又抛出能源和环保的重磅炸弹——《穹顶之下》,一时间举国上下刷爆朋友圈。一个行业议题,此时已经升级为一个国家全体国民的痛点话题。

《穹顶之下》得以播出的高层意向和全民疯转的下层民意,已经开始潜移默化推动一个行业的变革,不管这个行业是否愿意接受改变。

所有人都无法否认,天然气作为当前解决雾霾问题,改善环境保护与能源消耗关系,最现实的清洁能源。

柴静和天然气调价

2013年以前,我国天然气价格门站价格由出厂价和管输费构成的成本加成方法定价,天然气出厂价经历了单一气价,“双轨制”,到政府指导定价的过程;天然气管输费经历了老线老价、新线新价的复杂局面。2011年在两广地区实行天然气价格试点,以上海作为基准点,天然气价格由成本加成向市场净回值定价转变,从2013年7月10日开始在全国推广。

2013年的价改参照2012年的可替代能源进口价格合理比价水平,考虑到当时天然气价格偏低,采取了台阶提价,区别存量气和增量气。政府指导门站价格,实行最高上限价格管理。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格,以及液化天然气气源价格放开。

增量气门站价格按照广东、广西试点方案中的计价办法,一步调整到2012年下半年以来可替代能源价格85%的水平,并不再按用途进行分类。广东、广西增量气实际门站价格暂按试点方案执行。存量气门站价格适当提高。防止群众情绪反弹,居民用气价格不作调整。

2014年继续深化价格改革,进一步调整非居民用存量天然气价格,非居民用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千立方米提高400元。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不作调整,进一步落实放开进口液化天然气(LNG)气源价格和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格。同时计划2015年增量气和存量气价格并轨。

通过两次调整,天然气价格明显上升。在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持续走低情况下,天然气价格偏高问题凸显,市场出现清洁能源“逆替代”现象,市场对于天然气价格改革呼声高企。加之2014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786亿立方米,增长5.6%,增速明显低于往年,处于较低水平,给大力发展天然气的愿景增添了几分阴影。

2015年2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通知,决定自4月1日采暖基本结束后将存量气和增量气门站价格并轨,全面理顺非居民用气价格,同时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价格,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不作调整。

2014年下半年以来,燃料油和液化石油气等可替代能源价格随国际市场油价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按照现行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天然气价格与可替代能源价格联动,将各省份增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降低0.44元,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提高0.04元,实现价格并轨。

此次调价两大亮点,一个是价格调整改变调价即是涨价的规律,是破天荒之举也是市场行为的必然结果,正如《穹顶之下》中所述的“将市场的权利还给市场”。

另一大亮点是放开直供用户(化肥企业除外)用气门站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完全放开气源价格,政府只监管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管道运输价格和配气价格。开放直供用户虽然只是试点,但是意义之大,对于推动天然气交易市场建设具有积极作用。至此“三连跳”告一段落。非居民天然气价格并轨,回归合理价格水平,居民价格将全面开启阶梯气价。

天然气:能源改革的先声

中国环境问题是天然气发展和改革的最大动力。

2013年国家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年全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692亿立方米,增长12.9%,增量247亿立方米。此外,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建立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长效机制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天然气供应能力达到4000亿立方米,力争达到4200亿立方米。

2014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对天然气的发展提出更高的要求,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提高到10%以上,天然气主干管道里程达到12万公里以上。

2014年,由于全国经济低迷,国际油价“塌方式”下跌,我国天然气增速明显低于往年,全年表观消费量不足1800亿立方米,相比2013年增速不足百亿立方米。与2014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2.6亿吨标准煤相比,天然气的表现多少让人有点失望。

大力发展天然气已经成为国策,然而天然气市场的需求就不那么乐观,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2015年实现2000亿立方米都是问题,2020年实现4000亿立方米的消费量更无从谈起。

影响天然气发展的因素,首当其冲的是价格,好在2015年2月28日发布的价改文件让天然气的未来看到了些许光芒,非居民门站的气价梳理了,但还有众多问题需要解决,而这正是更加系统性的能源市场体系改革。

“柴静”的下一个目标

防治雾霾不仅仅是柴静一人的责任,更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大力发展天然气是治理雾霾的必经之路,但还需遵循市场发展规律。破解天然气发展的瓶颈,除了机制上的改革外还要有管理上突破,市场化发展是大势所趋。

天然气市场从非竞争市场向市场化转变需要经过供应多元化、管网第三方准入、运销分离、发展现货期货等几个过程,逐步放开竞争环节垄断,引入有效竞争力,由市场配置资源,这些是未来所有柴静们需要攻克的目标。

1、生产多元化。打破资源垄断,由市场配置资源。预计到2017年,页岩气、煤制天然气等非常规资源增多,供应更加多元,我国天然气资源供应大于需求,供需形势出现扭转,届时推动天然气市场化改革更符合时机。

2、管道等基础设施第三方准入。随着资源供应多元化,中游管道主要有“三桶油”占据,不实行没有歧视的第三方准入,管输的矛盾将更加突出。

3、信息公开透明。打破信息壁垒,避免重复建设投入。同时管网等基础设施运行数据公开透明,有利于第三方注入。

4、分离管道公司销售。随着天然气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管道公司运销分离,有利于第三方无歧视准入,提高运行效率。同时方便与政府对管网定价的监管。

5、增加短期合约。短期合约来平衡短期的供需关系,并给市场参与者提供他们所需的灵活性。

6、发展现货市场。由于现货市场流动性较强,天然气的现货价格反映天然气短期边际成本的变化,反映天然气在特定现货市场区域的市场价值和供求状况。由于价格是在透明的、竞争的市场中动态形成的,故天然气定价变得更有效率。

7、发展天然气金融市场。在价格波动时,规避风险,套期保值。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天然气利用效率。同时争取进口天然气价格谈判主动权,谋求国际天然气市场和天然气定价话语权。

8、完善的法律法规制度。政府需要转变在天然气市场中的角色,成为监管者和竞争委员会的仲裁者。政府科学监管、企业规范经营、市场公平竞争才能促进产业健康发展。

(文章来源:石油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