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发展天然气发电目标不变 分布式重燃热情
1

适度发展天然气发电目标不变 分布式重燃热情

2014年最后一天,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规范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出建立气电价格联动机制,规定“最高电价不得超过当地燃煤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或当地电网企业平均购电价格每千瓦时0.35元”。

2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又下发《关于理顺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的通知》,要求按照现行天然气价格机制,非居民增量气和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实现价格并轨”,并“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门站价格”。

1

一直在夹缝中谋生存的天然气发电,命运正发生着微妙变化。

春节前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天然气价改完成了理顺非居民用气价格 “三步走”的目标,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更将此描述为“意味着天然气价格改革完成‘破冰之旅’。”距离4月1日正式实施时日不多,“破冰之旅”对气电企业影响几何?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通知中涉及“直供用户”之一的气电企业,对此次价格下调敏感度不高,对先行试点放开直供用户门站价格则期待颇多,而主要气源为增量气的新入场分布式能源项目和气电项目迎来实质利好。

存量气为主的气电企业影响不大

本以为“两头受压,夹缝生存”的气电企业年后会很冷清,几番联系后,情境完全两样。

3月11日,记者致电中原某燃机电厂一位人士,刚从豫北一家电厂协调生产出来,还在高速路上的他,随后帮助联络了该燃气电厂主管营销的副总。同样正在郑州协调气源和电量的这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回短信,“下午可以接受采访”。

对于气电企业来说,这样的奔波,既是常态,也多少带点无奈。

位于中原腹地的该燃机电厂是西气东输第一批配套建设6个气电项目之一,承担着电网、天然气的双调峰任务,叠加在气电身上的客观因素,致使2011年以前处于亏损状态。

一如羊年伊始的劳碌,该厂承受了“煤电们”难以想象的艰难,2011年摘掉了“亏损帽”,至今已连续4年实现微利盈余。

“目前的盈利点主要来自燃机和煤机之间进行发电权交易。”这位副总告诉记者,自2010年9月,河南同意每年增加一定的燃机电量指标用于系统内电量指标交易以解燃机电厂的“燃眉之急”。类似的做法还有江苏,针对燃机经营困难,江苏安排一定电量以燃煤标杆电价进行替代发电。“都是临时措施,解决了生存问题。”据该负责人测算,这次价格并轨后,作为电厂影响不太大,目前发电使用存量气用不完,这部分增加了0.04元/立方米,反映到电价上少了0.8分/千瓦时,按照全  年实际发电量25亿千瓦时算,大概是2000万。

“因为暂没增量气,所以我们是用不着的降了,用得着的涨了。”该厂另一位负责人说,去年天然气涨价,边际利润全被吃掉了,这次存量气虽然涨得不多,但经营难度还会加大。

类似情况不能一概而论,据介绍,气源紧张的时候,中东部地区停机等气源也都时有发生。

价格并轨的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提出了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门站价格。该厂是典型的直供用户,用气一直跟上游供应商中石油直接结算。

“我们厂离主管道较远,通过唯一的支线供气,中间要再交给当地运营商一次管输费。”该负责人透露,当地运营商也曾经谈到过适当时机,中石化、中海油的气也可以往里灌,“如果价格合适,可能会直接跟运营商签合同,但目前还只能是中石油。”“听说因销售下滑,中石油也有特殊  时段给出一个调峰气价的考虑。”该人士表示,“多元化竞争当然更好。”

分布式重燃热情

这几天,北京恩耐特分布式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江华很忙,开会和接受采访。

天然气价格并轨,给了新入场的分布式能源一次翻身机会,也意味着恩耐特去年停掉的近80%的项目可望重启。

“一下子活起来了,项目大量涌现,是一剂强心针。”冯江华告诉记者,去年价格一次性涨了50~60%,行业基本死掉了,恩耐特做的项目很多也停了。

2011年至今,气电和分布式能源进入建设高潮,区域性10万~20万千瓦的分布式能源项目,北京恩耐特经手的可研报告就有70多份,使用增量气的新建项目,此次价格调整,普遍迎来一次实质利好。

调价后,天然气价格未来走势如何?冯江华分析称,天然气价格跟油价挂钩,业内普遍认为会相对稳定在每桶60~70  美元,“天然气价格也将持续稳定。”市场回暖,并非问题得以解决。冯江华分析,目前天然气发电以是否上网大致区分为两类,都存在突出问题。

第一类是并网上网的。气价不降的情况下,0.35元/千瓦时电价补贴,基本上刚好够天然气成本,可以干了,“但是这三毛五从哪里来,又规定是上限,是国家出还是地方财政出?可能绝大多数省份贴不起,目前也没有哪个省执行的案例。”第二类是并网不上网的。销售电价对应,气价降了就可以上了,“但是,一个区域分布式能源只卖给一个企业可以,如果想卖给多家企业,就涉及售电主体和售电市场。”冯江华认为。

《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将分布式能源列为9个重点创新领域之一,分布式能源发展需要创新实践的思路已经明确。

由于分布式能源受制于气价和电价,“天然气价改提速,矛盾又会转向电价了。”冯江华分析说。

适度发展总目标不变

“适度发展天然气发电”的表述,2013年12月较早见诸于中电联完成的一项研究课题《“十三五”天然气发电需求预测与政策研究》,其中谈到“我国治理大气污染需要适度高效发展天然气发电”。

 

2014年11月19日,《行动计划》发布,正式将这一表述定格为国家能源策略。具体功能定位是:在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重点防控区,有序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结合热负荷需求适度发展燃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

“适度就是保持一定限度,按照一定要求发展。比如,某些区域上气电具有竞争力就上,条件不好、不适合的就不要非上不可。”中电联规划统计信息部规划二处处长王玲告诉记者。

这份报告中,研究者曾论述了天然气发电的环保价值,在所定环境价值标准下,60万千瓦天然气电厂跟同容量的燃煤电厂相比,环境价值大致相当于17.04分/千瓦时,如果不考虑环保价值,气电价格基本上是煤电价格的两倍左右,计入环保价值后,天然气价格仍然比煤电高20~30分/千瓦时,与太阳能发电相当。

报告基于当时国内外市场情况对未来天然气价格走向作出预测,由此也推出天然气发电在目前一次能源价格体系下没有竞争力的结论。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气电发展还面临“市场气、计划电”所产生的诸多不确定性,决策者还是希望先从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入手,更多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最终目标是气源价格完全放开。这样一来,“对于气电投资和地方能源管理来说是好事,管理层可以综合气电(热)针对当地的环境效益,量力制订环保电(热)溢价,投资商再去考虑区域气电投资经济性,适度发展天然气发电的目标可望进一步坐实。”王玲说。

“提高天然气发电比重是发达国家共同走过的道路,适度高效发展也是我国环保、创新的需要。”王玲介绍,2012年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天然气机组装机比例,欧洲为30%以上,美国43%,日本28%,我国为3.24%。

(文章来源:中电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