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价下调,天然气汽车的春天 - 液市
气价下调,天然气汽车的春天
1

气价下调,天然气汽车的春天

“今年将进一步加强价格改革的力度,市场将形成更好的价格机制来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3月5日,在今年两会的第一场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达了在新能源领域价格改革的决心。

而实际中改革步伐已经比规划更快。2月2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理顺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的通知》,决定自4月1日起,将增量气的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降低0.44元,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提高0.04元(所谓存量气,是以上一年度实际使用的天然气数量为基准,增量气是每年新增的天然气消费量)。

天然气价格下调并非“剑指”天然气汽车产业,但由于天然气汽车以天然气为燃料,出于目前国家强化污染防治的力度,很多人认为天然气汽车产业将从中受益。天然气价格下调到底对天然气汽车市场有没有影响?影响有多大?为此,记者采访了业内专家和天然气汽车企业,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入调查了解。

几家欢喜几家愁

气价下调,几家欢喜几家愁。据了解,随着气价的下调,工业用户的成本下降,天然气的一级供应商“三桶油”的利润也随之被削弱。

据2014年数据显示,非居民用气约为1450亿立方米,占比77.5%。有人分析,对应1120亿立方米存量气上调0.04元/立方米,则整体上调金额为44.8亿元。对应330亿立方米增量气下调0.44元/立方米,则对应下调总金额为145.2亿元。

这意味着,对上游供应单位来说,此次价格调整下调多超过上调,或带来营业额减少达百亿元。

有企业受损,也必然有企业从中获益。天然气价格的改革向其下游用气企业发出了一个利好的市场信号。

“从长远来讲,未来天然气价格将形成市场化的定价,对天然气重卡市场无疑是一大利好。”陕西重汽销售公司大客户部经理史冰告诉汽车商报记者。

气价并轨之后,包括以天然气为燃料的汽车用户在内,成为直接的受益者。史冰为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一辆300马力的天然气牵引车,百公里气耗为45立方米,随着气价下调,一辆天然气重卡车百公里燃料成本减少19.8元,以年行驶里程15万公里计算,一年下来花费减少3万元左右。

目前,我国天然气汽车大多集中在商用车领域,并达到一定规模。国家发改委《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政策研究》报告指出,2013年我国天然气汽车保有量规模达到100万辆。

“穹顶”下的选择

今年3月,柴静携大型纪录片《穹顶之下》给公众上了深刻的一课。这段103分钟55秒的视频,将那些和环境灾难有关的陈年往事,以及隐藏在雾霾中令人瞠目结舌的数据暴露在大众眼前。

治理雾霾,我们该如何是好?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给出的答案是控制排放,这其中包括燃煤和燃油的排放。而近两年来,消费者也从节能减排方面倒逼车企进行转型。

从陕汽购置了38辆300马力德龙天然气车的山西金亿达燃气公司总经理袁弘,从一个纯商人的角度为记者算了个总账:这些车主要用于从西安到陕北富县进行天然气运输,单程大约能跑350公里,每年每辆车大概能跑20万公里,陕汽天然气车比同马力柴油车每公里省大约近1元,公司38辆车每年可节省:38台×1元/公里×20万公里/年=760万元。

很难想象,760万元仅仅来自38辆天然气车。

“眼下,国内汽车产业能在世界汽车工业中实现弯道超车的唯一希望,就只剩下天然气汽车的创新了。”2014年5月7日,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天然气高峰论坛上,中国天然气汽车产业协会秘书长饶川给予了天然气汽车高度期许。

事实上,坐享天然气资源优势的陕汽在天然气重卡方面也已布下重兵。目前,陕汽已经在山西大同、陕西榆林、内蒙古乌海、新疆乌鲁木齐、安徽淮南等地建立了新能源重卡基地,完成了在天然气产品等新能源产业的成功布局。而且,去年陕汽天然气重卡全年销售突破1.44万辆。

“尴尬”的市场

价格下调之前,天然气汽车不过是小范围内的“小打小闹”,在此之后,天然气汽车产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天然气汽车被寄望成为治理雾霾的“利器”,但是会有效果吗?

自2014年7月起,成品油领域发生了充满戏剧性的“十三连跌”事件,成品油与天然气价差的缩小,让天然气汽车产业变得尴尬起来。

“即便是此次天然气价格的下调,对天然气汽车市场的影响也十分有限。”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市场分析师程晓东告诉记者,“天然气汽车市场发展受制于两个要素——资源和价格。资源的区域分布决定了天然气汽车的区域发展,在山西、内蒙、新疆、河北、山东等天然气资源相对比较丰富的地方,天然气汽车产业发展较好;而在重庆、江西、广西、云南等地,由于天然气资源匮乏,以天然气为燃料的汽车就很少。至于天然气价格的涨落,无非就是买天然气汽车的人多一些或少一些,仅此而已。”

史冰也表示,短期内天然气价格的下调对天然气重卡市场并未形成有力影响。一方面,“十三连跌”之后,成品油市场油价虽然出现“二连涨”,但成品油与天然气之间的价差仍然较小,天然气牵引车与柴油牵引车相比,经济优势并不明显;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天然气资源分布不均衡,天然气价格下调影响也有限。

“我国是烧煤的国家,要解决能耗、污染等问题,必须将烧煤量降下来,大幅度地减少烧煤,除了核电补充以外,就是天然气。因此今后中国天然气需求量非常大,长远都会是供气不足的情况,但是能分给汽车多少,主要看国家对这方面的态度。”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专务副秘书长杜芳慈这样分析我国的天然气汽车市场。

由此看来,天然气汽车市场未来发展并非取决于市场,而是资源和政策,这是天然气汽车产业发展的关键。

对于业内很多人士关心的加气站数量问题,记者采访中,专家和企业代表一致认为,加气站数量并不构成影响天然气汽车产业的关键因素。

“仅山西一个小县城,就有三四十个加气站,不存在加气站不足的问题。”史冰说,陕西重汽销售公司的重卡很多都销往山西作运煤之用。

1

(文章来源:汽车商报 )